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谢小三由于有伤在身,行动不大方便,便雇了辆骡马大车,再说这样回去的话,在乡亲们面前也体面,让人家知道他谢小三在外面混出个人样了。将近城门时,谢小三忽然递给王六发一块光洋,嘱咐他,如果那些民团盘问就说自己受了些伤寒,把这光洋递过去就行了。但到了城门,却没有民团把守,不知到那儿去喝酒去了,他们很便当地出了城。

出了城就是山道,赶车人怕碰上赤匪,只得绕道小青丘过去,但那路就不平起来,太阳也快没了。谢小三被骡车颠得“哼哼”地呻吟。王六发有些犯疑起来,这么凑巧,在这官匪拚杀的节骨眼上,碰上了小三子,再加上他身上的不明不白的伤,从他被颠的叫唤声中,王六发知道他伤得不轻,莫非……王六发不敢往下想,他变得这么阔气,大把大把地花钱一点儿都不在乎,那钱似乎也挣得十分轻松,象是用别人家的钱,就是他的东家也没有象他这样出手大方。王六发越往下想,心里就越担心。趁着一段路平,跟他聊起他在外面的经历来。究竟干了些啥,变得这样有钱。谢小三支支吾吾,说是在外面什么都做,什么有钱就做什么,没个定性,跑过码头,贩过盐,开过店。说的话前言不搭后语,破绽很多。他说过他当过水手,王六发就不信,凭他个人的经验,看他的手虽然粗实,但却并没有水手拴揽绳所磨出的厚茧;还有他说他在汉口作生意怎样怎样风光,说的也不是那么可信。莫非……,他当过土匪,王六发越想越害怕,那可是要灭族的啊,他不明不白的阔绰,叫他怎么都不会相信。王六发是了解他的,知道他不是那种肯吃大苦出大力凭自己的血汗挣钱发财的人。

王六发试探地和他聊起官府清剿赤匪的情形来。说起这个话把,谢小三也不痛了,从大车上坐了起来,眼睛里放起光来,道:“他们不是匪,他们是红军,你知道吗。是‘红’色的红军。他们个顶个的都是英雄好汉,天蹋下来都不眨眼的好汉,那些官府休想把他们杀尽,他们比太平军还要勇敢,专杀狠心的地主老财、杀天下的贪官。”说到这里,谢小三觉自己有些失态,停住不说了。最后嘟哝着说:“反正红军是帮天下穷人的,象你象我这样的穷人的。”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