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精锐部队蓄势待发,以战养战计划泡汤

粟裕费心擘划的八个军,共计五十万人,正准备雪耻当年第28军在金门一役中惨败的耻辱,谁曾料想,朝鲜半岛的战火很快烧到了中朝鸭绿江边上,美国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朝鲜战事全面告急,粟裕原本打算从英国方面订购的两艘战列巡洋舰此刻化为泡影,此时的粟裕旧疾复发,他意识到时机已过,自己已无力担当解放台湾的重任。
阳明山上的总统官邸,蒋总裁召见了俞大维丶胡琏丶陈诚丶孙立人四人,会上蒋总裁发表讲话:各位同仁,现在局势出现转机,7月5日,美军第24师第一团在鸟山投入作战,我们的精锐52军已经蓄势待发,这次来只是想知道你们的态度。
陈诚:不是上次会议上已经明确了第52军入朝作战的方案了吗?
蒋总裁:可是你们的意见不统一。
胡琏紧接着说:我担心的还是美国方面是否会临时变卦。
蒋总裁:麦克阿瑟倒是有明确表过态支持我们入朝参战,现在是杜鲁门跟我打起了退堂鼓致电我不要出兵,我是骑虎难下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孙立人站了出来:依我看既然美国方面有意见分歧,我们可以先斩后奏先出兵朝鲜,既成事实;也好封住哪些反对我们出兵朝鲜的美议员嘴巴。
蒋总裁:你提的这条建议我是有想过的,我想派出52军去朝鲜,关键是我们现在急需得到来自美国方面的军事援助,我想派顾维钧去东京跟麦克阿瑟面谈,希望他能够说服杜鲁门总统,给我们一批美式装备。
俞大维:上次叶飞的第28军攻占我金门古宁头一带,我军勉为其难击退敌军,就怕他们卷入重来。驻守台湾的兵员本就不多,何况52军是我军的精锐,打光了谁来保卫台湾。即便有美国人的第七舰队这块盾牌,那也只是用来守台湾而不是金门,美国人一直想让您放弃金门固守台湾,若现在我们派兵去朝鲜,对岸若突然袭击金门,恐怕金门会守不住,美国人的飞机上次轰炸了厦门七天七夜,也没打压住共军的气焰。
蒋总裁:你们的意见我都会斟酌的,你们先回去做好战争动员准备。
蒋总裁一心向战,党内的意见却分歧严重,主战派和主守派各自都有相应的道理,出兵朝鲜反攻大陆的计画实际实行起来充满变数,对蒋总裁而言,他更为关心的是美国人是否能够同意他递交给美方的“以战养战”最新计画,以此作为52军出兵朝鲜的前提条件,而美方则需要给予一定数量的军事装备作为筹码交换。
会议结束完之後,蒋总裁又私下接见了蒋建丰:蒋建丰你觉得我们现在当务之急是做什麽?
蒋建丰:父亲,我觉得您现在当务之急不是出兵朝鲜,也不是去获得美国的什麽军事援助,而是肃清内奸,整顿新币,确保我党在台湾的执政基础,现在全民厌战,我们若能用和平换时间,将来收复失地也未尝不可。
蒋总裁:那依照你的看法,我们接下去该怎麽开展工作。
蒋建丰:我打算组建一支海龙特种兵部队,配合胡宗南所在的浙江大陈岛馀部,开展敌特侦查工作,借此打通海运物资通道,把从大陆来不及带走的物资借道辗转至香港然後运抵台湾。我已经重启“孔雀东南飞”计画,打算重组铁血救国会。
蒋总裁:想法是好,有什麽阻力吗?
蒋建丰:我需要肃清内奸,这样才不容易重蹈当年在上海打老虎时期的惨痛教训。
蒋总裁:孔令侃去了美国,杜月笙去了香港,他们已经阻碍不了你的币值改革,我们刚来台湾不久,对经营台湾还很生疏,台湾比大陆形势更加复杂严峻,我们党内还有许多反对我蒋总裁的异志人士,他们很有可能就是敌人的间谍,甚至这些人就在我们的身边,你要想办法把他们揪出来,还有台湾岛内的台独分裂势力不容小觑,我们现在是腹背受敌,四面楚歌,各种势力都跟我们作对,这担子落在你肩膀上不轻松呀。
蒋建丰:孔杜二人虽已不在台湾,然而他们在香港离岸市场存有大量黄金和美钞,CC系还暗中勾结地方流氓,倒卖台湾的米糖丶矿产等物资运往大陆,这种倒卖物资的行径不就是变向通敌吗?
蒋总裁:党通局做的事情我也是看不惯的,不过他们还有利用的价值,他们在香港的特务机构已成气候,你不是说要把来不及从大陆撤走的物资秘密通过香港辗转至台北吗?现在正好是利用他们的时候……
蒋建丰:父亲我看他们是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陈果夫和陈立夫他们的心根本不在台湾,更何况二人早已经做好了离开台湾去美国的打算,乘他们在岛内立足未稳应该早日拔掉他们在党内的耳目。
蒋总裁:如果没有他们那香港由谁来指派,存在香港的资金又该由谁来负责运抵台湾?
蒋建丰:我会让铁血救国会负责香港离岸市场的资金调配工作,趁机取缔党通局在香港的特务组织,现在不是北伐时期,我们振臂高呼民众会一呼百应,堪乱时期人心思变,今天会出一个“陈仪”明天就会有下一个……
蒋总裁:这事容我斟酌下。
蒋建丰:父亲您别再犹豫了,一党多派的局面在台湾必须要有所改观,你不能纵容政学系和中统的人都挤在窝里斗,我们已经在大陆有过失败的教训,就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错下去。
我们现在跟杜鲁门关系搞不好是拜他们所赐,美国总统大选时,他们以你的名义曾送金钱给杜鲁门的竞争对手杜威助其竞选,这才导致我们在杜鲁门面前抬不起头来。天下没有後悔药,228事件就是血的教训,现在只有委以我重任,才能力挽狂澜争取民心。
蒋总裁: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要怎麽做就放手大胆的去做,我让毛人凤的保密局和国防部都听你调遣。

回目录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