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
跪下
向反人性反人类反文化反文明的一党专政的共匪逆党
向无人授权、从未登记注册的叛国窃国的伪政权
向党的一元化领导
向党的儿皇帝——垂帘听政、老人干政的“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
向五星红旗
向共产主义邪灵
向无产阶级专政
向“四项基本原则”
向外表风平浪静里面刀光剑影的中南海

跪在人民代表大会堂前
手举北京大学生的请愿书
等待人民的总理李鹏接见
等待“党妈妈”说不秋后算账

从毛贼身披隐形皇袍登上天安门城楼,说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那天开始,你的父辈——全体中国人民,就匍匐下跪


不是从1949年10月1日——所谓“新中国成立”,其实是沦陷——那天开始
从更早,早到先秦,早到春秋战国,东周、西周
早至周礼
你的父辈,继承儒家文化、东方专制主义基因,在“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中
在“百善孝为先”中传宗接代的全体中国人,就开始下跪
并且,延续至今

看吧
晚辈对长辈下跪
小妾对老爷下跪
平民百姓对打家劫舍的土匪下跪
臣子对君王下跪
文武百官对皇帝下跪
党奴对党下跪

虽然
膝盖弯下去只是历史长河中间的一瞬间
虽然
1989年4月21日那天下跪,只是你和郭海峰、张智勇三位同学

1989年春夏之交,你和你的同学们,和你身后十来万示威游行的学生、市民们,和全国居民、愚民、顺民、奴才、党奴们,相信党、相信政府
相信对话可能
跪求有用
跪谏有用

结果
对话是一厢情愿
跪求等于零
跪谏等于零
当时的天之骄子——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连续数日绝食无用
死谏无用

“党妈妈”亲自驾驶党卫军的坦克碾向党的儿女党的孩子
党要长命百岁永坐江山
党旗必须以人血浇灌
必须一直鲜红
一直飘扬在人血、人头、万人坑之上

八九六四天安门大屠杀后,你入狱一年半
出狱后,艰难生存
1992年,海外营救八九民运学生领袖的“黄雀行动”将你送至美国
1998年底,你怀揣理想和使命闯关回国,结果,坠入劳教黑洞
2002年,你再次飞往美国
2008年,你贼心不死,再度回国,第三次撞向党指挥的枪
这次,刑期九年,失去自由七年多后,你瘸着腿,走出大牢

你在牢中时,你的父亲患上老年痴呆
你的母亲驾鹤西去
你无法尽孝
不能见你母亲最后一面
只能出狱后,去你母亲坟前烧纸

在美国
你完全可以像其他逃亡国外的八九学运领袖一样
呼吸民主自由的空气
享受绿卡和西方普世价值的种种好处
享受青山绿水和安全环保食品
甚至,可以手按圣经宣誓,成为美国公民
你可以像那些过自己日子的逍遥派、机会主义者那样,喝着咖啡,坐在
草地或游泳池边,回忆
血雨腥风的昨天
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城门外遥看你——1985年蓬溪县文科状元
中国政法大学校园诗社成员
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主席
北京高校学生对话代表团团长
与韩东方、赵品潞组织工人参与运动
天生的革命鼓动家
学运大潮的弄潮儿
八九六四天安门大屠杀后,公安部21人通缉名单上的要犯
遥看中国政法大学政治系老师在你们心中播撒的自由主义、理性主义、个人主义、
人文主义、人本主义、人道主义的种子
遥看1989年4月15日至1989年6月4日,整整五十天的
风起云涌
遥看高自联学生领袖们在蓝天白云下的铿锵誓言——为了中国的民主大业,
不惜将牢底坐穿!

纪录片《河殇》
《走向未来》、《走向世界》丛书
八十年代思潮
“科学的春天”
“真理标准大讨论”
胡耀邦追悼大会
把八九天安门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的4.26社论
北京学生代表和袁木的对话
泼向天安门城楼上毛腊肉巨幅画像的污迹
大演说家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动情演讲
戈尔巴乔夫来访
万里委员长的出访和回国后被软禁
方励之夫妇的逃亡之路
手拿木棍的工人、学生敢死队队员甩向野战军和武警部队坦克的简易爆炸瓶
被愤怒的市民、学生用木棍打死的钻出坦克的士兵
“反腐败、反官倒、要民主”的口号声
天安门广场上人山人海的抗议人群
高举火炬的自由女神像
柏林墙倒塌
前苏联解体
东欧剧变
颜色革命
1989年4月16日,你以“法大与勇士”之名在中国政法大学宣传栏张贴向突然病逝的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致敬的大字报
1989年4月16日,你以你的诗歌点燃中国政法大学全校同学热血
1989年4月17日,你在风中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撒下你的十几首现代诗,撒下你的反骨、异见、特立独行
你和校友浦志强率先组织政法大学同学走向天安门游行示威
你领唱《国际歌》、《团结就是力量》时、主持冲击新华门时,卷起的狂澜
你和中华养生益智功领袖们之间的曲折交往
你被诱骗回国的前后经过
你那篇不合时宜的实习论文《论党政分开和政企分开》

你可以消费你的回忆
坐吃你的回忆
坐吃你曾经的辉煌——高自联主席
你的海外民运之路——自由民主党中央委员、自由中国运动的发起人和
执行主任、中国影子政府要员——足够你
在国外安居乐业
你完全可以像其他某些民运领袖那样,定居国外
名利双收

不可否认,那阵,你们认命
理性
爱国
不反党
对既不讲理又不讲法的流氓政权尚存幻想
反贪官不反皇帝
你们把自己定位于啄木鸟,企图一口吞下
“党妈妈”身上的蛀虫
你们幻想党内修补
渐进改良
非暴力不合作
做清官梦明君梦圣人梦
乞求民主
只为活着
等中共慢慢改
认为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国家形象大于人权
所以
你和你的同学跪谏
在人民大会堂五米高的花岗岩台阶上

那么多大陆八九一代学生留在了美国
而你
为了践行你的誓言
反复放弃绿卡
反复甩开妻子、儿子、女儿的手
反复奔向你的故国、家乡

母语中文
毛笔字
丝绸
工笔画、泼墨写意画
楷书、隶书、行书、草书
元宵节、端午节、中秋节、春节
灯笼、鞭炮
太极拳
烟雨江南
戈壁绿洲
塞北
秦岭
草原
喜马拉雅雪山
川西坝子
故乡老屋前的修竹、桃树,和腊梅
城西水库
玉米、花椒、辣椒、水稻
川菜
捞鱼、掏鸟窝的少年时光
你的父母
你的二姐
为何不可阻挡地排队穿梭于你的眼前?

仅仅差一步,差一个宣誓仪式,你就加入美国籍了
为何,你不做游子
为何,你三番五次地奔向家园、故土
奔向无产阶级专政
奔向党指挥的枪?

1989年6月4日
开进天安门广场的党卫军坦克和密集扫射学生平民的开花弹
宣布渐进改良寿终正寝,宣布和平理性非暴力不合作、和平转型、
优雅革命、一党专政下的宪政民主寿终正寝
政治系毕业的你一定看清楚了这点
准确无误

几经周折,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办了下来
但是,你不断被喝茶,不断被国宝提醒劝告敲打
你说,你想回美国
陪你的小女儿玩耍、成长
你说,你这一生太多遗憾,现在,唯有这个愿望可能实现

你的妻子儿子女儿在大洋彼岸等你
你和他们之间,隔着一党专政

你说,你入狱时,你的爱妻寄给你
一本《圣经》
你向《圣经》发誓,你今生今世和她一路同行

走向你女儿那台钢琴
走向你妻子的怀抱
有很多条路
但是
你一定会站立着走过去
你一定会在这条站立着走过去的路上救赎你自己、凤凰涅槃
就像我,以及中国所有两脚人形猪那样,只能用站立行走
来救赎我们自己、凤凰涅槃一样

下跪那页已经成为过去
彻彻底底
是吧?!

你,曾经自我奴役的贱民顺民草民愚民猪民脑残大国小民
共产主义事业接班人
无神论者
爱国者
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者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
曾经梦想一辈子跟党走
向“党妈妈”下跪
跪求对话
跪求政治体制改革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
接受“面包契约”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认为国民素质太低、国家太大、民主不适合中国、民主转型条件不成熟
现在,除了公民梦选民梦人权梦联邦梦
还有哪个梦让你梦牵魂绕?
除了走向自由民主宪政
还有哪条路,能让包括你在内的中国人洗去跪求对话的耻辱?!
还有哪条路,能让包括你在内的中国人心无愧疚、昂首挺胸地重新做人?!

现在
貌似,你很孤独
貌似,你月下独酌
貌似,中共坚不可摧

事实上
孤独和孤独正拥抱成不可阻挡的滔天巨浪
坐在活火山口上击鼓传花的全世界第二经济体、全球最大黑手党中共
正在僵硬中倒下
无可挽回

你说
你读大学时,中国政法大学老师说你,站在那儿
就是个领袖模样
你在
气场就在
台风眼就在
狂飙就在

看没看见你背后的眼睛?
听没听见全球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下,遍及海内外的
排山倒海的怒火?

你和你的家庭之间
你和你的妻儿之间
有一座美丽的彩虹
对,就是,多党轮流执政、三权分立的
民主中国

曾经,你是飞出海面的飞鱼
你是和黑夜肉搏的战马
你是带领狼群飞奔的头狼
曾经,你是卷起狂澜的猛禽
记住,你的名字是周勇军!

你一定看见了那个中秋
天亮以后的那个中秋
你和你的妻儿一起分食月饼
你眯缝着眼睛,满脸幸福,面对面地对你妻儿说,中秋快乐!

说到前苏联解体,红太阳二世说,竟无一人是男儿!

周勇军
你呢
是男儿不是?!

红花、虫草
人民币
美元
投资项目
英语进修
儿女之情
温柔富贵乡
世外桃源

拉拢
羁绊
捆绑
陷阱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但是
记住
你是周勇军!
热爱自由、拒绝遗忘、知行合一、牢记刻骨耻辱、身先士卒的你已经穿戴上
上帝赐你的全副军装
戴上救恩的头盔
拿起圣灵——上帝的道——的宝剑
你必定选择大爱,拥抱恩典,不辱使命,高举平等、自由、正义、
博爱、人权,走过旷野
甩开魔鬼撒旦对你的引诱和试探

从你下跪到今天
整整二十七年
二十七年啊
从青丝到白发
从年轻气盛
到知天命

二十七年后的今天
请给我们一个响指
请给我们一个帅气的亮相

黎明
天亮之中
鼾声醒来之时
站起来的脊梁
站起来的肩膀!

你会易经八卦
你总是用天干地支给你的朋友预测未来

你是否预测过你的未来
是否预测过中国的未来

看没看见
八九六四天安门大屠杀和跛脚改革开放之间,和党禁、报禁、
新闻封锁之间的关系?
看没看见
709律师大抓捕中,有一半被抓律师是你的校友——中国政法大学毕业生?
看没看见
2016年春夏之交,成都四君子因为“八酒六四”酒被捕?
看没看见
2016年9月16日,你的四十九岁生日宴会成为抓捕现场?
看没看见
包括谭作人在内的你的三位朋友因为准备参加你的生日宴会,被国宝
约谈、控制、禁言?
看没看见
你的五位朋友因为参加你的生日宴会,被警察抓到派出所做笔录?
看没看见
专程从北京赶来为你祝生的你的好兄弟黯然离去?
看没看见
你在你的四十九岁生日后,被旅游,再次流浪他乡?
看没看见
第二次“文革”、第二次造神运动正在进行,红太阳二世正在升起?
看没看见
中国牡丹花革命盛开的过程和颜色革命、茉莉花革命、香港民运、台湾民运、美国重返亚洲、达赖喇嘛的西藏流亡政府、中国家庭教会、互联网革命、“三退”浪潮、第四波全球民主化浪潮,以及,和中国经济系统性崩溃之间的
关系?
看没看见
你的未来和中国的未来之间那条神秘的掌纹……

2016年9月14日 第一稿、第二稿
2016年9月15日 中秋节 第三稿
2016年9月18日 第四稿
2016年9月19日 第五稿

首发《北京之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