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某同志,生了一种奇怪的病,我陪同他寻到了那位名闻海内外的神经科医师弗洛依德博士,我任翻译,病家介绍其症状。他说从事公务已数十年,六十五岁甫告离休。为了照顾他的情绪,单位里仍保留他原任×长之宽大办公室,内中陈设一切如旧,彷纪念馆之格局焉。离休后三天他一如既往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发现竟无人擦洗桌椅,热水瓶还是三天前之冷水,呼勤杂工来,漫无应者。试着拿起电话分机,总机女同志问道:“打给谁?”他一时答不上话来,怒掷话筒于办公桌,随即伸纸写指示近六百字,大意谓:我虽退居二线,但耳聪目明,大脑功能并未衰退,有关本单位重要会议,仍希通知我参加,我决不迟到早退等语,孰料此文发出,如石沉大海,乃喟然叹曰:想当初只消在公文上画圈一枚,办公室,秘书科,七、八名副职皆奉命惟谨,如今亲自撰文六百字,所费脑力超过画圈六百有余,诸人弃若敝履。抚今追昔,彻夜难眠,大概得了神经衰弱的失眠症。

弗洛依德博士开两个处方,一为物理疗法,一为化学疗法:物理疗法是给前×长寓所安装一个直通机关门卫的电线门铃,凡有进办公大楼接洽公事者,寓所之门铃也向主人报告“客来矣”,使其无冷落与“车马稀”之感。另外,装置一台会议专用电视机,一按开关,使自己又复浮沉于会海的图象中。至于化学疗法,弗洛依德在药方上用德语写道:“×长先生缺乏一种稀有元素,须日服该稀有元素0.5毫克。”他用“0”代表稀有元素,我们问弗洛依德博士:“这氧气难道是”稀有元素“?”他笑笑说:“不。这是个谜。稀有元素的产地在贵国,请照贵国人之念法即得”。(谜底在本篇之末)我与老友恍然大悟,笑道:“真不愧是病态心理学大师,”怪病竟霍然而愈。

《漫画世界》一九八五年第二期

谜底:是一个“权”字。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编者注:为纪念王若望先生,本站特转此文。文章的观点,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