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军涛

全委会共同主席王军涛博士在追悼会上悼念力虹

悼力虹

民主党人陈卫的挽联

王军涛:悼念力虹(根据录音整理)

我们在这里悼念力虹先生,在追溯、在追忆一个失去的生命。我们为什么要悼念力虹先生,不仅是因为他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在座的每个人,都是跟我一样的,都是富有同情心的,当每一个生命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们都会为他感到难过,但是,我们悼念力虹先生,更因为他与我们一样,他为了推动中国的进步而奋斗的群体中的一员,他为他所珍惜的事业,奉献了自己的生命。从这个角度上讲,力虹先生没有走。他实际上,使用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段历程,去燃烧、照亮他所珍惜的事业,使得这种政治迫害所要扼杀的事业,可以有更好的机会发展。作为民主党的一位后来加入的新兵,我在这里要对大家讲一下,我为什么要选择中国民主党这面旗帜。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有像力虹先生这样的一批为了中华民族的光明前程,为了正义,为了中国的社会,为了人民的权益,能够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出来的勇士。这样一种精神,我觉得,是中华民族将来能够走向昌盛,我们的人民能够走向幸福的所必须的一种精神。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学者严家琪先生,写过一篇文章,说道:民主党的千年徒刑,决定了它在中国政治发展中的历史位置,我也是看中了千年徒刑这一点,看中了包括力虹先生在内,这样一大批民主党人前仆后继的勇气和执着,就像刚才刘国凯先生所说的那样,前仆后继,为了自己的理念而奋斗,就这个意义上说,力虹先生用他最后的生命告诉世人,什么是中国民主党人。我们都是有自己的专业,我们也渴望幸福、我们也想要自由,我们也怕疼、怕死、怕受苦、怕饥饿、怕寒冷,但是为了我们心中珍惜的自由,为了我们所要追求的正义,为了自己的祖国,自己的人民,我们可以把自己的这些献出去。刚才黄翔先生,以一个诗人特有的敏感,读到了力虹先生在诗中那种对于自由的渴望,但是他为了自由,把自己几次投入牢狱之中。刚才有才先生也讲到,作为一个资深的民主党人,非常清楚,一言不慎,在中国就会遭遇到什么样的灾祸。但是力虹先生置这些不顾,就是因为有了一种精神,这就是中国民主党人的精神。力虹先生为我们未来的民主党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基础。任何一个群体,如果想发展,想壮大,仅仅靠理念是不够的,它是需要由一些共同认同的情感,有一些共同认识的历史。我相信,不论是今天我们这些民主党人在什么样的问题上有什么分歧,在讲到像力虹先生这样已经为中国民主党和中国民主事业做出奋斗,付出巨大代价的这样一些先驱者的时候,我们认同感是共同的,这是我们往前走的基础。最后,我想说,力虹先生英年早逝,给我们留下了一个课题。他不该走,即使他为了民主和自由的事业作了奋斗,受专制政权的迫害,他也不该这样的走,在这里边,除了有专制政权的罪恶,有共产党的罪行之外,还有那些失职的机构,还有那些个人的责任。所以在这里,我想告诉大家,想告诉世人,中国民主党人决不容许国内的那些专制的暴政者们,随意的、肆意的迫害民主党人,我们将成立专门的机构,追究、调查那些迫害民主党人的责任。该这个政体负的责任,这个政体负起责任,该共产党负的责任,共产党负责,该那些机构负的责任,那些机构要承担责任,该那些个人滥用自己的权利,滥用自己的职权该负的责任,他们自己个人要承担责任。最后,我还想说,力虹先生没有走。只要我们还继续奋斗,只要我们还不放下我们的信念。只要我们能够把我们这个民主党做大!做好!做强!力虹先生就可以在我们这里获得新生!!继的勇气和执着,就像刚才刘国凯先生所说的那样,前仆后继,为了自己的理念而奋斗,就这个意义上说,力虹先生用他最后的生命告诉世人,什么是中国民主党人。我们都是有自己的专业,我们也渴望幸福、我们也想要自由,我们也怕疼、怕死、怕受苦、怕饥饿、怕寒冷,但是为了我们心中珍惜的自由,为了我们所要追求的正义,为了自己的祖国,自己的人民,我们可以把自己的这些献出去。刚才黄翔先生,以一个诗人特有的敏感,读到了力虹先生在诗中那种对于自由的渴望,但是他为了自由,把自己几次投入牢狱之中。刚才有才先生也讲到,作为一个资深的民主党人,非常清楚,一言不慎,在中国就会遭遇到什么样的灾祸。但是力虹先生置这些不顾,就是因为有了一种精神,这就是中国民主党人的精神。力虹先生为我们未来的民主党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基础。任何一个群体,如果想发展,想壮大,仅仅靠理念是不够的,它是需要由一些共同认同的情感,有一些共同认识的历史。我相信,不论是今天我们这些民主党人在什么样的问题上有什么分歧,在讲到像力虹先生这样已经为中国民主党和中国民主事业做出奋斗,付出巨大代价的这样一些先驱者的时候,我们认同感是共同的,这是我们往前走的基础。最后,我想说,力虹先生英年早逝,给我们留下了一个课题。他不该走,即使他为了民主和自由的事业作了奋斗,受专制政权的迫害,他也不该这样的走,在这里边,除了有专制政权的罪恶,有共产党的罪行之外,还有那些失职的机构,还有那些个人的责任。所以在这里,我想告诉大家,想告诉世人,中国民主党人决不容许国内的那些专制的暴政者们,随意的、肆意的迫害民主党人,我们将成立专门的机构,追究、调查那些迫害民主党人的责任。该这个政体负的责任,这个政体负起责任,该共产党负的责任,共产党负责,该那些机构负的责任,那些机构要承担责任,该那些个人滥用自己的权利,滥用自己的职权该负的责任,他们自己个人要承担责任。最后,我还想说,力虹先生没有走。只要我们还继续奋斗,只要我们还不放下我们的信念。只要我们能够把我们这个民主党做大!做好!做强!力虹先生就可以在我们这里获得新生!!

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