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韩在美国国庆日试射导弹,挑衅国际社会,刺激亚洲军备竞赛,假作调停人的中共,实际是北韩耍流氓的后台,两者演双簧,对抗文明世界。南韩态度则短视不智。

南韩民众在首尔街头抗议北朝鲜试射导弹

●南韩民众在首尔街头抗议北朝鲜试射导弹,威胁东亚安全。(美联社)

七月四日,是美国国庆日。当日美国成功发射“发现号”太空穿梭机。同日北韩连续试射七枚导弹,直接挑衅美国的意图明显。当然这也是对整个文明世界的挑衅。

中俄反对制裁,各怀居心

北韩试射的七枚导弹中,有长、中、短程。其中,长程导弹“大浦洞|2”号,原瞄准美国夏威夷,但发射失败,坠落日本海中。发射其它六枚中、短程导弹,显然是为了掩盖长程导弹发射失败的丑态。国际社会反应强烈。欧美、亚洲等地大多数国家都发表声明谴责。

受到直接威胁的日本,向联合国提出制裁北韩的议案,在联合国安理会十五个成员国中,获得十三个国家的支持。只有中俄两国反对。俄国反对,更多是出于其国际战略考量:不甘心丧失其大国地位,而有意保持对北韩的影响力。已经民主化、同时已经是G八成员的俄国,竟选择与西方民主阵营对立、对中朝等独裁者示好的外交路线,其政策取向背后,大抵是俄罗斯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情结。

中共反对,则出于更复杂的动机。其一,中共早已取代苏联,成为北韩最大的援助国,既然“投资”,就不会轻易放弃“收成”;其二,中共历来把北韩作为一张牌,用以对付美国,以便在诸如台湾、人权等问题上与美国博弈;其三,更关键的是,北京与平壤,同是当今残存的独裁政权,同病相怜,互为犄角之势。

北韩政治黑暗,经济惨淡,闭关锁国,民不聊生。形象上比中国更糟。为此,中共更乐意让北韩保持现状,以便让后者衬托出自己“较好的”国际形象。如果有朝一日,北韩也像越南那样,既搞经济改革,也搞政治改革,中共必尴尬万状,且无地自容。

北韩耍野,刺激亚洲军备竞赛

北韩发射导弹,直接威胁日本,日本国内舆论愤慨。日本政府为此决定,提前一年部署三枚PAC|3型地对空爱国者导弹;日本政要发声:考虑对北韩实施“先发制人”的打击;日本民众要求修改和平宪法、扩充军力的呼声增高;日美军事合作,更趋具体化。

值得玩味的是,北韩试射导弹后,先后传出印度、台湾、中国等国试射、准备试射、准

备部署先进导弹的消息。七月九日,印度试射“烈火|3”型导弹,未获完全成功。台湾则准备试射“雄风|3”型导弹,射程六百公里,精确度小于半公尺。这类导弹,当然只能是瞄准中国大陆。美国没有表示反对,显然是对中共纵容北韩挑衅行为的反制。

与此同时,中共通过各种管道向外透露:中共最迟于明年部署“东风|A”型(CSS|9)洲际导弹,射程一万一千公里,可攻击美国大部分领土,包括华盛顿、纽约等东岸大城市。中共计划部署这类导弹六十枚,并携核弹头,据称每枚导弹威力,相当于广岛原子弹的五十倍。此外,中共还将部署“东风|A”型的潜舰版“巨浪2号”。

于是,以北韩核武和导弹威胁为起点,一幅亚洲军备竞赛路线图,清晰地展现于世人面前。这表明,平壤撒泼,未必获利;北京纵容平壤,也未必对中国有利。所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此其情也!

南韩同情北韩,短视而不智

北韩耍野,南韩上下,却呈现奇怪的冷漠与沉默,除了“停运大米和化肥”的象征性“制裁”,南韩当局甚至声称不会改变与北韩接触的“阳光政策”。南韩没有谴责北韩,却倒过来谴责日本……受到直接威胁的日本,提到为避免北韩导弹攻击,可能考虑“先发制人”(比如,摧毁瞄准日本的北韩导弹基地)时,南韩立即高分贝谴责日本,称其为“侵略主义本质”。日本固然有过侵略亚洲邻国的不光彩历史,但那毕竟属于半个多世纪前军国主义的日本,而不属于民主转型后的日本。南韩对日本的苛责,恍如某种“出身论”:老子曾经是罪犯,儿子就一定是罪犯。“老子反动儿混蛋”。殊不知,世界大战或区域性冲突,历来都由极权国家挑起。今天,痴迷独裁的平壤政权才酷似二战前的日本军阀;而民主转型后的日本,早已成为文明世界的积极成分。

南韩对北韩的“宽容”,与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应不成比例。原因在于,南韩正由左派当政,对残暴的金正日独裁政权颇多包容;同时,南韩民间那股躁动不安的极端民族主义情绪,也为金正日的“跳高运动”作了背书和掩护。但历史上,文明国家对独裁政权的绥靖政策,从来都要付出惨重代价。若金正日当真“把朝鲜半岛变成一片火海”,大难临头的,首先就是南韩。南韩今日态度,短视而不智。

美方冷处理,实不得已

面对北韩的挑衅,布什政府表现冷静,既未“先发制人”,也未“后发制人”,仍然强调国际斡旋与外交努力,以至于被美国国内舆论批评为“软弱无力”。华盛顿知道,金正日的动作,目的无非是敲诈,企图从美方获得更大好处,诸如经济援助和直接谈判。

华盛顿更明白,“打狗还须看主人”,平壤的背后是北京,那个拥有核武器,正加紧部署“东风”、“巨浪”等洲际导弹、并继续穷兵黩武的最大独裁政权,才是呼之欲出的最大“邪恶轴心”。除此之外,伊拉克形势未稳;伊朗核危机未解;中东战火重燃,都给华盛顿构成重重羁绊和牵制。面对金正日添乱,白宫忍耐,实不得已。

北京有意拖延联合国对北韩采取行动,自告奋勇地派遣副总理回良玉率团出访平壤,号称“斡旋”,随即暗示“斡旋失败”。并假装神秘地说,从金正日那里得到“口信”。又说“如果不利用粮食和石油这一实际手段,就没有办法把朝鲜拉回到谈判桌”。如此演技,人们大可疑问:敲竹杠的,究竟是北韩还是中共?

要求北京对平壤施压的华盛顿,并非看不透这种双簧把戏,惟以假对假、以假混真、假戏真做,藉此敷衍应付罢了。回良玉访朝,主要目的,是中朝两方进一步合谋,如何继续演戏,如何敲诈美国,以及如何对抗整个文明世界。

平壤跳高,北京撑腰

北京御用学者假装诉苦:北韩试射导弹,对中国压力更大。然而,谁不知道,北韩的核子和导弹技术,大多来自中国;每一年,中方都向北韩提供大量经济援助,提供北韩百分之七十的燃料,就包括发射导弹的燃料。

北京表示:北韩发射导弹的主要原因,“是不满美国对其进行金融制裁。”这里指的是,北韩通过中国澳门汇业银行洗黑钱,美国被迫停止与该银行的所有业务,并对北韩施以金融制裁。北京的暗示,无意间泄露:其一,北京事先知道平壤发射导弹的企图,而予以默认;其二,北京为了帮助平壤脱困,更为了帮助中方自己的澳门银行,而怂恿平壤发难。

北韩试射导弹,要求被挑衅和被威胁的各方“保持冷静和克制”,只能显示:平壤跳高,北京撑腰。

中共声色俱厉地谴责日本提案是“分裂安理会”。

中共自己的“安理会主席声明”,对北韩试射导弹,仅“表示遗憾”;对北韩未预先通告民用航空和航海,仅“表示关切”;仅希望各方“通过对话”,解决危机。

中共的“草案”,仅得到俄国一家支持,沦为安理会中的“一小撮”。中共为此恼羞成怒,扬言动用否决权,阻止任何有关制裁北韩的议案通过。最后七月十五日,安理会通过折衷决议案:要求北韩停止试射导弹,其它国家不得向北韩出口或从北韩进口导弹技术。平壤随即表示拒绝接受。

北韩此次试射导弹,连发七枚。导弹大多落入介于北韩、南韩、日本、俄国和中国之间的海域,如此“乱射一气”,包括中国在内的邻国,应该感受到共同威胁。从这个意义上而言,中共对金正日政权的包庇、怂恿、合谋,牺牲和危及的,恰恰是中国自身的国家利益与安全。再次证明,中共始终是中国人民利益的最大危害者。

开放2006.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