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此“六四”十五周年之际,有三个问题需要澄清。

1、中国是先经济改革后政治改革吗?

不少人在谈到中国和俄国东欧等国改革之异同的时候总是说,俄国东欧是先政治改革后经济改革,中国则是先经济改革后政治改革。这种观点根本不得要领。导致中国与俄国东欧改革路线分道扬镳的真正区别仅在于一点:那就是,面对著一波一波的自由民主浪潮,你到底是镇压还是不镇压,杀人还是不杀人。什么苏联解体,什么东欧剧变,无非就是共产党不好意思再杀人了而已。

还要说明的是,虽然有时我们也说中共应该著手实行政治改革,这话听上去好象是要求中共去做什么事情。其实,我们不是要求中共做什么,而是要求中共不做什么。我们无非是要求中共终止政治迫害,别人发表了什么不同政见或表达什么不同信仰,不去抓,不去镇压,这就够了。

2、中国是在渐进改革吗?

有不少人说,中国的民主改革是渐进的,不是激进的。不对。应当看到,对民主改革而言,有些问题或有渐进激进之分。譬如选举,选举可以先开放地方选举然后再开放中央选举,可以先开放部份议席然后开放全部议席。此可谓渐进。但是在另外一些问题上却不存在渐进激进的问题。譬如言论自由,那就是取消因言治罪,释放一切思想犯。先前抓的思想犯多,后来抓的少一点,这不叫“渐进”。一般来说,专制政权施行政治迫害,在数量上都是由多而少的。那未必是统治者变开明了,而是因为臣民大都驯服了。杀人立威,威一旦确立,人就可以少杀了。因此,我们不要轻易地把任何压迫在程度上的减缓都视为民主化的“渐进”胜利。

当然,这一提醒也许是多余的。一个触目惊心的事实是,在“六四”后这十五年,因政见或信仰而遭到迫害者,数量大大超过“六四”之前的十几年。因此,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六四”后中国的民主化在“渐进”。还要说明的是,民主派由于自身力量的弱小,只能一点一滴地向前推进。你可以把这种策略叫做渐进。但是对于当权者而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只在一念之间,无所谓渐进不渐进。简言之,“六四”后这十五年,中共在坚持政治迫害上毫无松懈迹象。说它在自由民主的方向上循序渐进是完全没有根据的。

3、中国是在和平演变吗?

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发生了很大变化。由于这些变化都是在没有发生暴力革命的情况下进行的,所以有不少人将之称为和平演变。问题是,中国发生的这些变化,固然是在没有发生暴力革命的情况下进行的,但同时也是在没有改变一党专政的情况下进行的,而一党专政本身就是暴力。所谓和平,只是专制政府自己滴血不流,民众的血却是天天在流。民众没有对统治者使用暴力,统治者却天天在对民众使用暴力。中共当局天天都在对党内的和民间的以和平方式进行的各种抗争采取暴力手段镇压。尤其是在“六四”之后,政府暴力变本加厉,肆无忌惮,在光天化日之下,稠人广众之中都敢赤膊上阵,不单是政治上的反对派,也不单是不同政见者和不同信仰者,还有参加和平请愿的工人,进城打工的农民,被拆迁户,艾滋病人,等等等等,都成为政府暴力镇压的对象。政府暴力行为恶性发展,中共政权越来越依赖暴力,整个社会也越来越弥漫著暴戾之气。这怎么能叫和平演变呢?

文章来源:人与人权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