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今天推出了十篇文章,总共归于底下五个专栏:《认识问题》一篇;《探索道路》三篇;《运动留痕》四篇;《读史论今》和《文艺春秋》各一篇。下面我们来简介各篇文章。

认识问题

亮均的《评美国发布的中国2015年人权报告》简述了人权、美国发布《中国人权报告》的原因和改进意见、人权报告的意义、以及各国应该如何对待中共的侵犯人权问题,同时综合今年的报告,给出一些有关中国人权的数据。

探索道路

查建国的《谈民主转型的路线图》提出自己的“两阶段论”:开头的“渐进阶段”是一个“缓和渐进的、改良非暴力的、……、勇气积累的较长”的过程;末尾的“突进阶段”是一个“激烈突进的、断崖雪崩式的、非暴力为主的革命,……的较短的”的盛典。

温云超的《新刁民运动──惟恐天下不乱党行动指南》认为:“为抗争而进行任何形式的串联都几乎不可能,所有有组织的反抗都被扑灭在萌芽状态。”因此,采用“新刁民运动”就成为了运动的不二法门。我想,采取这样的路线至少有需要斟酌一下底下两个问题:

◆会不会破坏运动的道义形象而伤害了运动的发展?

◆果真促了变,运动的“刁民”贯性会不会让民主建设所立即切需的公民道德、公民能力、乃至公民社会难以养成、形塑?

白信的《关公战秦琼?中文互联网改良与激进之争的虚妄》从几个方面切入而深刻议论了“激进和改良之争”和“口炮党和公知之争”,写得很好。我想,就这个时期的运动策略而言,中国民主化运动应该是摔“柔道”,而非去打乒乒乓乓的太祖拳;是让水滴石穿,而非以卵击石。

运动留痕

自由亚洲电台指出《刘晓波获诺奖六周年.中国网络严禁搜索.刘霞处境堪忧》。为何中共要严禁网络的搜索“刘晓波”?因为中共害怕刘晓波和他之所以因而被判处11年徒刑所从事的志业。中共为什么如此迫害刘霞?因为中共要吓唬已经起来和即将可能会起来反抗中共者的家属。

上海市的冯正虎长期以来一直践行“理性.公开.合法.非暴力”形式的抗争。这是他正在进行着的一个活动:《冯正虎竞选上海市杨浦区人大代表──致杨浦区仁和苑小区选民的公开信》。在极端缺乏活动空间的现在,最最需要的正是使用这种形式的斗争来争取扩大稀缺的空间。……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港独人物梁天琦提选举呈请图推翻禁参选》。这是“理性.公开.合法.非暴力”抗争的另一个现例。

自由亚洲电台的《台湾国会西藏连线成立.跨党派为西藏自由发声》表明:同样面对中共霸权欺凌的台湾人和藏人已经开始学会携手抗争;台湾立法院所里面所成立的“台湾国会西藏连线”获得跨党派的参与和关切;而这个连线已经关切起同样遭受中共政权迫害的港人和维吾尔人;……

读史论今

刘汉城是生于新加波的华人,他的《用中国的古籍和公文探讨对西藏和中国的关系──西藏从来就“不”是中国的》根据可靠历史文件证明“西藏从来就‘不是’中国的”。做好这一项目,他不但需要费时搜索文件,不但需要严格进行推理,还需要有冒犯“政治不正确”的巨大勇气。

文艺春秋

把一曲《烧肉粽》唱红自己而被粉丝称呼为“烧肉粽”的宝岛歌王郭金发,在一场演唱会中突然倒下不起而去世。《民报》发表一篇《低音歌王郭金发.唱压轴烧肉粽歌曲中倒下辞世》;我们又找了另一篇《郭建盟拚连任.肉粽歌王郭金发抱孙助阵》,以这两篇送给台湾、中国、以及其他地区的粉丝留作纪念。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2016.10.10 特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