篡改党章就是反党

时文:(天津市委新任书记)李鸿忠强调,……习近平总书记作为党中央的领导核心,体现了党和人民的最高利益。我们要坚决维护党中央作为全党的领导核心,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作为党中央的领导核心,坚决维护领导核心的绝对权威,政治上坚定不移、组织上坚决服从、感情上深刻认同,赤胆忠心,声由心发,确保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始终与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天津市委常委会开展“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专题讨论》,二○一六年九月二十八日《天津日报》

插嘴:中央领导一再要求全党“守规矩”。党的最大规矩乃是党章,它规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的职权乃是“负责召集中央政治局会议和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并主持中央书记处的工作”(第二十二条),并无当“核心”号令各委员的权力。小小一个市委书记李某,不仅篡改党章擅自任命“中央核心”,还制定只要坐上核心的交椅就一定“体现了党和人民的最高利益”的“理论”。按党章第十条确有“维护一切代表党和人民利益的领导人的威信”之规定,但是第一,它既然指出有“代表党和人民利益的领导人”,自然也有并未如此者,代表利益云云并非任何“领导核心”都能做到都愿做到的。毛泽东当了几十年“党中央的领导核心”,至少未能代表大跃进大饥荒饿死的几千万饥民的“最高利益”吧。第二,即使合格的“代表”同志,党章在规定维护他们的威信之前,还特别“禁止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要保证党的领导人的活动处于党和人民的监督之下”呢,哪能给他不受监督的“绝对权威”!李某这种比“妄议中央”更为严重的篡改党章,还不算反党吗?还不该制止吗?

公检法命百姓穿“新衣”

时文: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有权依法向有关单位和个人收集、调取电子数据。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如实提供。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收集提取和审查判断电子数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二○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

插嘴:“公检法”衙门上述“规定”所自授“调取电子数据”的权力,涉及人民日常生活交往中形成的“网页、博客、微博客、朋友圈、贴吧、网盘等网络平台发布的信息;手机短信、电子邮件、即时通信、通讯群组等网络应用服务的通信信息;用户註册信息、身份认证信息、电子交易记录、通信记录、登录日志等信息;文档、图片、音视频、数字证书、计算机程序等电子文件”,不仅直接剥夺宪法第三十五条至四十条的种种公民权利,特别是言论、出版、结社、信仰、人身自由权利,以及“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不受侵犯的权利。以“公安六条”大破宪法的文革历史不仅正在重演,更使全体公民都在皇帝面前穿上“百姓的新衣”裸奔了。

资深佳人慎宽衣

时文:习近平同志指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以中华文化发展繁荣为条件”。这一重要论断,深刻阐明了中华文化发展繁荣对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意义,也深刻阐明了中华文化发展繁荣的时代使命与责任担当。

──王蒙:《着眼民族复兴伟业推进文化发展繁荣》,二○一六年九月十九日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插嘴:且不论封网禁言砌墙塞听不准妄议必须姓党的“文化发展”如何能使“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只看那“习近平同志”组务繁忙日理万机,连引领全球经济的G20国际会议的主旨发言都无暇自撰,所以才把臣僚草呈的“宽农”念成“宽衣”。王前部长究竟曾是一代文霸,而今即使甘愿屈尊屈膝为后学习某鸣锣跪台,又焉知他口里哪句话是该同志自己的“重要论断”、哪句话是奴仆们的深刻或未必深刻的“阐明”,你的鲜花究竟插向何物呢?唉,卿本资深佳人,何苦跟着宽衣呢?

无人“有效当选”

时文: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辽宁省人大选举产生的部分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当选无效的报告,确定四十五名全国人大代表因拉票贿选当选无效。……全国人大和地方各级人大选举法第五十七条规定,以金钱或者其他财物贿赂代表的,其当选无效。全国人大常委会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经审查认为,这四十五名全国人大代表违反选举法的有关规定,以违法行为当选,应当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确定其当选无效。

──《全国人大常委会确定辽宁四十五名全国人大代表因拉票贿选当选无效》,新华社二○一六年九月十三日电

插嘴:辽宁贿选曝光,全省沸沸扬扬,六百零一名省人大代表有四百五十四位因涉案而(被)终止资格,不知再开会时怎样才能凑够法定人数,该会多数非法代表此前通过的决议是否有效?不过那究竟是别人省里的事,与我并无直接关系。要紧的乃是以上引文里“拉票贿选”的四十五位全国人大代表,就已经代表到我本人了。查十二届全国人大首次会议召开于二○一三年,这些“以金钱或其它财物贿赂代表”的代表居然非法代表了我本人逾三年!我正准备拍案而起质问他们,突然转念一想,他们之花钱花物去买代表当,无非表明如果不花财物就当不上;而其他不花一文稳坐当选的代表们又真是自下而上被“选”上去的吗?他们可是经过各级党委层层“民主协商”进入“候选名单”而“拔”上来的啊。这样看来,真正违背上意而被“选”出来的,倒是那四十五位“无效当选”的人士了?那么我们的全国人大代表里面,究竟谁是“有效当选(非当‘拔’)”的呢?

支部建在床上

时文一:在辽宁盘锦有一个四世同堂的幸福之家,八十二岁的卜奶奶三年前成立了家庭党支部,如今三年过去了,一共十八名成员的大家庭,党员由六名增加到了十名。……卜凤彬说:在家里也得有党支部。习近平不是说,哪里有党员哪里就得有支部。

──央视新闻客户端:《家庭党支部,家风来育人》,二○一六年九月十六日

时文二:湖北宜昌“王秀英家庭党支部”挂牌成立,这是该市首个“家庭党支部”,七十七岁的王秀英老人任党支部书记,女儿李忠奉任组织委员,侄儿李尚军任宣传委员。……伍家岗区组织部和大公桥街办得知后十分重视,经过审批后,“王秀英家庭党支部”正式成立。

──中国新闻网:《宜昌首个“家庭党支部”成立》,二○一一年五月十七日

时文三:今年七月一日,在党的八十八岁生日当天,湖北省黄梅县黄梅镇大胜坡村党总支第三党支部宣告成立,与别的支部不同,这是黄梅县第一个正式成立的“家庭党支部”,成员是大胜坡村党总支书记兼村委会主任邹习民一家父子四名党员。……全家四名党员,成立了全县首个“家庭党支部”,每月至少召开一次支部会议,三兄弟间相互借鉴成功经验,共同分析预判经济形势,规避市场风险,遇到困难大家相互通气,一起商量解决。

──新华社:《党旗在创业路上高高飘扬》,二○○九年七月七日

插嘴:以上三条新闻,其实都已不“新”:所报的“家庭党支部”,最晚的也成立于“三年以前”,而今三岁了;更大的已有五到七周年。查政党的基层组织建在何处,其依据为各党的任务。当年孙中山为推翻满清的起义而组织秘密团体,把“兴中会”与其它民间会党组织包括青红帮联合成立“同盟会”,以后的国民党的基层就实际是种种团团伙伙了。中国共产党要实行“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就把支部建在造反军连上;取得政权以后须对全民实行“单位管理”,支部于是建在“基层单位”。倒是在国共以前的千年皇权社会里,天子(天的儿子)“以孝治天下”,天下“总老子”的统治权力最终乃靠家族血缘而遍及每一个家庭。看过陈忠实的《白鹿原》的朋友们当很清楚,那白鹿村里的白鹿两姓祠堂,就是代表帝王统治村民的“支部”,要紧得很呢。要是说,国共两党建党所依靠的是党员的忠诚,那么白鹿原似的“支部”就是依靠血缘关系亦即床上关系了。现在媒体如此这般地宣传该关系,是否意在使每个家庭都因血缘而“姓党”,因而个个支部都“任人唯亲”呢?

不过白鹿原的祠堂是只认亲属的;而中共的支部却有上级党委管着,以上三个家庭党支部有两个已经写明批准或领导自己的上级,另一个更说明其建立是遵照上上上级总书记的指示。准此我倒为党卜奶奶党王秀英党邹习民三同志有个担心,就是哪天你们的上级组织发个党内文件,说你们应该按规定年龄退休,兹另派某同志去担任府上的支部书记兼法定代表人,家人未得法定代表人批准不得出门买菜或交往,你们和你家怎么过日子呢?

动向2016.1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