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香港《亚洲周刊》和多维新闻网等,释放“重启谈判解决涉藏问题”和“达赖法相可公开悬挂”等信息,使不少藏人奔走相告,以为中国政府会调整对藏政策。也许正因为如此,自焚抗议一度停止。然而,7月20日再次传来藏人自焚的惨讯。烈士名为贡确索南,若尔盖僧人,在燃烧时依然双手合十,念诵祈祷尊者达赖喇嘛的祈请文。据唯色博客介绍,贡确索南自焚前留下遗言:“在中共的高压统治下生活,才是极为痛苦的根源。”

再次出现自焚事件,显然与新一轮的打压是分不开的。

不久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甘南藏族自治州(原西藏安多地区)调研时,强硬宣称“旗帜鲜明地深入开展对达赖集团的斗争”,清楚地摆明,中国当局将一意孤行地在西藏推行残酷的殖民政策。俞正声甚至霸道地一口咬定达赖喇嘛尊者“背离了藏传佛教的传统”。我们不免哑然失笑,这位对佛理一窍不通,完全信奉无神论逻辑的中共党员,有什么资格这样定性一位在全世界享有盛誉的佛教领袖?一位守戒如律如眼的清净修行人?

然而,到此并没有结束,俞正声进一步宣称,“要教育引导藏传佛教界人士在政治上划清同十四世达赖的界限,坚决反对一切分裂国家、破坏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行为。”

接着,便在西藏境内展开了轰轰烈烈学习俞正声甘南调研讲话等活动,给正在承受殖民高压的藏人,火上浇油。

与此同时,朱维群,这位因吃反分裂饭而官运亨通的机会主义者,再次以标准的流氓形象偷梁换柱,扭曲西藏问题,激化汉藏矛盾。

首先,硬是把达赖喇嘛尊者退让的“中间道路”,说成“西藏独立分两步走”。那么,什么是中间道路?通俗地说,就是要西藏留在中国,不过,中国当局必须遵守中国宪法,尊重藏人文化。事实上,这是一条显而易见的互利两族、解决西藏问题的捷径。

其次,造谣达赖喇嘛尊者要从西藏境内“赶走2500万非藏人”。有目共睹,达赖喇嘛尊者在2008年12月4日欧洲议会上,已特别重申了:“我们清楚地表明了我们的目的,不是要驱逐非西藏人,我们关注的是大规模进藏的汉族,当然也有些其他民族,反过来让西藏人在自己的家园边缘化,并威胁到西藏脆弱的自然资源。”

再次,以“大西藏”的陈词滥调,误导中国民众。其实,签定《十七条协议》之时,毛泽东和周恩来明确地承认了藏区存在的合理性。甚至在1950年成立“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的时候,还设立一个以藏人桑杰益西为主的委员会,专门研究如何将西藏纳入一个统一的自治区。后来,由于康区的民主改革引发了西藏各地的抗暴,这项工作才中断。

1965年,《西藏自治区》成立,西藏三省被分割为青海的六个藏族自治州,甘南藏族自治州、四川的两个藏族自治州、还有云南的迪庆藏族自治州。这十个藏族自治州加上西藏自治区,就是中国政府法定的十一个藏族聚居地,这也就是朱维群所说的“大藏区”,正是中国当局自己划定的!

事实上,达赖喇嘛尊者不过是寻求在这些叫做“自治区”的地方,实现真正的自治。再说,藏区就是藏区,是现实,是历史的延续,没有大小之分,在“藏区”或“西藏”前面加上“大”字,其目的,就是在撩拨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从而孤立藏民族,消灭藏民族,让西藏问题销声匿迹。

让朱维群这种缺少最起码良知的无赖出手,至少向西藏社会显示了一个信号:中国当局在西藏问题上,虽然理屈词穷,但仍会霸道地、固执地奉行极左的殖民政策。在这种情况下,传来若尔盖僧人贡确索南自焚的惨讯,我们可以想像,西藏境内正在发生什么!可以说,贡确索南的牺牲,正是新一轮打压的结果,真正的罪魁祸首就是中国当局。

转自藏人行政中央网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3年7月28日星期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