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梁复生掀怒骂狂潮,蒋建丰谈孤臣孽子

自从来到台湾,梁复生感到极度沮丧,一个人时常漫步在基隆岸礁边上伫足眺望远处的大海,又时常发疯似地朝着大海怒骂:可笑之极,一群目不识丁的农民居然打败了国民党王牌军,打败了向来狂妄自大的国民政府,打败了你们这些黄埔系丶桂系丶中统丶军统的草包们。
夕阳打在梁复生的脸上,远处的潮汐大浪翻滚着浪花朝着梁复生的正面涌来,海水打湿了梁复生的眼睛,此刻的梁复生已经分辨不出流淌在自己嘴巴里的到底是海水的苦味还是泪水的咸味,几个国民党军官看到梁复生这番情景,生怕他出事,纷纷前去劝阻。
只听到梁复生喊道:你们别管我,都给我滚开,谁都别靠近我,党国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还抓我来台湾做什麽!
“复生!你是要学曾可达做孤臣孽子,还是要步王国维後尘,效屈原投江”。梁复生的耳畔突然传来一阵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话音刚落,只见蒋建丰突然出现在梁复生的眼前。
梁复生:原来是建丰先生,你怎麽来了。
蒋建丰:我是专程来看你的,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的话吗?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你现在不是还有我给你做後盾吗?我也不需要你独行其道,更不希望你学曾可达“尸谏”。
蒋建丰搀扶着梁复生登上了岸礁,一手指着海的另一边叹息道:复生,我们从大陆来早晚还会回大陆去,大丈夫生於乱世,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我与你萍水相逢,培养你去美国留学,你没有辜负我的期望,纵使行千里路,读万卷书,终成大器。我希望你好好回去想想,想清楚了,想彻底了,我带你去见一个你感兴趣的人。
梁复生:我对任何人没有兴趣,唯独想知道谢穆澜葬身何处,我很想知道,可是党通局的徐寅始终不说漏一个字,他可真是条好狗。
蒋建丰:徐寅贻误军国,其背後的大老虎无非就是陈果夫丶陈立夫,CC派终有一日会被我清党除名,至於徐寅之所以守口如瓶,不说谢穆澜的尸骸葬於哪里,是我让他不跟你说的。
梁复生:这是为什麽,难道您不知道她是我最得意的学生吗?
蒋建丰:你有护犊之情我能理解,可是我必须不得不说,“孔雀东南飞”计画事关国家民族,那些曾经抗日的将士摒弃了儿女情长,为的是救民於水火,堪乱救国的方针也没有错,只是我们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发动了两场战争,一场经济战争,一场军事战争,我们这个党像极了无头苍蝇,各自飞来飞去,而我既打不了老虎,又拍不死苍蝇,以至於舆论鼎沸,错失了币值改革的最佳时机,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曾可达的错,责任在我。我们主张一次革命丶两面作战,到头来却被李宗仁投降派占得先机,迫使我的爹爹让位下野。
梁复生:我不想听你谈政治,我现在只想您亲口告诉我谢穆澜葬身何处?
蒋建丰:这件事我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过几天我就会带你去见一个人,见了她你就会知道谢穆澜现在身在何处。

回目录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