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_cap_make_china_great_again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表示在上任后第一天美国立即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中国政府听到后相信会感到欢喜。

多年来,北京一直听着现任总统奥巴马的政府说这项有12个国家参与的地区协定,是美国加强亚洲影响力的方法之一。奥巴马并刻意提醒这个地区,协定不包括中国并非偶然。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让美国而非中国编写21世纪世界贸易的规则,对亚太地区尤为重要。

这项协定不仅为制定新的贸易规则,更加是奥巴马政府“重返亚洲”的策略。美国国防部长卡特说,TPP除了刺激美国出口,还将巩固华盛顿与亚太区的重要关系。

卡特说,“对我来说,通过这项协定与多一艘航空母舰同样重要。”

难怪北京视这项协定的实际目的是抗衡中国的崛起。

中国官方媒体在刚过去的周末形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是奥巴马政府地缘政治的经济手段,目的是确保华盛顿主宰亚太区。”

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部分原因是美国选民对贸易协议和全球化的愤恨。投他一票的选民会认为特朗普承诺上任后第一天退出TPP,只是履行竞选承诺。

这就是民主。

不过,一个国家对国际同样有承诺。特朗普要退出的协定,正是他的前任签署了和促请盟友这样做的协议。

相信北京现在将对亚洲的政府说,看中国还是美国更可靠。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今年8月访问华盛顿时直率地警告说,参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每一个成员国均克服了本国一些政治反对和敏感,付出某些政治代价才能达成协议,“假若最后新娘没有来到(婚礼)祭台,我相信大家都会感到非常受伤害。”

美国以提升亚太影响力向区内伙伴大力推动TPP,假若退出协定,亚太区的领导地位将被视作真空,中国对此虎视眈眈。

习近平在秘鲁亚太经合峰会上发言
习近平在秘鲁亚太经合峰会上发言 。Reuters

最近在秘鲁举行的亚太经合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呼吁区内领导人构建更强大的伙伴关系,寻求互惠互利的方法和加强战略合作。

在秘鲁的亚太峰会举行期间,习近平的随行官员争取机会重启北京支持的“东南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 (RCEP)及“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的谈判;加上中国一手推动的“一带一路”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正在亚洲全面发挥投资、贸易和战略的影响力。

在亚洲的零和权力游戏中,美国退出TPP有利中国的战略,这不仅从贸易方面来说。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这项协定,反映他上任后的美国政策趋向不稳定,他强调的“美国优先”,是否意味着美国将以一个基于竞争的策略取代对国际的承担?

美国的亚洲盟友肯定对特朗普政府在地区安全方面的计划感到更加不安。对这些盟友来说,在面对中国崛起的威胁下,他们是否仍然可以依赖美国?无论答案怎样,美国的盟友质疑美国这一点,对中国来说已足以是喜讯。

来源: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