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月02日(一)

中国农民

希望更多的日本人,很积极地与中国内陆地区农民交流。

对比沿海地区大城市而言,访问内陆地区农村的日本人非常少。应该说内陆地区还存在著建国后一个日本人也没访问过的农村。总之那样地方的农民对日本不会抱有亲近感。于是虽然他们在网上看到中国大城市里的“日本当代文化很红”等新闻,但有可能对这样“喜欢敌国的文化”的潮流抱有反感。

而虽然不少中国农民把日本视为敌国,但是我认为他们实际上并非不喜欢日本和日本人。不过他们很少有机会确定“他们自己到底喜不喜欢日本”,即他们很少有机会接触与日本有关的事。那么就不容易让他们对日本抱有亲近感。

我曾到访过不少内陆地区的小城市和农村。在那边大多数的公民由于从来没接触过与日本有关的事,对日本不抱有亲近感。但是这不意味著他们实际上讨厌日本和日本人。例如在那样地方大多数的公民对我很好。当面告诉我“我不喜欢日本”的公民非常少。当然他们也批判日本的各种问题(主要是历史问题和钓鱼岛问题)。但是他们不是恶狠狠地,而是高高兴兴地告诉我这样批判意见。

我第一次去中国时是29年前。我认识到不少“没看见过日本人”的中国人。从29年前到现在,他们在第一次与我见面的时候对我表示出的姿态基本上一样。即虽然当初他们不理我,但是一旦知道我会一点中文,他们就会突然向我搭起话来。无论我和他们能不能充分地沟通(在农村往往无法沟通),他们都一定说“你讲中文讲得很不错”。然后我们开始交流……

可以说他们对我表现出这样姿态很像日本人对外国人的态度似的。在外国人的面前,不少日本人不敢说话,因为不知道那些外国人会不会讲日语。而如果知道那些外国人会日语的话,日本人很放心地开始与他聊天。不少日本人本来抱有很大的好奇心,于是实际上很喜欢与外国人交流。只有语言沟通上问题让他们(应该说“我们”,除了中国人以外,我也不敢向外国人搭起话来)不敢与外国人交流。但是不会日语的外国人会以为日本人真的带有闭锁性的性格。我认为由于对外开放不发达,不少内陆地区农民也带有像日本人那样的闭锁性。

我希望通过与我交往,更多内陆地区农民开始对日本抱有亲近感。但是我一个人能接触的中国农民并不多。同时可以说如果他们不能与日本人交流的话,对他们来讲,日本依然是敌国。所以我希望更多的日本人很积极地与内陆地区农民交流。目前在学习中文的日本学生中,一些人开始关注中国的内陆地区和农村。

当然在内陆地区农村里,应该有些公民虽然开始与日本人接触,也讨厌日本。但是应该说不仅内陆地区农村里,而且沿海地区大城市里存在著这些人。对内陆地区农民而言,首先必须亲自接触日本人。

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