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今天推出了11篇文章,总共归于底下三个专栏:《认识问题》三篇;《运动留痕》六篇;以及《台湾问题》二篇。下面我们来简介各篇文章。

认识问题

牟传珩的《伪爱国主义的本质揭批》在揭批某些伪爱国主义之后,点出:爱国当爱国家而非爱政府;爱国当反思批判而非只会歌功颂德。

林傲霜的《哀,莫大于“心不死”的白日梦》指出宣传片《我的战争》中,有些中国人十分自豪地告诉韩国导游他们来过韩国,“我们是文工团的”,“我们是钢刀连的”,又说“我们是60多年前来的!”,“那时候不用护照!”,又狂叫道:“我们是举着红旗进来的!那会儿这叫汉城!”那是一场入侵韩国的战争!这些伪爱国者还做着“心不死”的白日梦啊!

韩连潮亲历证实《达赖喇嘛是反分裂分子》。但是中共政权却一直把他妖魔化。既然“所有人民都有自决权”,那么当中间路线走不通时,藏人就只有一条活路了──遂行自决权,和中国分离复国呗!

运动留痕

本期推介了底下六则正在推动或者已经完成的运动事迹:

1、国际人权组织关切中国人权──参见《议报》的《中国人权人士、学者参加自由之家和联合国协会主办的联合国与中国人权讨论会》。

2、国际笔会年会关切中国人权──参见独立中文笔会的《打造文学的桥梁──来自国际笔会奥伦塞年会的报告》。

3、中国艺术家的参与──参见王藏的《批判极权主义的先锋艺术圣徒:高氏兄弟》

4、选举万岁──参见姚立法的《致湖北省沙洋县选民的公开信──参与,是最简单最直接最实际最有效的政治》。

5、体制内的反抗迫害──参见《美国之音》的《原炎黄春秋杂志社人员再谴责撬门强占行为》。

6、人民对上法官──请见《维权网》的《江苏省高院限制公民代理,常州刘春华申请法官回避》。

台湾问题

台湾总统和民进党主席蔡英文的《创党30周年给民主进步党党员的信》值得精读、深思。台湾确实有不少困难等待克服,有很多问题等待解决。只是,不管是内政问题,还是国际外交问题,最严重的大底都导因于中共政权的无理取闹──如果中国人民能够管教、驯服不听话的中共政府,则中国人民和台湾人民都可以同时受益。

《美国之音》的《台湾驳北京称台湾航空安全与参加ICAO无关之说》上一段文字“中共政权的无理取闹”的一个眼前实例。台湾是一个民主国家,它的政府是全民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的合法政府。不让这样的政府参与国际政务实在既不公平又极不合理,而且会因为踪容国际流氓而事端不断。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2016.9.30 特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