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一座山,山上一座庙,庙里有一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老和尚喜欢象德山临济一样动不动就对小和尚棒如雨点、喝似雷奔。小和尚不但不能理解老和尚栽培、开悟他的一片苦心,反而怀恨在心,暗地里磨刀豁豁,一天趁老和尚不备,一刀捅了过去!

小时侯听了爷爷讲的这个小故事,我沉思良久,哀伤无限,发誓自己绝不做不辨善恶的小和尚,也不做对牛弹琴、为善取祸的老和尚。小的太坏,大的太好,大的小的都太蠢!

年复一年,小枭变老枭变枭爷,情不自禁地,枭爷还是变成了那个老和尚。置身水深火热之地,满怀慈悲拯救之念,愤怒的目光投向的是专制体制,仁义的情怀容纳的是包括全体中共党员在内的吾华同胞。愿只愿凭我深厚的思想内力和文化功底,去努力唤醒国人普遍入眠的良知,去早日儒化中共野蛮已久的政权。昼夜孜孜,念念在兹。

有一句枭诗曰:我无仇敌我无敌。然而,看来是太乐观了。好在我道行甚深,端得是人中老虎般威武,百死老狼般机警,千年老狐般灵敏,哈哈哈。那暗地里豁豁的磨刀声,早已隐约传入我的耳中。日前入定,掐指一算,知刀已于近日磨好,鬼气幽幽杀气腾腾的脚步,离我虚掩的房门越来越近了!

快到门口了,那脚步声却犹犹豫豫,迟疑了起来。我松了一口气,不是为自己,而是为持刀在手的中共及其有关部门。或许,他们比起那善恶不辨、愚昧透顶的小和尚,毕竟略有智慧?不知是从功利角度,感觉到“动”了老和尚会后患无穷呢,还是从良知角度,感觉到自己的行为属恩将仇报?

文化囚不住,精神杀不死,奇士不可辱,辱之成传奇!中共如果向我动手,那不仅会引起社会的悲情、上演文化的悲剧、酿出时代的悲哀,也必成为中共的历史耻辱和现实噩梦。中国这座破庙已经墙坍门倒风雨飘摇,如果等到虎豹纷来、豺狼群至之时,小和尚才能发觉自己的孤苦愚蠢,悔之晚矣。

现在,容我把开头这个小故事告诉包括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在内的广大中共党员,告诉包括中共党员、国安人员在内的全体同胞。休怪老和尚德山棒如雨点,临济喝似雷奔,你们可知那大棒底下、怒喝声中蕴蓄着怎样的大仁大义大慈大悲?你们真忍心把我这个得道高僧视为仇敌伺机下手吗?

门外的小和尚听着:是为敌还是为友,是为恶还是从善,是两败俱伤还是争取双赢,是把我卑鄙地“消灭”成罪犯囚徒,还是逐步接受我伟大的《消灭》(附),可要三思而后行呀。在弥天杀气中捧经以待,老衲有厚望焉。

2006-8-25东海一枭

《消灭》

把垃圾消灭成珍宝
把荆棘消灭成花丛
把怒刃消灭成玉帛
把浊水消灭成清流

把恶念消灭成良知
把罪人消灭成功臣
把黑暗消灭成光明
把仇敌消灭成朋友

把苦难消灭成能量
把险恶消灭成坦途
把粪坑消灭成乐园
把毒药消灭成美酒

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