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中国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国家。在政府的施政方式上从来存在着仁政与暴政之别。施仁政者,以百姓利益为重,主要通过和平协商温和手段解决社会问题与社会冲突,而施暴政者则与此相反,施暴政者总是不以百姓的利益为重,总是漠视百姓利益,总是依赖残暴手段解决社会问题与社会冲突。施仁政者是为开明善政,施暴政者则为暴虐恶政。历史上的那些开明君主多施仁政,如著名的周文王、周武王、唐太宗等,而那些残暴的君主则多施暴政,如商纣王、秦始皇、隋炀帝等。

因为当代中国尚不是一个现代民主国家,从社会制度层面而言,与一个封建王朝没有本质性的区别,因而,在对政府的评价方面存在着二种评价标准。一种是以当今普世的政治观、价值观为标准,这些普世政治观、价值观是以民主、自由、人权等原则为基石的,一种则以评价中国封建社会的特殊原则为标准,这些特殊原则即是以统治者施仁政与施暴政为轴心。如果,我们以前一种标准来评价当今中国政府的政治行为,那么,我们评价的结论将会令中国的执政当局十分不开心,因为按普世的政治观、价值观来评价中国当今的政治现实,评价中国政府的政治行为,那么,评价的结果必然是很不好的,所得分数应为极大的负数,因为中国现实政治中的极多部分均不符合现代世界关于现代化民主国家的要求。比如,中国直至今日仍然没有普选制、多党制与言论自由等。如果我们以后一种标准来评价中国当今的政治现实,我想,所得结论仍然不能使人乐观,也不能使中国现执政当局高兴。因为即使适用后一种较低的评价标准评价中国的政治现实,也存在着极多让人们不満意的东西。后一种标准很简单,即以二种施政方式来对照中国的现实政治。中国的现政府是在施仁政呢?还是在施暴政呢?

我们先不要忙着下结论,以免有人认为我们是在主观臆断或者是恶意攻击。

上面我们说到施仁政与施暴政的区别就在于以何种手段、方法来解决社会问题与社会冲突。那么,当今的中国政府是如何解决社会问题与社会冲突的呢?以当今中国社会最突出的农民失地问题来说,问题产生了,矛盾尖锐地存在着,中国政府惯用的方法手段是滥用国家暴力压制农民,粗暴无情地剥夺农民的权益。去年发生在广东汕尾东州村暴力镇压村民的流血事件即是明证。此类事件实际上广泛存在于中国社会。

为什么不能用和平协商、用经济手段与法律手段来妥当解决问题呢?

政府在解决此类问题时几乎总是诉诸于暴力压制。如此说来,中国政府是在施仁政呢?还是在施暴政呢?

又如持不同政见者问题,本来在当今世界不应存在这类问题。在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里,即不存在此类问题,因为在民主自由的国家里,人们持不同的政见是正常的,民主自由国家并不强求政见的一致。民主自由的国家只是为持有不同的政见的人们规定了解决不同政见的合理合法的途径与方法,以保证生活在某一社会中的人们的言论自由权利,又为不同意见的冲突的解决提供可能性。但是,在当代中国,持不同政见者的问题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一党执政的体制不允许任何其它政党、组织的合法存在,人们的言论自由也受到严重的限制。持不同政见者遭遇着最不公正与最严重的打击与迫害。持不同政见者要么被关进牢房,要么被驱赶到国外,要么受着种种其它形式严苛的打压。中国现政府对人民言论自由的剥夺与侵害到了极为严重的程度,中国社会当前盛行的文字狱是当今世界上最多与最可怕的。就在今年甚至出现了四篇文章获刑二年的案例。日前,政府又抓捕了中国著名的维权律师高智晟,而高被人们称为“中国的良心”,受到人们广泛的尊敬。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被中国政府抓捕了,并且面临着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可能。当人们将考察的目光投向这样的政府的政治行为时,人们会得出怎样的结论呢?这个政府是在施仁政,还是在施暴政呢?难道就没有其它合适的办法解决政府与持不同政见者之间存在的意见分歧了吗?难道只有将那些良知未泯见识不凡的知识分子、维权人士关押起来,意见分歧就因此而消失了吗?冲突就解决了吗?那种种严重的社会问题就解决了吗?

还有法轮功问题等等,也是十分严重的社会问题。

问题总是要解决的。一个社会确实也需要保持稳定与和谐,但是用什么样的方法、手段来达到真正的稳定与和谐却十分重要。用现代世界公认的具有普世价值的原则、制度来重建我们的国家、社会是最彻底的解决问题的办法,退一步讲,用中国数千年来开明专制施仁政的方法来解决问题也不失为制度未改变前有效的权宜之计。只是,遗憾的是,中国当今的政府及政府的领导人们并未深知这一点,他们仍在常常表现出凶恶的所谓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式的施政方式,他们总是迷信暴力的作用,他们以为暴力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既可以消灭异见,又可以统一思想,还可以造就永远正确的统治者。可惜,这样的思维与行为已经是十分地为人们所不能接受与容忍的了。如果,中国的政府仍然坚持延续至今的对社会保持极端高压的压迫政策,我想,结果将是可怕的。因为,人类无数的历史事实证明,以单纯的暴力维持统治的可能性是极小的,尤其是在当今世界,民主浪潮已经涌遍全球,那些不符合人类共认的价值观、政治观的落伍思想、行为与制度将不可避免地为人们所扔弃。开明专制都未必能继续生存下去,何况不开明的专制暴政呢?

在此,我诚心地希望中国的当权者深思之。是施仁政呢?还是施暴政呢?是变革专制体制向现代民主体制转型呢?还是固守僵化的专制旧体制,等着时代的大浪潮将其冲走呢?

首发民主论坛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