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有德国朋友寄来2014年9月14号晚间,在我家举行婚宴的三张照片。他要求别披露摄影者姓名。

第一张尤其令我感动。下面说明是:赫塔米勒抚着廖亦武的光头说:“亦武,这才是你的家,我们都是你永远的朋友。”接着,流下了两行泪水。

第二张是赫塔·米勒和我的出版社总编辑彼得在我家花园交谈。目前,创办于1886年的菲舍尔出版社已经推出了我6本书。彼得是我在西方最重要的知音。

第三张,向赫塔敬酒的,是在柏林的藏人好友切湾罗布。在场的还有柏林电影节的摄影家阿里、彼得、汉学家汉斯、ARR电视台编辑燕慈、DAAD艺术家项目总监卡塔琳娜、柏林文学节主席乌里、菲塞尔出版社年轻的编辑雅各布等等。

我是幸运的。因为我曾说过:我有许多文学同行在监狱里,自由对于我,是一种责任。

廖亦武-米勒

米勒-彼得

向米勒敬酒-廖亦武

2016-10-02

文章来源:作者脸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