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再来说说广志、翰飞和承宇三人。他们攻下城门没多久,正在等待陆离的信号,忽然大量的人马从天而降,把他们团团包围。他们明白中了埋伏,带领着各自的队伍拼死作战,到手的城门很快又失去了。奇怪的是包围他们的敌兵似乎并不想把他们全歼了,还留了一处薄弱的地方。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他们领着自己的队伍冲破包围圈,逃了出去,敌兵追了一会就拐回去了。他们各自大约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士兵,因此并不像轩原的队伍那么惨烈。
等到三支残兵败将在天行山下集合后,三人发现轩原和陆离没有回来,跟随陆离的士兵回来了一部分,轩原的士兵一个人也没有回来。没等询问,陆离的士兵就哭着报告说遭到了伏击,死伤大半,陆离也被抓走了。
陆离虽说平时人不大机灵,可是作起战来非常英勇,蛮劲上来,数十个人都挡不住,听说他居然被抓了,三人吃了一惊。据士兵说,是州里派来的有名的将军郭无虞亲自带领大队人马包围了他们,活捉了陆离之后,逃走了一部分,郭无虞的军队并没有追赶他们。
“连郭无虞都亲自来了?看来他们早就做了准备,就等着我们送上门。”翰飞说道。
“妈的,我们被出卖了!”承宇悲愤地说。
广志看了看四周,问道:“谁是跟着大哥的?谁有大哥的消息?”
士兵们互相看看,都没有说话。
“大哥的人一个都没逃出来?”广志惊异地问。
“我现在糊涂了,我们不知道被谁出卖了,大哥也失踪了,生死不明,陆离也被抓走了。我看先上山吧,回去再做打算。”翰飞建议道。

一队人马耷拉着脑袋,迈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山上。留在山上的人迎接了他们。失去家人的士兵家属哭声震天。扬波见他亲爱的大哥也没有回来,不禁痛哭起来,并嚷着大哥不会死,一定在什么地方,他要去找他。广志好不容易才拦住了他,劝他稍安勿躁,且待商议后再做决定。
整个天行山笼罩在失去亲人的悲伤中和被出卖的阴影中。每个人都有值得怀疑的地方,每个人看对方都像叛徒。

与此同时,在子虚县城的监狱里,陆离被关在一间狭小黑暗的牢房里。看上去他并没有焦急,反而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安静地躺在地上的破席上,脸上的表情说明他正在思考什么事情。
这时牢房的门响了,几个衙役站在门口叫他:“陆离,出来!”
陆离站起来,走到门口,一边不满地说:“把我关在这里三天才想起来见我——”
几个衙役给他戴上手铐和脚镣,陆离挣扎道:“干甚?干甚?不需要这样——”
一个衙役拿棍子在他背上狠狠敲了一下,他只好不动了。

几个衙役带着他来到了县衙的后堂。江县长和从州里来的郭无虞将军及几个县衙的干事在等着他。
县长看到他,连忙说:“快把陆离将军放了,把这些都去掉。”
衙役们去掉了手铐、脚镣。
陆离一边揉着手腕,一边说:“好啊大人,把我扔在牢里三天。”
县长陪笑着说:“这几天太忙,我总得把事情处理好,安抚一下老百姓的情绪,发布一些告示。陆将军受委屈了。我已经命令他们给你送去好酒好菜了。”
县长态度还不错,陆离就不那么计较了。
在座的还有一个人,神态倨傲,县长似乎很尊敬他。一会县长介绍,这是知州刘大人派来的代表,跟知州大人关系密切的曹同知。
曹同知说道:“知州大人很重视这件事,希望你们好好处理,不要闹出太大的篓子。”
“放心吧,曹大人。”县长毕恭毕敬地说,又转向陆离,“那么就按我们的计划办吧?”
“好啊,好啊,我没意见。”陆离笑眯眯地说。
“你会有什么意见?这下你一步登天了。”县长冷笑一声,“你原本不过是一个游手好闲的混混,我们让你成为人上人。只是可惜了你的恩人轩原,当初可是他救了你,把你带上山,你不会后悔吧?”
“无毒不丈夫嘛。”郭将军说了一句俏皮话,惹得其他人哈哈笑起来。
陆离连忙说道:“是轩原自己不识时务,怎么能怨我?鸡蛋能跟石头碰吗?他一个小民,想跟官府作对,又不愿意跟你们合作,不是自取灭亡吗?”
县长点了点头:“你倒是一个明白人。想在江湖上混的,没有官府罩着,谁能混得下去?那个轩原,整个一糊涂蛋,还真以为自己在做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哈哈,太嫩了,不自量力!”
其他几个人点了点头,赞同他的说法。
“只要你听我们的安排,一定让你成为百姓的领袖。”郭将军说道。
“是,是,我相信官府的能耐。”陆离点头哈腰,说道,“那些信件放进轩原的房间了吗?”
“放心,一切都安排好了!”县长胸有成竹地说。

第二天,官府贴出告示,上面说抓住了一个反叛的领袖陆离,十天之后公开审理,欢迎民众们旁听,以儆效尤等等。告示上没有提到轩原的名字。这份告示印了很多份,贴满了全县的大街小巷,以及农村的通道上、房子上。
天行山很快得到了一份,被拿到了广志等三人前面。现在广志暂时成了这里的第一把手。
天行山目前人人自危,每个人都是被怀疑的对象,因此他们急于找到真正的叛徒,以洗清自己身上的嫌疑。昨天晚上利贞忽然在天行山出现了,自然地,她成了最大的嫌疑。但是她说,如果他们有证据证明她是叛徒,她甘愿接受任何的惩罚。在此之前,她绝不离开天行山半步。大家目前没有什么证据,因此也没有关押她,她得以有足够的时间为她的轩原悲伤。
人们都来了,聚集在议事厅的前面,急切地想听到一些新消息。利贞和扬波尽管悲伤,也来到人群中,想知道有没有轩原的消息。
翰飞拿着告示,给大家念了念,人们听得云里雾里。
陆离确定是被抓住了,还要公开审理?这倒是一个新鲜玩意。可是为什么没有提到轩原的名字?好生奇怪。轩原到底是生是死?被抓了吗?他才是最大的叛军头子,为什么官府对他提也不提呢?似乎没有他这个人似的。这不合常理啊?
人们议论纷纷。广志三人也不得要领,一筹莫展。
这时人群中一个人忽然大声说:“如果要出卖我们,必定会留下证据,我建议搜查每个人的房间!”
人们听了,都表示赞同,因为他们知道不是自己,如果能洗清嫌疑,何乐而不为呢?
这时又一个人大声说:“既如此,应该先搜查利贞和几位大哥的房间,你们的嫌疑最大,最后再搜查其他人的。”
广志这时也没有主意了,毕竟事关重大,又白白失去了那么多兄弟的性命,群情激愤是可以理解的。他们决定由一位当家的带领几个士兵还有家属去搜查另一位当家的房间,就这样互相搜查。广志带几个人去搜查利贞的房间,翰飞带几个人去搜查轩原的房间,承宇去搜查广志的房间,等广志回来再去搜查翰飞的房间,翰飞去搜查承宇的房间等等。

过一会广志回来了,利贞的房间没什么问题,他又去搜查翰飞的房间。可是翰飞带着几个人回来,人们神情激动,翰飞也表情古怪。
“找到证据了,找到证据了!”有一个人拿着一叠信件,大声嚷嚷着。
人们迅速围上去,问是怎么回事。广志和承宇也被叫回来了。翰飞命令把信件交给广志。广志打开信一看,原来是轩原和官府的来往信件,详细记述了他们制定计划的经过。广志看了大吃一惊。承宇也接过去看了看,表情凝重。三个人在心里迅速地合计着。
“怎么回事?”利贞着急地问。
一个士兵抢过信件,大声说:“是大哥出卖了我们,这是他和官府的来往信件。”
“你胡说什么?”利贞大声说。
“你自己看!”士兵把信件递给她。
利贞看了看,说:“这不是真的。这不可能是他写的!”她看着翰飞,希望他能告诉她真相。
可是翰飞犹豫着说:“我也不相信,可是字迹确实是他的。”
利贞绝望了,大声说:“不会的,不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
扬波惊呆了,他大声说:“你们搞错了!不是大哥!你们怎么能怀疑大哥?你们应该去寻找真正的叛徒!”
人群中一个士兵(还是那几个士兵,同样的声音,同样的语调,同样的煽动人,可是群情之下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件事)大声说:“他是轩原收养的杂种!是轩原留在这里的眼线!把他抓起来!”
愤怒的人群冲向扬波,想把他抓起来。一旦被抓,他会被活活打死不可,没有人为死去的兄弟负责,这个仇恨可能要发泄在扬波身上了。利贞正在巨大的惊诧、悲痛之中,不可能帮他。广志连忙抓住他。
“兄弟们,我来处置他!你们放心好了。”他抓着扬波,大声说,“快跟我走,你这个臭小子,今天是你的死期!我要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他抓着扬波,一直走到没人看见的地方,又把他送到下山的路上,对他说:“赶快走吧,你不能留在这儿了。”
扬波哭着说:“你,你难道真的相信是大哥?”
“我信不信有什么用?现在群情激愤,他们可能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赶快下山,寻找大哥的下落,有机会的话再找出真相。”
他掏出一把钱递给扬波,扬波哭着下山了。广志掏出手枪,对着山林放了两枪,回到山上去了。
没错,扬波是轩原收养的孤儿。他从小就在街上流浪,吃尽了苦头。街头流浪的孩子多,谁也没拿他们当回事。扬波不愿意跟其他孩子一起偷抢,为此他没少受其他孩子的欺侮。八岁那年冬天,他又冷又饿,坐在街头一个角落里,快要冻僵了。正好轩原带着几个兄弟在帮着客人护送财物,路过这里,看到他,把他抱起来跟他们一起回去了。这时轩原已经有了一帮意气相投的兄弟,深得人心,没过两年,轩原带着扬波和兄弟们上了天行山,正式举起了义旗。扬波一开始就是跟着轩原的,所以他深信,谁都有可能跟官府结盟背叛兄弟们,只有他亲爱的轩原大哥不会。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