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敏如:焦虑的开罗:一个瑞士台湾人眼中的埃及革命(选载)

Share on Google+

%e7%84%a6%e8%99%91%e7%9a%84%e5%bc%80%e7%bd%970开罗美国大学的城中书局座落在一个安静的转角,环绕书局的街道不似数百公尺外,广场中心一带那般吵杂。书局本身两层楼面积不大,格局流畅,有着精致的原木地板及柔和的黄晕灯光,气氛安宁。书籍陈列雅致,除了美国出版的各种文类书籍之外,让我最感兴趣的是阿拉伯语系国家翻译成英语的文学着作。我一口气买了埃及阿拉·阿斯瓦尼、卡雷·贝里、穆罕默德·淘非克(Mohamed Tawfik)、优素夫·伊德利斯及纳吉布·马哈福兹等人的书,手上沉甸甸的一大袋,心里却感到无限满足。付完账,顺手从柜台上拿了大学文艺活动的彩色节目单,我准备到丽榭咖啡去仔细翻翻袋子里装了哪些宝藏。

正当我穿过环绕广场人行道往埃及保险公司方向前进时,看到了不寻常的景况。头戴黑色钢盔,身穿黑色制服,配备黑色警棍及手枪的警察队伍就站在距离一群示威者十公尺处。示威的人数及成员的平均年龄完全看不出来,因为他们被一些手牵手的警员团团围住,只听到男人的呼喊声。我放慢脚步,停留在果汁店前的一棵树下。气候乾热,驻足观看的人不多。只见示威者轮流举高方形布块,上书的阿拉伯文对我没有意义,男人喊出的口号也无法明白。然而我执意要看出个端倪,只好毫无头绪地耗着。心想,这些人缺乏「专业训练」,抗议的诉求没有英文,如何吸引国际媒体青睐?

%e7%84%a6%e8%99%91%e7%9a%84%e5%bc%80%e7%bd%971终于,一块方布上的图案引起了我的注意。埃及科普特基督教十字架的四个底端又各生出小十字架,远看就像是一朵朵的小花。布块上的十字架由一把手枪指着,我立刻联想到二O一O年年初,开罗南部的上埃及地区基督徒遭到穆斯林枪杀事件。历史上埃及穆斯林及基督徒虽然难免有磨擦,基本上他们各自生活,相安无事,只是近来不断有冲突发生,有些基督徒少女被绑架丶被迫改信伊斯兰并且遭到逼婚。事情发生後,多数信奉伊斯兰的警察,通常护着自己的兄弟,使得受侮的基督徒无处申冤。我好奇地想知道,这场示威有可能演变成什麽情况。冲突规模的预测,通常警方会以线民的通报做为评估的标准。我拍了几张标语照片後便离开现场,走到隔街,果然有一部载满武装警察的黑车停驻。拐入小道,仍然有其他武装部队待命。我再绕回现场,再站在同一棵树下,示威人仍轮流呼叫口号,轮流高举布块。

%e7%84%a6%e8%99%91%e7%9a%84%e5%bc%80%e7%bd%972不一会儿,就在我正前方,有人拿来几把白色附靠背的塑胶椅及一张塑胶桌;再过一会儿来了五个分别穿着黑色及灰色西装的男人,他们悠闲地坐在白椅上,立刻有人送上滚烫的红茶。他们的举止和示威现场的气氛完全不搭调,有的讲手机,有的相互交谈,好像在咖啡厅一般地闲适。我对他们好奇,取出相机,准备对着他们拍照,却又心生犹豫,只好把镜头上扬,拍了张蓝空下有着树枝和电线的无意义怪照。

就在刹那间,我临时决定下调相机,把那背对我的五个男人全收入镜头。正当我按下快门,右肩立刻被人拍了一下。我猛然回头,一个年轻男人对着我说no,no,no,并且示意我右前方正忙着讲手机的人我的相机有问题。那时才意识到,原来我一走近示威圈,就被便衣盯上了!我离开又折回,不引起他们的注意也难。

说着话的男人一把夺过我手上的数位相机,我心一沉,糟,惹祸了!我急迫地思考,如果他们要带我回警局,我必须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法秘密地把手机扔掉;因为手机里有任职外交部M的号码,有美国大学S的号码,有苏黎世记者克莉斯汀的号码,有在瑞士UBS银行工作妮可的号码。我不能因为自己的疏忽而让这些人受到牵连。电话号码如果记在纸张上,大不了吞了,可是在手机里,事情就不好办了。我越急,脑海里越是闪过一幕幕曾在别人偷拍影片里看到的,埃及警方虐待异议份子的各种镜头。

天热,我却背脊发凉。那拿我相机的便衣,一个手机换过一个手机地讲个不停,也正好提供我时间思考可以脱身的借口。我曾想要跑走,估计一定会被抓住,只好打消念头。我是广场上唯一的亚洲人,躲也躲不掉,况且这几天我在广场附近多次穿梭,不让人认出也难。

「妳为什么拍这些人的照片?」讲手机的人终于有空理会我,劈头第一句话就是要知道原因。

「因为我不懂,为什么大热天他们还喝热茶。」完全没料到他会这么问,我只好指着前面这些人,当下胡诌。

「妳不可以拍他们。」那人严肃地命令着。

「为什么?」话一出口,我才了解自己有多别扭,在这节骨眼,不但不闭嘴,竟然还敢抬杠!

「因为他们是警察。」这句话猛敲了我一记,忽地想起,瑞士外交部网站的确出示警告,到埃及旅游,不可对着警察拍照!

「妳必须把那张照片删掉。」那人又命令着。「可以。」我回说。

「妳现在就在我面前删掉!」我照做了。那人又说:「给我看上一张。」我照做了。他又说:「再上一张。」我也照做了。他要我删掉五个男人,却让我保留手枪和十字架。这意味着什麽?可以发牢骚,却不可以挑战权威?埃及有数千个异议部落格,只要不批评总统和伊斯兰,虽然游走在警戒线上,警方仍会让他们存活。对照着我自身的经历,埃及警方的行事标准仍是十分清楚的。

我的心情变得比手上的书袋沉重太多。心情的重,是因为这个文明古国发展至今,由於内部的争端与不团结,仍然无法迈开步伐向着不确定的未来前进;书袋的重,是因为作家们以优美的文字记录了国家的发展、社会的变迁丶普世人性的渴求,甚至开创性地有了阿拉伯语系的侦缉小说,全都不许人以轻佻的心对待。这两种「重」便是埃及令人无法定位的难处,却也是它迷人的地方。

来源:博客来

阅读次数:75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