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观奇是一位有理想而论政风度又特别好的论者。早期的《民主论坛》发表了不少他的著作,并非我们全然同意他的论点,而是我们认定他是一位值得沟通、值得论政的中国左派人士。

在这里,我抱着和过往一样的认知和心情,提供我对他的论点的一些呼应和异议,供他参考。我相信,釐清了我所提出的异议,再来开始议论这一场“中国的颜色革命”,应该会是有用的。

我把项观奇的大作《这是一场中国的颜色革命──评辽宁人大贿选》全文复制于下,在文中适当的地方我或者表示我的观点,或者提问并简述我的提问原委。

是一场中国的颜色革命——评辽宁人大贿选

项观奇

【项观奇】

我们总是说,要小心在中国发生“颜色革命”。许多人不信,好像这是“狼来了”的玩笑。

面对辽宁贿选的暴露,先生们还是这样看吗?“狼来了”是玩笑,还是真实的现时的阶级斗争?

【洪哲胜】

我同意这可能一场“中国的颜色革命”,对当今的中共头头也可能是一个“狼来了”的警声。请注意,我用了两个“可能”,因为势态发展的多样性,两者只能拥有“可能性”。

【项观奇】

根据宪法,人大是最高权力机关,说政权,这正是政权。这次贿选,干的是什么?是夺人大的权,也就是夺取政权!是资产阶级向执政的共产党夺取政权,是标准的“颜色革命”。

【洪哲胜】

人大是中国的名义上“最高权力机构”,而实质上并没有掌控最高权力,因为它还得听命于一个由习近平所领导的寡头。所以这个大贿选所抢夺的未必就是中国的“政权”本身,而是要改变当前这个寡头所掌控的选举游戏规则、让自己先融入这个名义上的“最高权力机构”,然后再攀登并伺机掌权。──既然资本家已经被欢迎加入(共产)党,那些搞人大贿选者就未必是一些企图倾覆共产党的颜色革命者,而可能是些企图融入共产党分享党的绝对权力者。对中共而言,这可能意味着“狼来了”,但是,来者未必是狼。

另外,党已经不再反对资产阶级,相反,那些党的大头目有几个不属大资产阶级、或者它的同路人?!即使那些搞大贿选的人赢了,那也没有什么“资产阶级向执政的共产党夺取政权”的变天问题。

【项观奇】

是的。在我们看来,无产阶级专政早已蜕变为资产阶级专政。但是,这是修正主义形式下的资产阶级专政。一是叫共产党,二是宣称坚持马克思主义,三是要搞加上“特色”二字的社会主义。我们不满意,内外资本家、资产阶级也不满意。我们是从反对修正主义,要搞真正的社会主义的角度不满意;内外资本家、资产阶级,是从要改旗易帜,彻底丢掉共产党、丢掉社会主义的招牌的角度不满意,就像当年他们对苏东的修正主义党不满意,最终搞了“苏东剧变”这场“颜色革命”一样。

他们现在正是要在中国重演这部历史。

【洪哲胜】

哈,我终于发现你我都认为中共的“无产阶级专政早已蜕变为资产阶级专政”。我想,不管我们有着什么主张上的差异,我们有需要一致地认为:所谓的“一叫共产党”、“二宣称坚持马克思主义”、以及“三要加上‘特色’二字的社会主义,乃是当今中共所挂的”羊头“。在思考中国怎么办的时刻,我们可以全然加以忽视,而仅仅抓牢它的这个本质──”中共的无产阶级专政早已蜕变为资产阶级专政。“

【项观奇】

怎么办?

执政者好像有点着急。人大临时会议的召开就是证明,处理之快也是证明。

但是,依据我们的历史经验,修正主义执政者是不可能正确认识这件事的,最终也不可能正确处理这件事。

我们要讲讲我们的道理。

第一、辽宁贿选实质就是资产阶级夺权的“颜色革命”。这个定性很重要,不能含糊,不能折中,不能动摇。

这样定性的根据至少有两个,一是搞贿选的是所谓企业家,实际就是资本家,资产阶级。二是他们看中人大,不惜拿出金钱和材物,搞这样违法的卑鄙活动,就是看中人大是政权,就是要夺这个权。他们很明白,有了这个政权,就有了一切,那点投资不算什么。事实上,现在辽宁人大常委处于瘫痪状态,足以证明辽宁省的最高权力机关被他们夺走了。

这是什么?这就是“颜色革命”,就是资产阶级要公开上台。

这是又一堂生动的阶级斗争课。不懂何为“颜色革命”的同志,应该到这里来学习。

我们这里要特别指出,这场夺权斗争的发生绝非偶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没有一个已经坐大的资产阶级,是不会发生资产阶级夺权斗争的。这个资产阶级的产生和坐大,正是在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统治下,搞资本主义复辟的必然结果。根子还是在修正主义,在修正主义路线。这正是我们坚持毛主席强调的路线斗争、坚持抓住修正主义路线不放的根本原因所在。不是我们极左,我们面对的社会主义社会的客观规律就是这样的,实际存在的阶级斗争规律就是这样的,这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

这个事实告诉我们,只要坚持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搞资本主义复辟,在中国发生“颜色革命”,资产阶级要公开上台,是必然的,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反对修正主义路线,实质正是试图反对这种危险性,试图重建科学社会主义。

【洪哲胜】

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认为:“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所以人类始终只提出自己所能解决的任务。”

事后聪明地回顾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共产主义国家的社会主义运动实践可知,所有这些国家的社会都是处于资本主义社会“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的状况,因此,按照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新的更高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生产关系在旧[资本主义]的胎胞里根本还没有诞生或者远非成熟”,“是决不会出现的。既然如此,实际的情况乃是:根本并不存在着一个实际有力的既广大又先进无产阶级,让一个新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应声而出。

有人说这个失败证明历史唯物主义破产了。我的看法与此刚刚相反:如果所有这些在没有足够的社会条件就发动的社会主义运动,有一些成功了,你不就证伪了历史唯物主义的谬误了吗?事实上所有这些实践的失败,给历史唯物主义的这个待证假说,留下了一个适用的一个实例:“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所以人类始终只提出自己所能解决的任务。”

是的,是马克思所提出的社会主义运动不是“人类自己所能解决的任务”,而历史唯物主义说:“人类始终只提出自己所能解决的任务。”

【项观奇】

第二、辽宁贿选之所以发生,首先要问责共产党辽宁省委。在辽宁省委的眼皮子底下,省人大常委竟然被资产阶级夺权了,自然首先就要向省委问责。听说,习近平总书记曾针对衡阳发生贿选连问六个“到哪里去了”。是啊,辽宁省委到哪里去了?

不用问“到哪里去了?”而应问“干什么了?”

这个问题不难回答。省委在搞修正主义,在搞投降主义,没有省委的持,至少是纵容,这一切是不可能发生的。试问,如果像对待人民群众纪念毛主席那样,高度警惕,残酷镇压,能发生这一切吗?可以说,不是资产阶级夺权,是修正主义党送权,拱手送权。省委在沈阳,选举在沈阳,说不知道,是骗人,顶多是不想知道,装不知道,知而不道。省委和人大是不可分的,“党领导一切”,党没到哪里去,党领导了这一切。

这正是事情的本质,正是事情的严重性所在。这件事情说明,共产党已经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和资产阶级绑在了一起,党也罢,政也罢,人大也罢,已经都资产阶级化,已经都是资产阶级的政治工具。现在的“颜色革命”,不过是已经发生的“颜色革命”的继续。在中国,这个变化过程,这个资本主义复辟过程,不是一天、两天了,已经快40年了。资产阶级已经坐大,这个阶级要改旗易帜,势在必然。问题出在地方,责任是在中央,是在路线,是在这个党。总书记真懂事,应该问自己。

贿选是形式,是闹剧,是占统治地位的整个资产阶级体系中的内部矛盾和争夺。它之所以受到我们重视,不过是因为,它再次证明,党已经变修,国已经变色,政权已经不在人民手中,而在资产阶级手中,这才是问题的实质。

【洪哲胜】

在这里,我们假设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还是有点意思。根据这个假设,我来进行以下的议论。

那么,现在既然没有成功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本钱,你走“修正主义”的道路,要失败;你走“非修正主义”的道路,也非得失败不可。也就是说,走修或走不修,并非重要的当前课题。

其次,既然资本主义刚刚上路,既然刚刚上路的资本主义还有很强的生命力,既然要它把“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还需要一个长长的“时段”──我们只能得到如下的唯一结论:现阶段的人类只能走资本主义道路。

第三,放纵资本家不受制越地自由运用其资本的弊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在短时期内,我们无法立即取消资本主义,同时,回归旧型的社会主义运动是无效的──我们怎办?

我会在结语里面试提这个“怎么办”的一个解答。

【项观奇】

第三、贿选不是偶然的,也不局限于辽宁一地,而是全国性资本主义复辟的必然结果。现在看来,地方政权已经基本落在了大资本家、大资产阶级手中,权钱交易,已经不仅仅是经济现象,更是政治现象,更是政权转移的一种形式。这个现状完全不同于当年的苏东。不要看法西斯专政对待人民群众好像表现得穷凶极恶、很有力量,现在是地方包围北京的格局已经在潜移默化中慢慢形成,一旦时机成熟,最后在北京夺权,轻而易举。不管是哪一位,就要扮演亡国之君的角色了。到那时,再说一万遍“竟无一人是男儿”也没有用了。

辽宁贿选是一场十足的阶级斗争。这是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统治近40年带来的资本主义复辟的必然结果。可以更换统治人马,可以更换统治方式,但是,政权已经变质,已经不再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这个事实是清楚的,是不会改变的。

无可奈何花落去。修正主义统治者的命运怎样,不用我们去操心。我们要关心的是人民的命运。

这场贿选清楚告诉我们,人大这个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不是我们人民群众自由民主选举产生的,而是操纵在修正主义统治者和大资本家、大资产阶级手里。贿选也罢,指定也罢,无非都是产生搞资本主义的法西斯资产阶级统治者。这是对我们人民群众当家作主权利的的剥夺,这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完全颠覆。

我们要觉醒了,我们要反抗了,我们要夺回我们失去的权利。我们人民群众要捍卫毛主席留给我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坚决反对各地普遍存在的贿选,不承认这样的选举的合法性,我们要求在全国范围里,真正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在人民群众的有效监督之下,重新实行真正的人民代表大会的各项选举。

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要有勇气捍卫自己的权力。

一切权力属于人大。人民要有勇气自主选举人大。

我们呼吁:立即在全国范围里真正实行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人民选举。

(2016-09-19)

【洪哲胜】

你说的“无产阶级专政”和“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是两个有名无实的术语:中国的无产阶级从来没有对中国的其他阶级实施专政,而是和其他阶级一起被中国共产党专政;而中国从来不是什么“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

你说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要有勇气捍卫自己的权力。”很好!

你说的“一切权力属于人大。人民要有勇气自主选举人大。”很好!

你的呼吁:“立即在全国范围里真正实行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人民选举。”正如你所说地,这个宪法是毛主席留给照顾人民的。必需先学习已经争得人民自主的台湾人,和正在追求人民自主的香港人,先把“专政式的选举办法”改成“一人一票”的真正普选;然后通过全民公投选出一份通过专家制定出来、而且睛过人民讨论的最优人民新宪;把它当作人民当家做主的第一个号令。

而护卫人民的持续当家做主的有效办法在于:培养越多越好的够格公民和能够自主认定问题、解决问题的公民组织和公民社会。大众在民主的运作当中,不是依赖专政、而是依赖这样的事实:他们拥有数量最多的够格公民的选票。

采取当今民主国家的作法,通过党员最多的社会民主党,拿出国家可以继续发展的福利政策,不是通过一场突然发生的革命、而是稳步走入全民的社会主义社会。马克思没有认真考虑社会的渐变式变异。通过共产主义国家的社会主义运动实践的冲击,工人的工时减少,资本家开放并鼓励员工拥有股票,右派发现过分压低工资的社会成本太高,……。这就使得上述的和平渐近、推动社会转型的道路有了绝佳的机会获得绝大多数人们的青睐。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2016.9.23 特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