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9日这天,对于无数的佛教信徒来说,非常不安。我最先是从BBC中文网得知,印度喜马偕尔邦警方突然闯入嘉瓦噶玛巴在达兰萨拉的寺院,据称发现了巨额金钱,其中包括中国钱币。而“印度电视新闻报道说,印度安全机构打算盘问噶玛巴活佛,问询他同中国的关系。……噶玛巴活佛被怀疑计划建立亲中国的寺院。”

这个消息令人震惊!首先,我们震惊于印度方面草率的行为。作为佛教最高的精神领袖之一,作为藏传佛教至高无上的法王,作为喜马拉雅地区所有佛教信徒的上师,嘉瓦噶玛巴从来就有成千上万的信徒虔诚信仰、由衷供奉。说实话,无论是哪个国家的货币,即便价值巨额,都根本不算什么。想当年,嘉瓦噶玛巴驻锡西藏楚布寺时,每日信徒如潮,所供奉的金钱堪比印度方面的爆料!

其次,我们震惊于所谓“中国间谍”的说法,这是一个极大的侮辱!不仅是对嘉瓦噶玛巴的侮辱,也是对这半个世纪来,不堪压迫而翻越雪山逃离故土的所有藏人的侮辱。世上没有人乐意冒着被枪杀、被追捕的危险,而逃离自己的家园。十一年前,不足十五岁的嘉瓦噶玛巴,以无与伦比的勇气,历经八个昼夜,逃出备受压抑的西藏,我们每个西藏人都知道他的故事,深深地敬爱他,以他为信仰的化身。

第三,这也是至关重要的,我们震惊于这背后可能的阴谋。这绝不是印度方面(包括媒体)在嘉瓦噶玛巴流亡印度已经十一年之后犹如突然苏醒而发起的行动。事实上,从嘉瓦噶玛巴历尽艰难,抵达达兰萨拉起,中国方面就没有停止过各种软硬兼施的动作,一个个说客以各种身份、各种面孔穿梭,而十一年来,嘉瓦噶玛巴从出走时的少年,已成长为一个二十六岁的佛教领袖,与此同时,他兼具藏人领袖的理念与信念也日益坚定,日益昭示于世界。据某些消息来源,中国方面针对嘉瓦噶玛巴的“政策”,近年来已经转向通过印度方面来施加压力,一方面派人拉,一方面在背后唆使人打,其目的在于迫使嘉瓦噶玛巴不得不再次出走。——那么,去向何处呢?中国方面一直企望的是:噶玛巴能够“回头是岸”!

记得嘉瓦噶玛巴出走当年,深受当局器重的某位活佛如此表露过他的看法:“噶玛巴为什么就不能忍一忍呢?他应该多想一想噶玛噶举的事业。”还说,“噶玛噶举的太阳刚刚升起,天空就出现了乌云。(中国)政府本来一向不看重噶举,眼里只有格鲁,现在因为噶玛巴,态度才有变化,这下恐怕会急转直下。”这表明,如果嘉瓦噶玛巴只是谋求本人以及本教派的利益,委曲求全地留在境内藏地,将比逃出去更有好处。

这是一个艰难的时刻。当嘉瓦噶玛巴遭遇诬陷之时,那个黄雀在后、企图渔翁得利的阴险者,此时此刻可能正在弹冠相庆!就像二十二年前,十世班禅喇嘛突然圆寂,地方官员们举杯庆祝。多年前在楚布寺拍摄过纪录片的汉人作家唐丹鸿在推特上说:“由于噶玛巴的宗教地位和人心凝聚力,关于噶玛巴成为达赖喇嘛接班人的可能一直受到关注。那么,是谁最想把噶玛巴说成间谍呢?若能成功地把噶玛抹黑成间谍,谁将是最大受益者?中共。谁将是最大受害者呢?藏民族。对中共我从来不惮恶意推测,无论多恶决不会过。”

也因此,需要境内外藏人的团结,需要我们像护法一样捍卫遭到污名化的嘉瓦噶玛巴。一位名叫Kunchok Norbu的僧人在Facebook上的留言,给我增添了这样的信心。他写道:“我倒是认为这是对于噶玛巴的一次绝好的人生磨砺机会,我相信他终会妥善的处理,虽然贵为仁波切也不一定一生都不经历一点坎坷吧!放心,我们期待他的表现吧,连这点困难都克服不了的话,将来他怎么引领西藏人民呢?!”

2011/1/29,北京
(本文为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1年2月16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