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人套用唐诗人王建作《新嫁娘》,写了一首凄惋哀绝的诗,诗曰:三日入厨下,洗手作羹汤,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小姑说太淡,加盐复添酱;小姑说太咸,赶快抓把糖。食之难下咽,倒进猪食缸,寄语怀才者,勿做新嫁娘。

电影方面的编剧其遭遇往往如此,实际情况是,他们不仅要迎合一个“姑”的脾胃,一层层的公公婆婆都有权指手划脚,稍有锋芒的剧本往往在摇篮里就遭扼杀。这就使得今年上映的电影较之去年大为逊色(话剧舞台的情况也复如此)。估计明年的国产电影的前景也未可乐观。

请看以下材料:“一些创作人员思想上存在着躲避现实、绕开现实生活中尖锐矛盾的倾向……而出现了大量写旅游、写异国情调,写惊险以及一些较平庸的写爱情的片子,这样的剧本写一个,成一个。尽量不接触社会重大矛盾,哪里阻力小往哪里走,即使本子质量不高也能被录用。”(引自十八期电影艺术参考资料)

为什么会出现上述情况?就因为今春以来我们的负责同志太“重视”电影和话剧的缘故。

今年的电视剧比较兴旺起来了,全国共有一百多个,这是可喜的现象。我看到一些报刊非常热情的号召大家来重视电视剧,拜读之余,未免担心,因为公公婆婆都来“重视”的话,电视剧的创作势将面临着电影那样的命运。而今年的电视剧之所以比较兴旺,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与它还在婴儿时期,有关文化和意识形态的领导方面还无暇顾及,因而受到的干涉较少不无关系。我们的剧作家发现此处关卡少、比较自由,大家都乐意为打开电视剧的新局面而贡献其力量,情愿到广播电视部门做新嫁娘。

按理讲,“重视”和“加强领导”是好事情,不能和“横加干涉”划等号。然而经过这两年的实践,研究了电影话剧创作的一起一落,研究了电视剧和电影的此起彼落,可以这么说,真正懂得“重视”在点子上的领导同志,能够放手、放心、放得下的同志,实在不多。好多公公婆婆则以“老正确”的姿态喜欢求全责备,多找毛病表示自己水平高;喜欢命题作文;喜欢下禁令;喜欢把印好的刊物送造纸厂去做原料,喜欢用大剪刀来表达对电影的批评;喜欢报喜不报忧的“歌德”作品等等。曾记得去年有位首长来观看刚拍成的电视剧,在他的“重视”之下,这个电视剧差一点一命呜呼。后经电视台方面据理力争,总算争了个“收回成命”。此剧在公演后获得了普遍的好评。

对这样的“重视”,实在只能敬谢不敏。

一九八O年十二月七日《文汇》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编者注:为纪念王若望先生,本站特转此文。文章的观点,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