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是被精心挑选示众的“大老虎”

周永康被习近平、王岐山拿下,其经过情形与薄熙来、徐才厚大有不同。薄熙来出事怨不得胡温习,也怨不得“反腐败”,要怪只能怪他自己,治家无方,禦下乏术;如戴晴女士所言,薄家的“家教不好”:儿子坑妈、老婆尅夫、亲随“叛逃”,身边最近的几个人一个赛一个地往死里作,洋相出到美国领事馆,他要不倒台,简直是没天理,“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在天之灵也保不了他。徐才厚案发也是受了亲信爱将的牵连,谷俊山不地道,供出了上司。徐才厚也不地道,收人钱财,却不与人消灾。网传九○后赵姓大陆女子在香港洗钱一百亿港元,弃三千万港元保释金人间蒸发,即是徐才厚受谷案惊吓之后做出的低水准、非专业应急动作。如此爱钱如命,死党都已经扛不住了,他既没有能力与死党切割,或者杀人灭口,又不想办法活动关系、平事捞人,一门心思只想着保住自己那一份不义之财,昏庸如此,徐才厚也是合该有事。结果,应了赵本山那句台词,“人生最大的痛苦,是人还在,钱没了”。显而易见,薄熙来、徐才厚并非预定目标,二人最大的问题大概不是腐败,而是小圈子没有管理好,攻守同盟出了差错.

周永康就完全不同了,他是被精心挑选出来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祭旗的。据官方媒体介绍,查处周永康採取了“剥洋葱”(有人称为“剪裙带”)的方式,从“四川系”的李春城、郭永祥们,“石油系”的李华林、蒋洁敏们,“政法系”的李东生、余刚们,一大批周永康党羽,包括他的秘书、部下、亲随、朋友、家人、亲戚、情人们,几乎一网打尽.待到外围扫清了,最终,反腐之剑就准确无误地落在了“大老虎”周永康的头上,任他三头六臂,任他呼风唤雨,也躲不过去了。要而言之,十面埋伏,三方合围,拿下周永康是有计划、有目的的主动进攻,是习近平、王岐山精心部署的“打老虎”战役。当习近平夸口“苍蝇老虎一起打”的时候,也许目标就已经锁定。一年多以来“反腐败斗争”轰轰烈烈,但中枪落马的省部级以上高官超过一半是周永康故旧,别人或许中了反腐“流弹”,周系人马则是一个接一个被狙击手准确命中。这与薄熙来、徐才厚由死党王立军、谷俊山所连累自然是完全不同,不是周永康的党羽招供出周永康,而是周永康案注定要株连其党羽。

周永康案的複杂性与敏感性

拿下周永康,与拿下薄熙来、徐才厚,对习近平、王岐山而言,意义当然也大为不同。薄熙来倒台之后,人们最关注的是“唱红打黑”如何中止,重庆的冤假错案是否得以平反,毛左路线是否会受到公开清算。薄案的处理虽然在司法上颇有亮点,但在政治上则是低调收场,白白浪费了一笔天赐的反左资源。徐才厚案是比较单纯的腐败案件,所谓“为他人晋升职务提供帮助”,也就是卖官鬻爵,开官帽公司,其犯罪性质无可争议,即便个别“老老虎”愿意为徐才厚“司法关说”,只要证据坐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所以,徐才厚被软禁虽然比周永康晚了三个多月,处理程序上却反而领先于周永康,且一经公佈就开除党籍、移交司法,说明此人政治上已经没有什么油水可榨了。但周永康的案情要敏感得多、複杂得多,这不仅是因为周的级别更高,曾是“九人帮”里实权仅次于胡温的重要成员.

首先,周永康案属于常规化的腐败案──虽然此常规乃是“潜规则”之规。周是精明人,不可能像徐才厚、薄谷开来那样赤裸裸地直接收钱收房,周家的巨大财富大都是通过子女、亲戚、“白手套”们以表面上合法的股权投机、商业交易等形式──尤其是通过与巨型国企之间的常规化商业交易而长时间累积形成,而这也正是“红二代”、“官二代”们普遍採用的聚敛形式。即使周永康家族仗着掌管政法系统而比他人更加胆大妄为,屡有越界行为,聚敛金额过多,侵犯了其他豪门家族的势力范围,因而引起腐败同仁的集体忌恨,但总体上,周案仍处于中共官场潜规则所默许的腐败范畴。换言之,在周永康这样的级别,有周永康家族这样的敛财行为,正常得很,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在中共高层,此为“法不责众”的常规动作。“升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近二十多年来,有哪个政治局委员、常委的子女、亲戚、情妇是从来不入商海,从来没有湿过鞋脚的呢?周永康被当成“大老虎”来打,想必他不会心服口服、低头认罪。

其次,周永康是一个曾经身处权力要津的可怕角色。在前届常委班子里,周虽然排名老九,但实权仅次于胡温二人,因为他手上有公检法、国安、武警的专政工具,有他一手创建的“维稳”帝国和超过军费开支的维稳经费,可谓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枪有枪,要多嚣张就敢多嚣张。周永康的职位使他很方便追踪收集政敌、对手乃至同僚的“黑材料”,这些“黑材料”既可用于自保,亦可用于伤人。去年薄熙来案发、“康师傅”谣言满天飞的时候,海外媒体即时曝出温家宝、习近平家族的贪腐丑闻,显系周氏人马所为。自中共十三大以来,曾经担任过政治局常委,目前仍然健在的尚有十八位,他们的家族子弟做过哪些不法生意,发过哪些不义之财,周永康即使不是事无巨细一清二楚,至少也能顺手拈来、如数家珍,何况像曾庆红家,曾与周家共同经营影视娱乐业;像李鹏家,曾与周家共同涉足海南岛房地产业,他们若不为周家“说公道话”,就不怕被逼上绝路的周永康反咬一口吗?

以上两点,使周永康案比薄熙来、徐才厚案具有更大的複杂性和更多的敏感性。以习近平的个性,以王岐山的行事风格,自然是希望一剑封喉,一招制胜,把“周老虎”彻底打翻在地,但事情未必按习王的意志发展。周永康被抓半年之后才予以公开宣佈,长达七个月所确认下来的“罪状”也仅限于“违纪”而非“违纪违法”,此即周案複杂性、敏感性超乎寻常的表徵;而习近平“个人生死毁誉,无所谓”的表白,《人民论坛》“‘大老虎’们或联手反扑”的警告,则是周案複杂性、敏感性超乎寻常的证明。

“大老虎”们会联手反扑吗?

反腐败反到政治局常委这一级,的确是一件既有象徵意义、又有实际威慑的反腐大动作。中共高层是一个“讲政治”、“讲大局”的地方,以往的情形是,若“司令部”没有跟对,很容易人仰马翻,但贪赎受贿之类,则是无关大局的“小节”。政治局委员以上,或有“红二代”身份者,很少有人真正栽在腐败上。陈希同、陈良宇倒台不过是借了反腐败的名义,实则为派系斗争的牺牲品。江泽民治下,远华走私案牵连到贾庆林夫妇,结果贾庆林毫发未伤,反而由政治局委员升为常委;胡锦涛治下,周正毅案牵连到黄菊,结果不仅黄菊无事,以“久经考验的党和国家卓越领导人”身份去见了马克思,连周正毅案也只得高举低放、从轻发落。至于“红色后代”,邓小平时代以来已经越来越变成为名副其实的特权群体,他敢犯法,人民政府不敢法办他,这个群体极少与刑事案件发生瓜葛。邓小平严打,以流氓罪枪毙了朱德的孙子朱国华;胡耀邦反腐,趁胡乔木外出开会之机抄了胡乔木的家,以诈骗罪判胡家公子胡石英有期徒刑一年半;朱鎔基办远华案,牵出姬鹏飞的儿子姬胜德少将贪污、受贿、出卖军事情报,老子羞愤自杀,换取儿子不死。其实胡石英、姬胜德判完刑之后就直接保外就医了,比陈希同、陈良宇的囚徒待遇远为优越。“红色家族”是一个享有“治外法权”的特殊群体.

如今,习近平、王岐山拿下了周永康,或许会感到很兴奋,但如何处置周永康,必定会感到很烦恼。此事邓江胡时代没有先例。处理轻了──比如按照“程维高模式”处理,把罪过安在身边人头上,周本人只承担治家无方、用人失察的责任,这样一来,“大老虎”们诚然会放下包袱,不至于联手反扑,但习近平、王岐山的“打虎”决心、反腐诚意也就完全破产了,接下来,充其量也就像打掉魏忠贤的明朝崇祯皇帝、打掉和珅的清朝嘉庆皇帝一样,空有“打虎”业绩,终究一事无成;处理重了──有人猜测周永康将戴上“建国以来最大贪腐集团首犯”的帽子而领受极刑,那当然大快人心。但恐怕不仅周家余孽会拼死反扑,将其掌握的“黑材料”尽数抖出,也必定会强烈刺激到那些与周家有着类似腐败行为的“退休的老领导”们。物伤其类,兔死狐悲,这是难免的,“大老虎”们因丧失集体安全感而坐立不安,发动某种形式的“联手反扑”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若果真如此,对于共产党这样不守规矩、不讲法治的组织来说,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二○一四年八月二十二日

文章来源:争鸣2014年9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