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承宇被拦了下来,这才发现,能进入衙门的人跟他们不是一起的,看来他们是早已被官府打了招呼,等在一边。民众也发现了这件事情,不禁愤怒不已。
“让我们进去!让我们进去!”他们大声喊着。
等那些人进完,衙役重新关上了大门。过了一会,里面似乎传出话来,衙役小首领听了,就对着人群大声喊:
“再进去十个人。”
承宇和几个士兵赶紧挤进去。衙役一个一个数着,数够十个人,又重新关上了大门。

承宇进去一看,发现县衙大堂下面约两丈远放着几排椅子,前面几排已经坐满了先进来的人,承宇他们只好坐在最后面一排。两个广播台的年轻人得到特许,也进来了,站在最后面等着广播新闻。
县长和县丞,主簿等几个县里有头脸有威望的人坐在大堂上。这时候,县长敲了敲惊堂木,衙役们齐声喊着“威武——”所有人顿时静了下来。
县长说道:“带陆离上堂。”

过了一会,几个衙役带着陆离进来了。只见他披头散发,衣衫褴褛,戴着手铐和脚镣,浑身伤痕和血迹,一边走着,一边大叫:
“打倒贪官!推翻朝廷!我是不怕死的!”
一些旁观的民众欢呼起来,一齐叫着:“陆离!陆离!”
“我们支持你!”
衙役们朝着欢呼的人做出恐吓的手势。县长又敲了敲惊堂木。
“安静!”县长威严地说道,“陆离,你怎么不跪下?”
陆离昂首站着,高傲地说道:“大丈夫上跪天,下跪地,在家跪父母,出门跪朋友,凭什么跪你们这些贪官?”
一些旁观者又欢呼起来,有人还吹了声口哨,旁边站着的衙役叫着“安静!安静!”
“陆离,你可知罪?”县长问道。
“我不知罪!有罪的人审起无罪的人来,可笑,可笑!”
旁观的民众又欢呼起来,冲他竖大拇指,有人喊着“陆离万岁!”
坐在堂上的几个人互相看了看,脸上有些挂不住。
“陆离!”县长冷笑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大胆藐视公堂!拉下去,重打五十大板!”
衙役们答应一声就去拉他。
承宇带头站起来喊道:“抗议!抗议!”
人们都喊起来。
县长只好改口说:“算了算了,打十下吧,只当惩戒。”
衙役们带他下去,陆离喊道:“就算把我打死,也别想让我向你们低头!”

过了一会,陆离一瘸一拐地上了堂,仍然昂首站着。
“陆离!”县长大喝一声,似乎想重新拾起自己的威严,“你公然反叛朝廷,带兵攻打子虚县城,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吗?”
“朝廷已经腐朽不堪,官员们只知道掠夺老百姓,不顾百姓死活,这样的朝廷还要它干什么?”
“你——你——好吧,你的证据确凿,你即使不认罪,也难逃一死,我的看法,斩首示众。各位的意见呢?”他看看旁边的几位。
几位大人及绅士互相看了看,沉吟一下,于是有的说好,杀一儆百,有的认为太重了。
旁观的民众抗议起来,有人大叫着:“陆离及天行山的军民只杀贪官,不骚扰老百姓,也不骚扰官府,希望宽大处理。”
“无罪释放陆离!”有人叫着。
“无罪释放陆离!”人们一齐叫着。

堂上堂下吵成了一锅粥,县长罕见地没有大发雷霆,他的每一项提议都被民众的抗议声给压回去了。审了几个钟头,还没有决定下来,县长最后说道,鉴于民众的呼声,明天上午重新开庭宣判。
终于结束了,陆离被带回牢里,人们也开始离开。
主持人拿着喇叭,对着我们说:“经过激烈地审理及讨论,县长没有当堂宣判,宣判日期定在明天上午。这是一个好现象,民众也开始参与官府的治理了,官府也开始听取民众的意见了。在各地起义军的威胁之下,如果开明的官员能自动地改善民众的生活条件和人权状况,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让我们期待明天的好消息。”

承宇走出县衙,找到了等候在外面的广志和利贞,向他们介绍了审判时的情形。一行人找了一家饭店,边吃边商量下一步的行动。
下午,广志和承宇等人到大街上呼吁人们到县衙门前集合,继续给官府施加压力。这次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一些原来在大街上游手好闲的混混们觉得自己有了用武之地,兴高采烈地参与进来,比谁的呼声都大,比谁都亢奋。他们还趁乱抢了一些小贩的东西,砸了一些公共的设施。一些正直的人看到原来在大街上偷鸡摸狗的无赖也参与进来,不禁困惑地摇了摇头。广志等人也发觉了,但现在是用人之时,他们的亢奋能够调动一些人慵懒的思想和行为,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派了自己带的人暗暗维持秩序,禁止他们抢劫私人财物。
县衙附近的大街上围了很多看热闹的人和外地的客商,小商小贩也聚集在附近叫卖东西。利贞这会打扮成一个印度女子的模样,蒙着面纱,前面地上放着草帽,等着人们投放钱币,她自己尽情地跳着印度舞蹈,一边偷偷观察四周的情形。围观的人齐声欢呼叫好,一些男人往她的草帽里投钱。

这时候承宇等人带着聚集的人群喊着口号来到了县衙前面:“无罪释放陆离!”
“我们要人权!”
人们立即围了上去。更多的人一起喊着口号,发泄着他们平时的不满。
“惩治贪官污吏!”
“减少税收!免除苛捐杂税!”
“归还我们的土地!”
衙役们无动于衷地站在县衙门口,大门紧闭,没见任何人进出。
人们在县衙门口喊了一下午口号,喊累了就休息一会,喝碗大碗茶,吃点小贩们卖的各种点心,零食。周围聚集了一些卖各种工艺品,各种小玩意的小贩,人们兴致勃勃地四处闲逛,有的还在地上下起了象棋。
到了下午六七点的时候,人们意犹未尽地散开回家了,一路上尚兴奋不已。这真是一场民众的狂欢。
广志和承宇等人也觉得满意,他们成功地推动了民众参与的热情。广志现在不和承宇住一间房了,他总是不能好好休息。今天他发现承宇领着另一个陌生的女孩回屋了。

第二天,县长在大堂上宣布:“作为一个开明的县长,不能无视大家的心声,本县和几位大人商议,愿意给陆离一个机会,特判陆离坐牢一年。在这一年之内,如果他表现良好,可能会减刑,如果他变本加厉,我们会延长他的刑期。本县愿意开风气之先,想人民之所想,急人民之所急,尽量满足大家的要求,让我们子虚县城成为一个人人安居乐业的宜居之地。”
前排的民众率先鼓起掌来。
陆离叫道:“不要忽悠人!我看着你们的表现!我看你们能表演到几时?!”
这时有人喊道:“县长万岁!”
也有人大叫:“陆离万岁!”
陆离被带下去了,人们齐声对着他的背影喊着:“陆离!陆离!陆离!”
承宇心想:“平时没看出来,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勇敢了?”
庭审结束,人们陆续离开县衙。
主持人走到县衙外面,拿着喇叭对着木盒子——就是对着我们,说道:“好消息!好消息呀!陆离仅仅判了一年,这是我们民众力量的巨大胜利呀!我要赞扬一下起义军首领陆离,他的表现真是无话可说,他既勇敢,又有头脑,简直是视死如归,人民公认的领袖我看是呼之欲出了。再说说我们的好县长,你见过像他那样开明,那样仁慈的好官员吗?看来我们子虚县城不用经过流血牺牲,也能让人民过上盼望已久的的好生活了。光明在向我们走来,未来的大道上已经铺满了鲜花,子虚城的父老乡亲们,准备迎接你们崭新的生活吧!”
人群已经走光了,主持人兀自吐沫横飞地说着,他很欣赏自己慷慨激昂的声音,不禁面露得色。

既然事情已经结束,广志就想离开子虚城回山上去,可是承宇沉浸在温柔乡里恋恋不舍,哀求广志再多留一天。
第二天下午,承宇刚送走又一个陌生的女孩,忽然看到一个中年男人拉着一个哭哭啼啼的女孩气势汹汹地进了旅馆。
“说!是哪个混账男人?”那个中年男子问年轻女孩。
承宇一看正是第一次约会的那个女孩。
女孩也看见了承宇,在中年男子的逼问下,只好向承宇那里指了一下。承宇吓得赶快躲在广志身后。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拉着女孩走到广志身边,问:“是你?是你这个混账睡了我闺女?”
广志吃了一惊,看看这个女孩,似乎见过,有点眼熟,看来是来找承宇的。他四处看看,刚刚还在的承宇这时候已经不见了身影。
“这个臭小子,躲得真快。”广志心想。
也不能把承宇供出去呀,只好将错就错吧。
“大叔,借一步说话。”广志和颜悦色地说着,把那个中年男子带进他的房间。
“大叔,你闺女怎么说的?”
“怎么说的?不是我发现异常,还不知道我闺女被人睡了。你说,你打算怎么办?”
“我怎么办?你想怎么办?”广志有点结巴了。
“你要么娶了我闺女,要么跟我去见官。”
“大叔,还有其它办法吗?”
“有!我打死你!”中年男子说着就拿起一根木棍要打他。
“别,别,”广志一边躲着,一边去抓木棍。
正不可开交,利贞进来了。
“什么事闹成这样?”
“利贞,你别管,没你的事。这个不知道从哪来的野男人睡了我闺女,今天我非打死他不可!”
利贞一听马上就明白了,看来是广志背了黑锅。
“大叔,这个事情你要想解决,就得听我的。”
“利贞,你一个没结婚的女娃子懂什么?一边去。”中年男子不耐烦地说。
利贞冷笑一声:“这件事你还就得听我的。你闹,你能闹过他们?见官?让自己的闺女上到大堂上作证让人笑话?”
中年男子不做声了。利贞拉着他走到一边商量起来。

广志松了一口气,走到外面,发现那个女孩找到了承宇,正向承宇哀求着什么,承宇一脸的愠色,似乎在生她的气。广志不禁摇了摇头。一会,看见利贞陪着中年男子走了出来,看来是商量好了。广志连忙大声咳嗽,提醒那两个年轻人。他们赶快分开了。
利贞悄悄对他说道:“事情办妥了,你只要给他五百两银子,再从我这买一套贵重的首饰送给他闺女就行了。”
“五百两?够买一个媳妇了。”
“不想给也行,你,或者承宇娶了他闺女。”
“别呀。这件事处理的很好,我还得谢谢你。”
“首饰我可是白送给你的。”
“我会给你钱的。”
“算了吧,这点人情我还给得起。”
一会,中年男子满意地拿着钱袋,拉着他的闺女走了。年轻女孩哭哭啼啼地,不停地向后看,可是承宇再也不肯露面了。
送走中年男子,广志吩咐道:“收拾东西,立刻回去!”
这下承宇再也不敢反对了。

一路上,广志生着闷气,也不理会承宇。
承宇已经恢复了自若的神情,对广志说道:“二哥,你看你,生的什么气?现在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不是利贞,能这么顺利解决吗?我一再警告你,不要因为这些事给我们带来麻烦,你看看你!”
“好了,我知道了,二哥。你不要生气了。大不了以后她们再缠我,我不理他们就是。”
广志冷笑一声,摇了摇头。
“再说,二哥,你怎么知道是我睡了她们,而不是她们睡了我呢?你不知道,有些女孩的那个疯狂,我真觉得我被她们睡了——”
“好了,住口!”广志沉着脸喝了一声。
承宇见他真的生气了,也就不说话了。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面书
.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