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陆离在山上当了不到一个月的大当家的,就开始对各种事情不满了。首先他住的屋子太简陋、太小了,跟他的身份太不匹配了,他跟广志等人商量似的提了这个话题。
“我们兄弟几个的房间是不是得条件好一些?怎么跟士兵们住一样的房子?”
“我们几个可是一人一间,士兵们是四个人或者六个人一间。”广志提醒他。
“房间太潮湿了,睡得我腰酸背疼。”陆离又说道。
广志没话说了,只好默认了陆离的要求。
“我和翰飞、承宇住惯自己的房间了,你只翻修你自己的就行。”

陆离得了这个话,开始大兴土木了。他连广志等人也不用,派了自己的心腹去请手艺好的工匠上山为他盖了一座气派的房子,又派人采购一些贵重的家具,寝具等,甚至厨具、茶具都是特意购买的汝窑、景德镇出产的瓷器。他有自己单独的厨房,厨师是从子虚县城请来的手艺精湛的酒楼师傅。人们觉得自己的领袖理当跟他们不一样,还有一些善于拍马屁的,千方百计出主意讨好陆离,陆离就越发有恃无恐了。
私下里,他觉得轩原留下的兵不太可靠。他以前在各地流浪时认识的流氓无赖听说他在天行山发迹了,纷纷上山投靠他,他也趁机笼络了一些得力的狐朋狗友。如今他在天行山有军民支持,自己觉得站稳了脚跟,虽有广志等人还在身边碍手碍脚,但他们没有他威望高,目前不足虑也。他派了自己的心腹兄弟偷偷到各地招兵买马,企图组建一支对自己忠心耿耿的队伍。
他的狐朋狗友们无不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得了这个指示,兴冲冲地领了钱到各地寻找臭味相投的游手好闲之徒,没多久,还真招了三四千的队伍,由陆离和自己的心腹亲自训练。这下陆离等人在天行山上更加得意洋洋、耀武扬威了。

开始,陆离想笼络利贞的心,还有些收敛。一天,利贞又来山上看他们,发现天行山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添了许多新的建筑。
陆离看到利贞,喜不自胜,他觉得自己有资格向利贞表白了。在自己的新房子里,他坐在高大舒适的太师椅上,抓着利贞的手不放。
“利贞,我想你好久了,你就像天上的仙女一样高不可攀,你看,我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你啊,现在你对我满意了吧?”
利贞挣脱他的手,说道:“大当家的,你说什么呀?只要你是真心为了大家在做事,女人们都会敬佩你的,我算什么呀!”
“别提其她女人,我只要你一个人。只要你满意,我就满意了。”
“不,不行,我现在,不想考虑这事——”
“利贞,你都多大了?你都27了,其她女人这个年龄都是几个孩子的妈了,你还说不想考虑?你想做一辈子老姑娘?”
“别说了。我真不想考虑这事。”
“为啥?你,难道你还在想着轩原?”
“不,不,没有——”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他是一个叛徒,他出卖了所有的兄弟,你还在想着他?”
“万一他是冤枉的呢?”
“冤枉?怎么可能?白纸黑字的,谁说他是冤枉的?”
“他自己说的。有一天他来找我——”
“他来过山上?他,他想做什么?难道想迷惑你?”
“我把他赶走了——”
“你做的很对,利贞,你跟其他人都不一样,你聪明绝顶,能分辨是非。”
“可是我不确定——”
“好了,利贞,坏人迷惑性都很大。”

利贞仍然犹豫不决。虽然陆离现在是天行山大当家的,说一不二,可是利贞不确定自己爱不爱他,更重要的是,轩原受伤的眼神总在她眼前浮现,那不像一双叛徒的眼睛啊?唉,人心怎么这么复杂!
陆离认为轩原已不在山上,利贞迟早是他的囊中之物,因此对她的犹豫不决并不担心,心想让她慢慢考虑吧,逼急了反而会适得其反,趁此机会干几件让利贞刮目相看的事。
他命令所有的队伍都出来操练,齐声喊着口号。他招的兵加上原有的队伍,后来又跑上山一些人,加起来有一万士兵了,整整齐齐分列两边,陆离骑着高头大马,让利贞也骑着马跟他并行,后面跟着广志等人,一行人威风凛凛的检阅天行山的队伍。
“向大当家的效忠!”
“大当家的万岁!”士兵们在小头领的带领下齐声喊道。
陆离一副志得意满、踌躇满志的样子。

晚上,他在宽阔的大厅里宴请众兄弟们,好酒好菜络绎不绝,好多个年轻的姑娘小伙在厨房里帮忙。开始广志等人觉得挺有意思,挺热闹,慢慢地觉得总这样也没什么意思,就不去了。陆离也不在意,和自己的一帮狐朋狗友越发意气相投了。

天行山上一直民情激昂,他们谁都不服,可是偏偏服陆离。陆离是他们悲惨命运的大救星,是他们能够抓在手里的唯一一根救命稻草。陆离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他认为自己可以好好利用他们的热情来提高他的威望。
“乡亲们,天行山的军民们,我陆离是你们一手提拔起来的,我不为你们着想,谁为你们着想?我陆离以后肝脑涂地也要报答你们的知遇之恩,你们的命运、你们的幸福就是我陆离此生的头等大事。”陆离站在人群前面大声说道。
现在议事厅前面的大广场就是他们经常集合的场所。
听了陆离的话,民众就沸腾了:“大当家的万岁!”
“陆离万岁!”
“我们永远支持你!”
“静一静!以后谁也不能命令你们,谁也不能替你们做主,你们自己替自己做主。谁要命令你们,他就是想压迫你们,想骑在你们头上,你们允许吗?”
“不允许!”人群齐声喊道。
“好了,做你们自己的主人吧,你们的任何要求,任何想法都是合理的,应当的。我还有一件事提醒你们,我们中可能还有叛徒在潜伏着,你们一定要睁大眼睛,揪出叛徒,保卫我们的天行山!”
“好!”人们齐声回答。

就这样,慢慢地天行山就乱了套,陆离的心腹带着流氓兵开始对不顺眼的人和物打砸抢,一些誓要效忠陆离的士兵也严格执行陆离的吩咐,睁大眼睛观察身边每一个可疑的人,一些正直的人怕引火烧身,不得不谨小慎微、三缄其口的生活着。
天行山的财物慢慢控制在陆离一人手里,他把钱分给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人,他们过上了比较富裕的生活。
这股民众运动的洪流向每一个人冲击而来,这股洪流使得平时清晰明了的是非善恶等观念也变得模糊不清起来。一些打砸抢的流氓在和平时期可能会被逮住打一顿,或者送官,可是一旦披上了民众的外衣,人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似乎披上了这件外衣,他们的胡作非为就拥有了合法性的基础。

广志等人在这种时候只好以沉默来自保,唯恐不小心惹恼了哪个民众,引起公愤。前面说过,他们这时候只相信陆离一个人。
利贞也糊涂了,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她觉得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可又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这天,陆离又向她提起了那个话题。
“利贞,你考虑了这么久,想清楚了吧?我的好人儿,你不要再折磨我了好吗?”他拉着她的手,可怜巴巴地说。
利贞有时候觉得陆离也挺威风、气派,尤其是他站在人群里对大家讲话的时候。人们是多么欢迎他啊!说明他魅力很大。
利贞犹豫着,没有说话。
“利贞,你看,我管着这么大一个天行山,有些力不从心啊,我真的需要你啊。以后我们还要去攻打子虚县城、德州等等,你不愿意帮我吗?”
听了这些,利贞有些动心了,她想:其实陆离也是一表人才,有雄心壮志,不是一般的俗人可比啊。

“如果我同意的话,你准备怎么办?”利贞俏皮地对他说。
“你同意了?你真的同意了?”陆离狂喜,“利贞,我真的好爱你,你不光人美,心也美,今天晚上我们就洞房吧!”
“什么?”利贞变了脸,“今天晚上就洞房?你不求亲?不下定礼?不举行婚礼?”
“哦?这些就省了吧,我们又不是那些俗人,讲究这些虚礼干啥?”
利贞嗖地站了起来,说道:“这可是我一辈子的大事,怎么能省了?对你来说办这些事也不是什么难事吧?难道你没有诚心让我做你的妻子,只是玩玩我?”
“哎呀,利贞,我可没有那样想,我会一辈子把你供在我心里。我只是觉得,觉得太麻烦了,我等不及啊——”
“没有婚礼,休想让我做你的妻子!”利贞一甩手走了。
“妈的,”陆离气哼哼地想,“家里的黄脸婆真碍事!如果利贞不同意的话,我还真的回去先休了那个黄脸婆,真麻烦!”

那天,一个拍马屁的人不知道从哪里给他买来了一台照相机,他学会了之后,就到处找风景或者给人们拍照。看到利贞,他心里有了主意。他把利贞叫到他的屋里。
“利贞,我想给你拍一副照片,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就天天看你的照片。”
“到外面拍吧,这里太暗。”
“不,不,我想拍一副你没穿衣服的照片。”
“哎呀,流氓,不行。”
“怕啥?反正你迟早是我老婆。我答应你,等拍完照后,我就跟你举行婚礼。”
“那也不行。”
“你穿着里面的小衣服怎么样?求你了,你又不愿意立即洞房,我都急死了,在我们结婚之前,我想晚上抱着你的照片入睡。”
利贞想了想,同意了,但警告他不许趁机占她的便宜,她可不是好惹的。陆离怕闹黄了事,自然听从她的。
就这样,陆离拍了一副她只穿着内衣的照片。照片洗出来后,陆离左看右看,爱不释手,晚上真的抱着照片入睡,欲望高涨的时候,就对着照片快活一番。

这样一来,陆离越发急不可耐了。他想:家里有妻子就有吧,反正谁也不知道,除了他的几个心腹兄弟,他曾经派他们去他家里送过钱物,他们知道也不会出卖他的。在天行山摆几桌酒席,走个过场,能骗到利贞就行,也不算停妻再娶吧,就算了又怎样?谁还敢来找他的不是?
于是,陆离通知他的几个心腹兄弟大办酒席,准备他的婚礼。他派人去采购了许多贵重的寝具、衣服、首饰等等,作为送给利贞的礼物。一场草草的婚礼之后,军民们吃喝了一顿,当做庆祝。利贞虽然不满意,但也算是举行了婚礼。
宴席还没有结束,陆离就迫不及待拉着利贞回屋了。

“宝贝,我终于得到你了。”两人还没有进卧室,还在大厅里,陆离就抱着利贞开始亲她。
陆离正在狂热之际,觉得有几个人进了大厅,还有声音响起来。
“爸爸!”
“老公?”
两人吃了一惊,赶快分开看时,发现一个乡下女人带着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站在他们面前。
“她是谁?”两个女人几乎同时问道,不过一个是凶巴巴地问,一个是弱弱地问。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