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1日习总心情指数:-10。

今日心情较之昨日:小好,+1。

小好理由:为渔船撞沉敌舰点赞。

本月7日,我英勇的渔民在韩国海域捕鱼时坚决勇敢果断地撞沉了一艘韩国巡逻艇。我为此点赞,内心十分钦佩。韩国政府不给中国人民面子,强行在他们的国土上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不但严重侵犯了中国的国家利益,也让举着红旗进汉城的中国人民伤透了心。

对此我做出指示:马上把肇事者扭送韩国法庭受审,加倍赔偿韩方的经济损失。已经伤了中国人民的心,千万可别再伤了韩国人民的心。

英国《金融时报》周一(10月10日)报道了最新的研究和统计分析结果,称我高调的反腐败行动,似乎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没有改善反而有损中国共产党的形象。无独有偶,一些海外反共党人忽悠民众说我的反腐会使我成为中共政权的最后终结者。

又是想当然,用愿望代替事实。外人作此判断是因为“洋盘”(沪语,愚蠢之意),不懂中国人的心思,反共党人有此说是因为被反共情绪冲昏了头(情绪使人智商降低)。中共自建党以来,从未中断过在他人看来纯属作死的自残、自杀行为。譬如1931年的打AB团,杀死红军干部达7万之多。1935年差点把我父亲习仲勋给整死。1942年的延安整风,杀死中共党员干部一万多。1955年的肃反,包括中共党员在内,被屠杀者达77万之多。1966年起的十年文革,干部党员被整死者超过百万。请问,中国共产党政权因此终结了吗?

而我,仅仅请他们去监狱疗养休息,没有杀过一人。秦城的居民们对我的恨,绝对比不过解放后枉死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对毛主席的深仇大恨。大家应该知道小平同志等曾经动过杀毛夫人江青的念头吧。连人家遗孀都要杀,那个恨该是多大的恨啊!所以,我对中共体制的冲击力道与中共过去的政治运动相比,不是我谦虚,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昨天的《费加罗报》指出,根据不成文的规定,2012年11月以来当政的中国领导人应该在2017年底举行的下届中共全会上指定自己的继任人选。然而他们认为,自毛泽东以来最为专权的我极有可能违背这一传统。这是最近数月来,一些专家提及的话题,一些接近北京政权的人士也向《纽约时报》披露了相关信息。甚至有传言说,我有可能维持政权至2022年之后。

不对。明年十九大上,我会推出我的接班人人选。至于是谁,老实说我现在还没想好,但一定会在明年大会之前作出决定。因为我不想破坏改开后党中央的集体领导体制,也不想破坏每隔十年由现任总书记选定接班人的党内不成为的规则。推翻现行规则很难,会得罪很多人,因为大家的布局都是跟着这些成文或不成为的规矩走的,一旦有人出面坏规矩,几乎要得罪这个圈内的所有人,何必?不应该也不需要。

江泽民同志不垂帘也听政了十年,小平同志更是霸占着最高权力到死。所以根本不需要明目张胆搞独裁之形也能行独裁之实。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