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洛萨(藏历新年)。这是一个残缺的洛萨。那么多的人自焚,那么多的人被枪杀,那么多的人被抓捕……洛萨,这个一年中最为重要的团圆日,如今成了祭日,只有思念和悲伤。因此,藏人决定不过洛萨。然而,我还是想起了从前,我在拉萨时和藏人一起过洛萨的情景,尽管那些欢乐越来越远了。——朱瑞

还是在西藏旅行的岁月,我曾在拉萨冲赛康一位素不相识的阿妈拉家,住了三个月。后来,我选择到拉萨工作时,先去阿妈拉家报了到。阿妈拉说:“这回好了,洛萨(藏历年)团圆了。”阿妈拉的女儿德吉也说:“到时候,你一定回来呀,我们一起吃古突。”

古突,是藏历二十九这天吃的面块。这一天是习俗中隆重的驱鬼节。

这是藏历铁龙年的最后一天,藏历铁蛇年已到了门口。我走进冲赛康这扇永远为我敞开的大门时,阿妈拉正坐在她年轻时编织的卡垫上,摇着经筒,德吉在用冷水和面,然后揉成一个个长条,再揪成一个个剂子。见我进来,德吉说:“今天你什么活也不用干,只管看。”我笑了:“这么说,我是援藏干部了?”

德吉和阿妈拉也笑,德吉的丈夫扎西和他的朋友桑珠更是闭不上了嘴。他们正把青稞秆捆成了九个捆,其中八捆分两组,放进了一个纸箱里,然后桑珠用冷水和了一大碗糌粑,开始做鬼,扎西又用青稞粒给鬼镶了两只眼睛,用另一块糌粑捏成一个帽子,用两个竹棍做出刀和枪的形状,挎在鬼的背后(在藏人的意识里,鬼是背着刀和枪的),又用几块红黄蓝布条披在鬼的身上,鬼,看起来衣冠楚楚的。

扎西把鬼放进两组青稞秆之间,里面还有九种吃的,包括酥油、青碗豆、白菜、人参果、碎奶渣、粉丝、萝卜,反正平时人吃什么,也给鬼吃什么。

这时,德吉分别往几个剂子里放了一些东西,有的是按正时针缠着线的火柴棍,有的是逆时针缠着线的火柴棍,有的是辣椒,有的是白糖,有的是盐巴。然后,把这几个包着东西的面块放进一个很厚的烙饼子的铁锅里烤糊。等面块弄完,德吉烧了一锅牛肉萝卜汤,里面放着给鬼吃的那九种汤料。当汤滚开的时候,面块就放进去了。我们每人喝第一碗时,都要剩一点,倒进鬼的身边,也让鬼和大家一样,别饿着。尽管鬼是不吉祥的,但是也要善待。

德吉的儿子索多吃到了那个按正时针缠的火柴棍,一阵笑声。德吉说,这说明索多将来能为家里挣钱。而我吃到了那个逆时针缠的线,又是一阵笑声,德吉说,这说明我是个乱花钱的人。阿妈拉的小保姆边玛吃到了辣椒,德吉说,这说明她的嘴巴厉害。吃到了盐,说明这个人很懒,吃到了糖,说明嘴很甜。就这样,在一阵阵笑声里,我们吃完了面块。

外面响起劈劈啪啪的鞭炮声。这时,几乎每个纵街和横街上都点着了火堆。“快,送鬼了!”德吉喊着,扎西把第九捆青稞秆点着,火光照亮了屋子里每个黑暗的角落,像柜子下面,门的后面,水缸的后面,这都是鬼喜欢待的地方,鬼怕火,一见到火,就跑出来了。然后边玛抱着装鬼的纸箱向门外跑去,扎西举着火把跟在后面,桑珠举着劈啪做响的鞭炮跟在扎西的后面,我和德吉跟在桑珠的后面,我们向着帕廓街的一个十字路口跑着送鬼,十字路口大火熊熊,边玛把纸箱向火堆一抛,火势更猛了。桑珠又把鞭炮仍进了火里,天地尽是火光、鞭炮、烟雾,鬼也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2001年春完稿于拉萨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2年2月22日星期三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