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北京长期的妖魔化,民进党在大陆人民眼里就跟青天白日旗一样,是很瘆人的。民进党搞台独,分裂中国,是中华民族的公敌,比过去的美帝苏修还可恨无数倍。

我本人固然不会听信大陆媒体的蛊惑,可是毕竟对民进党没有任何感性认识。

去年六四在华盛顿中国驻美使馆门外举行纪念晚会,我做一个五分钟的演讲,题目是《台独是六四血光化成的力量》。我的逻辑是,李登辉先生之所以于一九九〇年提出“两国论”,我本能的直感是发生在前一年的六四屠杀把台湾政治家赶上了独立的方向。如果我的这个直感成立的话,那么李先生就不仅不是所谓分裂祖国的逆子,反而是在万马齐喑的岁月第一个站出来对暴虐无道的北京政权说不的硬汉。记得当时一位先生听了我的这派逻辑之后曾特意打电话给我,谆谆告诫我在台湾问题上发言千万小心,要紧睁眼慢张口。

他说据他这些年与台湾方面接触,民进党不是什么好鸟,对大陆人很不友善。

这在我虽然是一次间接性的接触民进党,却是最近距离的一次接触。因为过去都是通过大陆的新闻宣传接触民进党,而这次却是与接触过民进党的人接触,毕竟要近一层吧。可是无论哪种接触途径,看来民进党对大陆人而言似乎影影绰绰都有点食人部落的意味。因而说实在的,此前我是抱着几分冒险的心理来台湾的,大约与当年美国记者埃得加。斯诺去延安之前的心理状态相仿佛吧。

可是十天台湾行,一切全改变了。民进党不仅不是所谓炎帝黄帝的逆子悖孙,反倒有可能成为大中华文化圈的头号大功臣。在高雄中山大学演讲那天,临开讲前几分钟我决定改变演讲的主题。我说,来台湾南部仅一天,我就产生一种时空错位的感觉。近代一百五十年以来,甚至近三四百年以来,中华文化疆域上一直呈现思想北伐的格局,更具体说是自广东珠江口北伐。明末清初,西方宣教士东来从珠江口上岸;鸦片贸易纠纷,英军自珠江口登陆;维新变法,康梁自珠江口北上;晚清革命,孙中山等也起于珠江口。今天身在台南地区,我恍惚觉得最近的几十年,中华文化圈思想北伐的出师地又向东南方移动了。珠江口再东南移,移到哪里?岂不移到大海里去吗?是的,移到大海里去了,移到比大海更东南的东南——台湾南部!

此话怎讲?台南地区可以说是民进党的发祥地,民进党高举民主进步的大旗北伐台北,把老大不长进的国民党拉下马。近几年民进党隔海峡继续对大陆的民主自由发声,此其志不在小啊。倘若近期民进党立足台湾本土,而在普世价值层面放眼大陆,民进党将非“岛中物”,其前程和功业亦将不可限量。今日两岸三地,共产党是反动的,国民党是望错风向的墙头枯草,香港民主派尚在稚弱,大陆民主力量还是一种非法存在,算来算去,作为合法的、成型的、有实力的崇民主、尚自由的现代政党,只有民进党一家。任重道远,前程光明,民进党之谓也。

东亚大中华圈,虽然分裂为不同的政治实体,其政治生态实际上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呈现同气连枝之势。只要中国本土政治制度不变,边缘的各个政治实体很难独善其身。人们发现,台湾虽然实现了政党轮替,可是这个指南罗盘却总是指不住正南。究竟怎么回事?因为它旁边有个巨型磁场在干扰这个小罗盘。欲指正南,必先使旁边这个大磁场发生改变。因而,民进党对大陆民主自由事业发声,不仅是道德义务,也实属不得不然。近来海内外各种反大陆暴政的力量正呈现出围绕民进党集结的势头,无论是海外法轮功群体、民运人士,还是大陆异议人士、维权人士,民进党的朋友都热情接待,道义支持。在大中华政治江湖上,民进党渐露及时雨宋公明宋江哥哥之风。最终将进入民主大中华叙事,而不只限于民主台湾叙事,很可能成为民进党的宿命。

《民主中国》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