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人寄来一篇文章:《坝断金沙江》,读得我心惊肉跳。写的是随着溪洛渡水电站的建成,云南永善黄华镇水田村的百年老屋,将被淹没于水下,村民正在被迫搬迁。而更为不幸的是,这样的水电站并不是溪洛渡一家,仅在金沙江中下游,就有向家坝水电站、白鹤潭水电站、乌东德水电站、观音岩水电站、鲁地拉水电站、龙开口水电站、梨园水电站……

那么,在这些水坝筑起的同时,有多少村庄被淹入了水底?有多少世代沿江而生的人们不得不流落它乡?有多少人文风景被埋葬?

不由想到,不久前发表在我博客上的《一份来自西藏境内的呼吁》,那是中国华能集团(华能西藏发电有限公司),自从截流雅鲁藏布江(藏木水电站)之后,又把贪婪的目光投向了金沙江中游,并唆使昌都地区江达县政府和甘孜州的德格县政府,出面动员位于金沙江两岸的藏人搬迁。被动员搬迁的有:江达县的汪布顶乡、德格县的休都贡村、汪布顶村,还有德格县的三座寺庙:汪堆寺(汪布顶寺)、银南寺、康多寺……

说到藏木水电站,虽然被官媒标籤为具有“里程碑意义”,“可以缓解西藏中部地区用电的紧张局面”等各种惹人爱的名头,却让人爱不起来,相反,在百姓中间被称为“青藏高原的又一道伤痕”!是的,且不说藏木水电站的豆腐渣工程,也不说它怎样给加查一带的生态造成毁灭性的破坏、使享受下游水源的印度和孟加拉两国人民陷入怎样的未来,但说藏木水坝对西藏气候和降水量的影响,已构成巨大的祸患。

有人从大气对流层原理分析,高于116米的藏木水坝,将会把很大部分降水量气流阻挡在大坝以下,并使雅鲁藏布江的径流量减少30%,致使藏木大坝以西逐渐荒漠化。那么,藏木大坝以西指的是那些地方呢?拉萨河谷、尼羊曲河谷、年楚河谷、日喀则河谷等等,而这里,正是西藏(图伯特)千百年来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如果有一天变成不毛之地,几百万世代居住在这里的藏人,怎么办?

早在“开发”羊卓雍措电站之时,十世班禅大师就坚决反对,然而,班禅大师一圆寂,就动工了,且由武警水电部队负责建设和施工,打出的招牌是,将供应拉萨、山南和日喀则3个地区电网。然而,如今的拉萨,停电日甚一日。前几天,身在拉萨的著名西藏作家唯色在推特上写到:“十多年前常常是冬天停电,现在都这么欣欣向荣了,居然夏天停电也频频。”

那么,为什么截流了那么多的水域,大坝一个接一个地筑起,而拉萨的供电,越来越供不应求呢?

有人在推特上写道:“西藏的电力消耗主要不是居民和商业用电,而是矿业、水泥等能源消耗大户……”

正是如此!在所有的花言巧语之下,在对西藏的水电“开发”之中,事实上,埋伏着中国殖民者的血盆大口,那就是对西藏自然资源的吞噬!

2013年8月8日完稿于加拿大

延伸阅读:
藏人反对修建水电站的呼吁,及《跑马圈水到西藏——论西藏水电大开发》
为保护羊卓雍湖致西藏某领导的公开信!
警惕中国华能集团对西藏的水源抢劫

转自藏人行政中央网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3年8月9日星期五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