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壮汉夜袭铁血救国会,谢穆澜孤胆勇夺手枪

话说张发贵派人打听到铁血救国会的驻地就在香港花园道附近,於是调遣骨干力量趁着暮色将至,准备夜袭铁血救国会驻地,趁机掳绑梁复生一干人等。
於是两位粤西来的带头大哥各自身上跨口最新制式的美国微声手枪,带着一路人马鬼鬼祟祟的来到了铁血救国会的驻地周边,只见那青石砌成的围墙有五米多高,一般人是翻越不过去的,见到此番情景众人想到叠成人字罗汉的办法,让粤西来的两位带头大哥顺着人梯先行进去窥伺动静,其他人则负责占领周边据点,包围这座花园洋房,以防梁复生等人逃窜。
两位带头大哥不愧是行伍出身,翻身从墙头一跃而下,蹑足潜踪脚尖儿着地,真有鹭伏鹤行之能,那身手真真儿如此了得,不经让人刮目相看,不一会功夫这俩人就侦查清楚了院子里面的一切动向。
梁复生等人对屋外发生的一切浑然不觉,当晚铁血救国会的全体成员都在屋内开会,大家正在商量如何开展稽查宋子亮一事。
梁复生心中举棋不定,深情凝重的说道:只准备了一桌菜,突然来了两桌客,你们说说我该如何应付?
杨涟回复道:宋子亮这边到不是什麽难事,我听说孚中公司正在招纳雇员,我们可以通过应聘途径混迹到里面去,只要能够耐心蛰伏数月,总能够抓住宋子亮的把柄,现在难就难在地下党这边,从台湾方面发来的电报内容看,他们这次来头不小。
话音刚落,突然门口闯入两位训练有素的大汉,众人愕然,只见他们拿着两把微声手枪朝着人群当中一阵乱射,众人来不及躲闪,那铁血救国会稽查大队的两位队长俞小明丶林增辉不幸被子弹击中,鲜血浸了一地,不幸失血过多而一命呜呼。
众人抱头鼠窜,那弗兰克正要翻窗逃走,又被他们补了一枪,顿时脑门开花命陨黄泉,行刺的人当中一位带头大哥提着嗓门喊道:都不许动,谁动我就杀了谁,现在我们命令你们把双手放到脑後勺,蹲在地上,谁起来谁的脑门就要开花,如果你们不想死,就老老实实的给我蹲在地板上不许动。
众人只能乖乖的蹲在地上,双手抱住後脑勺,谁都不敢轻举妄动,唯独这谢穆澜,也不知道她是不怕死呢还是过於义愤填膺,竟然从人群当中猛然蹿了起来,众人被她的英勇无畏所感染,谁都不曾料想她会有如此的惊人之举,梁复生觉得她不要命了,拉住她背後的衣角竭斯底里的抱怨道:你找死,不要活命了啊!
那带头大哥见到谢穆澜不听使唤,怒目圆睁,像是要吃了谢穆澜方能解恨一般,只见带头大哥行至谢穆澜的跟前,把抢口熨贴在谢穆澜如花似玉的脸蛋上,一只手又抓耳饶腮疑惑不解的问:你怎麽不怕死?
谢穆澜答道:你今天杀不了我们,因为你们没有子弹了,你们总共开了12枪,所以你们没有子弹了。
带头大哥:你胡说,既然你想让我们喂你吃子弹,我就带你去见阎王。那谢穆澜也不是被吓大的,只见她双眸紧闭,早就做好了被枪毙的准备,料定他的枪膛里没了子弹,可梁复生不这麽认为,他觉得谢穆澜如此胆大妄为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心中不觉惊恐万分,生怕失去谢穆澜,於是立即动身朝谢穆澜飞身扑了过去,嘴里大喊:朝我开枪,穆澜你快躲开!
那带头大哥见梁复生飞身扑来於是立马扣动扳机,结果确实如谢穆兰所说枪膛里没了子弹,梁复生和那带头大哥两人扑跌扭抱在地上一起打滚,杨涟等人见状立即起身朝那两位大汉扑去。
正当千钧一发之际,另外一位带头大哥从腰中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见谢穆澜就在自己的跟前,乘她没有防备,冷不防掳了过去,众人见状生怕他要了穆澜的姓名,不敢丝毫怠慢,只能逡巡不前。
那壮汉发话道:你们还不住手,谁感动我就杀了她,梁复生抬头一望,见谢穆澜被壮汉拿刀擒住一时没了主意,这时一击左勾拳朝他打来,梁复生只觉得天昏地悬,两眼直冒金星,粱复生身子一沉,重重的摔在地上,一时动弹不得。那带头大哥起身,身体往後退慢慢靠近他的同夥,同时又拔出另一把尖刀对着谢穆澜,这样众人就更加没有办法靠近他们了。
杨涟和徐寅也都懵了,这时的谢穆澜又猛的踩了一脚掳她的壮汉,只听到那壮汉“哎呦”一声,谢穆澜从他的手中挣脱,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地上捡起一把弗兰克掉落的手枪,朝那壮汉的脸开了一枪,只听到“喷”的一声,子弹从那壮汉的耳根旁掠过,幸好没有击中他。那壮汗眼疾手快迅速做出反映,只见寒光一闪,谢穆澜的脖子被划出一道血淋淋的口子,好在没有划的太深,没有割进动脉要害,那壮汗又一把掳掠了谢穆澜过去,杨涟看的仔细,这一来一回只有短短数秒时间,杨涟心中暗自忖道:我们初来乍道,未见得罪过谁,怎麽今天会遭遇如此大劫,见他们身手不凡,能够在短短数秒时间里面做出快速反应,想必是训练有素的职业杀手!正当杨涟正以为铁血救国会今天要被倾覆之际,突然外面传来警笛声。
原来刚才的枪声惊动了香港员警署,那两位带头大哥觉得今天事已败露,慌忙肘击谢穆澜的後脑勺,使其晕厥,俩人驮着她行色匆匆的从小门离开,还没等员警到来,他们早已经消失在黑夜的暮色之中……

回目录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