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旅馆,还不太恰当,只是Hunsir难民点招待客人的地方。很宁静,有风扇、地毯、雪白的床单。

最有特色的还是食堂。厨师叫阿旺札巴,自己种了一个小菜园。午饭的豆角,青菜,辣椒,都是来自阿旺札巴的小菜园子,还有晚饭的韭菜包子里的韭菜,也是来自这个小菜园子。又鲜又纯。吃不够。

阿旺扎巴有点老了,偻佝着背,他说,他出生理塘,家乡那边生长着很多很多的水果,苹果呀,桃子呀,应有尽有。他说,他的妈妈只是一个农民,被中国人打死了,他是从达旺那边跑过来的。他说,他的父亲是商人,往返于拉萨和理塘之间,卖茶和其它物品。他说,他逃往印度的路上,常有解放军的炮弹爆炸,但是,他说他很幸运,那天雾很大,雾救了他。他还说,他非常想念家乡,但是,没有可能回去了。他几乎和所有的亲人都失去了联系。

我们就这样唠着,突然停电了,阿旺札巴点上了两个蜡烛,在烛光里,接着谈了下去。

和达兰萨拉比,印度南方的西藏流亡社区,更宁静,像世外桃园。

如果没有中国入侵,如果他们留在自己的家园,会什么样子呢?一定会比把自己的家,建得更美吧?因为,不必从头开始。

而我们很多中国人可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中国比西藏进步,是他们救了西藏。所以,在西藏人面前,有种可怜的优越感。心甘情愿地陶醉在谎言里。

(待续)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2011年7月25日星期一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