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今天推出了八篇文章,总共属于底下四个专栏:《认识问题》二篇;《探索道路》三篇;《迫害实录》一篇;以及《台湾问题》两篇。下面我们将简介各篇文章。

认识问题

《美媒告诫公民:中国想读到你的电邮》指说,彭博社的一篇特稿指出,中国解放军属下的华为公司所生产的通讯部件可能被中国用来偷听美国公民的谈话或通讯。

刘飞跃所主持的《民生观察》,收集了G20峰会期间有关旅游、监控、交通、环保以及舆论方面的维稳猫腻关,报导了《杭州G20峰会官方维稳行动大盘点.花样繁多尽显疯狂》。

探索道路

项观奇是旅居德国的中国老左派。洪哲胜的《和项观奇斟酌他对辽宁人大贿选的意见》心平气和地和他交流商榷了几点意见值得一读。

解放军参谋总长罗瑞卿大将之子罗宇写了一篇《告别总参谋部》,并多次发表致习近平的公开信,反对革命,并主张“中国逐步的有序的实现民主化”。我觉得他推论中有几处有缺欠,由于我认同他的这个主张,因此费点工夫给它置入三个编按,希望能够让他的推理更加有力。

张雪忠的《为什么说素质论思维让中国的启蒙运动一开始就误入歧途?》一文中我特别喜欢这两段:

“如果将启蒙运动定位为知识的传播,那么启蒙就是公众的教育与自我教育过程,启蒙者与被启蒙者的关系,最多只是先进与后学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那些以启蒙为己任的人,就会觉得自己只是更早获得了新知而已,在他们看来,有待启蒙的公众是与自己一样具有认知和反思能力的理性主体。启蒙者尊重被启蒙者的主体人格,并平等地看待被启蒙者,这不但在原则上符合启蒙运动的精神与旨归,而且在实践上也有利于社会观念的更新。

“但如果将启蒙运动定位为人性的改造,情况就完全不同了。那些所谓的启蒙者或许自己并无多少见识,但却喜欢赋予自己以强烈的智识及人格上的优越感,并将被启蒙者视为一群品性低下、人格顽劣的人,他们的著作文章也时常充满对被启蒙者尊严的贬损。这种做法不但违背了启蒙运动的精神,而且最终还将导致一种可怕的后果:将被启蒙者工具化,也就是将他们视为实现某种外在目标的工具或材料;而之所以进行国民性改造,也只是为了让国民成为一批更有用处的材料而已。”

如果素质论者的国民性批判的实质和这两段文字没有抵触,那么这里的争执就只是双方定义的不同而已了。

迫害实录

我的“年轻”朋友张明再给《民主论坛》来稿,是件好事。从他的《我可以开鸡儿零,你不能办生日宴》可以看出,面对专政中国67年的中共政权,他的反抗仍然显得那么直截、而又那么从容。加油!我呼吁《民主论坛》的老手们,大家快快连手回归,和早已从民运新血晋升为民运老兵的我这个主编,为了中国的民主化和文明化,再在一起耕耘《民主论坛》。如何?

台湾问题

“台湾加入联合国”是台湾人民的权利和义务。但是,中共政权为了把它的专政版图扩展到台湾,无顾台湾从未属于中国的史实,也无顾台湾人民有“拒统”的自决权,对于台湾的“入联”一直横加阻扰,因此,也就有了每年9月的“台湾加入联合国”纽约街头活动。

《自由时报》的《诉求加入联合国.台湾人走上纽约街头》和《风传媒》的《抗议中国打压台湾.500台侨会师纽约.发动八年来最大入联游行》,简单扼要地报导了海内外台湾人的这个活动!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2016.9.23 特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