2016年9月20日习总心情指数:-6。

今日心情较之昨日:持平,0。

持平理由:阳光灿烂,天空晴朗。

同是党媒,发声部位不尽相同。民间有句俏皮话,叫做顶你个肺。如果你网学一点解剖知识就会知道,要顶到肺不是不可能,难度有些大。所以“顶你个肺”带有明显的夸张情绪,明显不是动辄情绪稳定不动没有情绪的中国人民的真实写照。

譬如以姓党为自豪的央视,雄踞于喉舌部位。而偏房如《财新网》,发声部位与央视相比要往下些,未待扬鞭自奋蹄,时而一鸣惊人时而先声夺人,声音中混杂着暧昧和隐晦。与《财新网》暧昧相比,《环球时报》自有独到之处。很多人根据它发出的声音判断,粗暴地认为在肛门附近。还有些人因为解剖常识的缺乏,只好循声索味,投诉《环时》胡天胡地放屁不迭。

其实党媒不分解剖上的高低,都是完成党交给的任务。党分配你在喉舌发声,如新华,你就嚎叫嘶鸣;党分配你在幽门发声,如财新,你就打嗝呕吐;党若分配你在直肠发声,如环时,你就放屁拉稀。完全按照人尽其才物尽其用的路子走。

财新网今天打了个响嗝,吐出来一物—活宝陈光标。有关部门在审问陈光标时发现一张陈夫妇与李源潮令计划的合影,于是问陈你是不是令计划的人?陈回答说不是。再问,你是不是李源潮的人。陈回答说是。三问为何你不是令计划而是李源潮的人。如果换成李源潮已倒而令计划无恙,你是不是会回答你是令计划的人?陈回答说,我还会说是李源潮的人。四问,如果李源潮倒了,你是否还会认定自己是李源潮的人。陈回答说是的。于是审问者告诉陈,好,那么我郑重向你宣布,李源潮将被立案审查,你如实交代你们俩交往中,他说过什么。陈问,我说过什么要不要交代。审讯员说不用。

第二天审讯员再次提审陈光标。审讯员说,我们发现一张你与习总的合影。请问,你是不是习总的人。陈回答是的。再问,你既是李源潮的人,怎么又是习总的人。陈回答,我承认个人品德有问题,不该一女嫁二夫。三问,如果哪天习总倒了,你会不会还认为是他的人。陈回答说,是的。

第三天提审审讯员说,根据你的口供,经习总确认,你的确是习总的人。请你检举揭发令计划与李源潮的罪行。陈说,检举令计划没问题,反正已经判了。检举李源潮有点难度,万一将来习总倒了,给李源潮平反,我不是永无翻身的日子了么?审讯员说,没关系,你不检举李源潮没有关系。你是习总的人。那你就检举令计划吧。陈回答说,好的。已经判无期了,多一些少一些无妨。

第四天提审,陈光标把写到的材料交给审讯工作人员。工作人员二话没说,收好材料起身说了句谢谢就走了。

第五天提审,审讯员把修改过的材料给陈光标签字。陈看了看后说,你们把令计划三个字换成李源潮,我不签。审讯员说,不签也行,谁让你是习总的人。那改画押吧。陈说也不画押。审讯员把陈的老婆儿子带进来说,你劝劝你老公吧。陈的老婆张婷二话没说,替陈光标在材料上签了字。陈光标的许多文件都是由老婆签字的,两人字迹一模一样。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