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瑞:凶天是怎样被中国当局利用的

Share on Google+

最近,“中国西藏网”出现了一篇痞文《说说十四世达赖的“宗教和谐”逻辑》,主要是利用凶天,攻击达赖喇嘛尊者的人生三大使命之一:促进世界主要宗教之间的和谐及相互了解。其语言之暴戾,与文化大革命的批判稿相比,可谓歪瓜与裂枣。

让我想起第一次见到凶天信徒的场面。那是2008年7月。我得知达赖喇嘛尊者将在美国维斯康辛州的迈迪逊讲授寂天的《入菩萨行》,就特别从加拿大飞往芝加哥,又搭乘一位藏人的汽车,花了几个小时,才赶到迈迪逊。

一个出生在中国的汉人,且不是佛教徒,我为什么会放下一切,抽出比金子还宝贵的时间,非要倾听达赖喇嘛尊者讲法?

这得从我在拉萨旅行的岁月说起。那时,每到周三,祖拉康前面的香炉,都会格外繁忙,桑烟浓郁,连我居住的冲赛康这边的每个胡同,都飘动着柏木的熏香。后来藏人朋友悄悄地告诉我,因为这天是达赖喇嘛尊者出生的日子。那时我还发现了,几乎每家的屋顶上,都飘动着绿色的风马旗,也是一位藏人朋友告诉了我,那其实是在请求达赖喇嘛尊者的护佑,是以沉默和谨慎掩盖绵绵的思念。

那时,一位僧人朋友还大胆地送了我一本“内部资料”,是西藏社会科学院在八十年代翻译出版的《智慧的窗扉》(藏译英为THE OPENING OF THE WISDOM-EYE),是达赖喇嘛尊者早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一部佛学专著。平朴的没有任何尘埃的语言,让人精神纯净,我吃惊又喜悦。也正是从那时起,我开始了梦寐亲耳聆听达赖喇嘛尊者。

当我抵达迈迪逊联通能源中心体育馆,即讲法的地点时,远远地,就看到成千上万的人在向那里走去,诺大的停车场排满了车子。然而,只有一伙人,执意站在体育馆外面狂喊,举着标语,穿着西藏僧服,但又不全是藏人,掺合了许多的老外,我停下脚步,仔细看他们的标语,原来只有一个内容:“达赖喇嘛撒谎”,可又没有具体的例子,显然在公开造谣。那么,为什么在这国难当头的2008年,他们不去质疑中共的暴虐,帮助正在被秋后算帐的藏人,却泼污达赖喇嘛尊者这位全世界都在敬仰的精神导师——如今西藏仅存的光明?

很快地我就知道了,他们都是凶天信徒,是中国当局出钱运到这里的,不仅如此,从2008年2月起,只要达赖喇嘛尊者在国外出现,无论美国、英国,还是意大利等等,这伙人都会及时被运到,专门钻民主国家的空子。

那么,凶天到底和中国当局有什么关系?远的就不说了,仅看刚坚喇嘛,即凶天组织的头儿,与朱维群一起握手言笑的照片,也就明白了端倪。刚坚喇嘛还常常到中国出席各种宴会,热衷于拜仿假班禅;在西方,热情地款待中国统战部官员,变着花样地同吃同乐,他挂在嘴边上的话就是:“我们不需要听任何人的话,只听中国领导人的话就行了”。

因此,中国当局不断地提拔凶天信徒担任西藏的重要领导职务,强行要求西藏寺院供奉凶天,还大批拔款,帮助凶天在西藏及世界各地修建奢华寺院。

中国共产政权是以迫害宗教而闻名于世的,换句话说,把所有的宗教都示为洪水猛兽。对西藏佛教,更是花样翻新地打击。自从中共入侵西藏以来,有多少高僧大德被抓捕、被判刑、被枪杀?又有多少寺院被拆毁?早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了。就是八十年代后期,宗教政策稍微松动时,还是不断地派驻工作组管理寺院,而政治学习,爱国爱教运动,从来也没有间断过。如今,寺院外有派出所、军队包围,寺院内有无数的摄像镜头,严加监视,藏人忍无可忍,以自焚,抗议中共的残暴殖民。

这样一个以西藏佛教为敌的政权,为什么会支持凶天组织?

事实上,凶天组织不仅迫使西藏僧众听“中国领导人”的话,还在西藏流亡社区散发恐吓信,制造暗杀,著名的格西、达兰萨拉辨经院院长洛桑嘉措和他的两位弟子,就被凶天信徒残忍杀害的。另外,美国与印度的情报部门,均警告“凶天”组织威胁到达赖喇嘛尊者的安全。

护法的任务是守护纯洁的佛教教义,然而,凶天却在加害佛法,并把众生引进邪道与堕落。因此,五世达赖喇嘛早就宣告了:“朵杰凶天,是一个依邪愿而投生的魔!”贡唐仁波切在《具义赞颂》也直言凶天:“蔽于污浊暗尘中……。牵引行者至险崖。”另外,十三世达赖喇嘛、普觉阿旺强巴、章嘉·若白多吉等佛教大师,也都告戒过凶天之害。

那么,为什么中国到今天才想起利用凶天?人所共知,以往的西藏是一个独立国家,中国鞭长莫及,手再长,伸不到人家的地盘。而现在的西藏已被全面殖民,为了把到抢到手的财富,永远居为已有,也只有走黑道耍阴谋了。于是,用金钱和权力,收买了本来就善于攀援的邪恶的凶天,使之在民族存亡的关键时刻,助纣为虐,沦为攻击西藏佛教和达赖喇嘛尊者的工具。

那么,凶天到底是怎么出现的?真的是格鲁巴的守护神?达赖喇嘛尊者说:“称为守护神,是具足修证的一位上师为了利益广大众生,在不害怕或没有顾忌之下去降伏或度化。那么,凶天是谁降伏的?回顾历史,宗喀巴大师与二位心子及历代的甘丹赤巴都没有降伏及安立他为格鲁的守护神。”

达赖喇嘛尊者一生致力于宗教间的和谐,成就斐然,为世界公认,包括先教宗保罗二世和南非图图大主教等,且为1989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仅仅一个中国共产政权的抵毁,不过是自暴其丑罢了。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4年7月8日星期二

阅读次数:1,57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