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0月,拉萨市公安局以“涉嫌邪教组织”等罪名,刑事拘留了河南省驻马店家庭教会宣教士宋心宽。这当然是中国共产政权对宗教的迫害,不能不让人同情宋心宽。今年4月5日,此案实现庭外和解,应该说,是件好事。

然而,读了宋心宽的两篇文章《西藏拉萨2011国庆节教案家事说明》和《西藏拉萨2011国庆节教案后续说明–由感恩节到圣诞节随想》,我诧异了。诧异于宋心宽不仅没有因为自己受到宗教迫害,而设身处地对其它被迫害的宗教,尤其是西藏佛教面临的劫难,产生丝毫同情,相反,还把自己受到宗教迫害的原因,归咎于拉萨市公安局那些“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的藏独人员”,写道:

“要不然,他们干嘛与境外藏独分子一个腔调、一个声音,胡乱说基督教不可以在西藏拉萨生存发展呢?”“他们实在是混入政府国保支队的一群昧着良心、吃里扒外、挂羊头卖狗肉的内奸而已。”

我不禁要问宋心宽,境外“藏独分子”什么时候说过“基督教不可以在西藏拉萨生存发展”了?谁又是“藏独分子”?如果宋心宽在这一点上与中共的说辞一样,认为达赖喇嘛尊者就是“藏独分子”,那么,事实上,达赖喇嘛尊者一生中的三个使命之一,就是促進世界宗教之間的和諧及相互了解。

今天,前往达兰萨拉的外国友人中,很多都是信奉其他宗教的,比如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藏人尊重他们,理解他们,热情地款待和欢迎他们。这也是西藏的传统。中国入侵以前,一些抵达西藏的传教士,比如《鞑靼西藏行》的作者古伯察,《一个巴黎女人在拉萨》的作者大卫×妮尔等,都对此有过具体描绘。有目共睹的是,那些世代居住在拉萨的穆斯林,几百年来,藏人和他们都是友好相处的,他们的清真教堂,就建在拉萨的帕廓街大昭寺附近。

那么,宋心宽为什么一定要把中共对宗教的迫害,硬塞给境外的“藏独分子”?是不是有意为当局开脱?为什么不可一世的拉萨市公安局可以罕见地承认错误,退还赔偿宋心宽的所有物品?

唯色在《这场教案官司是如何取胜的?》一文中精辟地写道:“受害者采取的是用加害者的方式来对付或者说是报复加害者…在这个依靠法律进行的诉讼中,受害者已兼具两种身份:在宗教方面,是这个政权的受害者;在政治方面,却是这个政权的受益者。于是,在拉萨这个交织着各种关系的复杂之地,受害者与加害者最终取得了称得上是诡异的和解。”

宋心宽案的庭外和解,还透露了一个信息,就是,尽管中共政权一惯把宗教都视为洪水猛兽,但是,暗中也是有主有次的。今天的西藏佛教,已然为中共当局压倒一切的敌人,不管你是谁,哪怕是当局需要抓捕的人,只要你愿意抹黑和攻击西藏佛教,以及境内外为自由而斗争的藏人,就可以放你一码。显然,西藏和藏人,已到了任人践踏的地步。

再从宋心宽一路顺风地代销西藏土特产:藏蜂蜜、藏蕨菜、虫草等,到目前那些中国奸商,对西藏神山圣湖的过度开采,疯狂掠夺,我不禁想问,西藏还剩下了什么?

王力雄先生曾预言西藏将被天葬的命运。如今,已经触目惊心地开始了。西藏正在饱受着各种样的侵略,正在被宰割和抢食。可怜的藏人,可怜的西藏,什么时候,你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2年5月2日星期三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