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一日中午,《中国海洋报》浙江记者站记者昝爱宗因报道杭州萧山教案,而被杭州警方宣布行政拘留七天。昝爱宗的遭遇牵动了中国大陆新闻界、知识界和广大家庭教会信徒的心。这是继《纽约时报》北京分社助理赵岩、新加坡《海峡时报》程翔之后,又一位秉持良知、说出真话的记者遭受中共当局野蛮迫害的案件。

此次事件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它堪称中国大陆公民争取和捍卫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与宗教信仰自由的道路上的一个“交集”,它显示出了公民的各种不同的自由乃是密切联系、融为一体的。在一个缺乏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社会里,宗教信仰自由根本不可能得到切实的保障。此次萧山教案发生之后,受到中共当局严密控制的当地媒体,仅仅简要报道了当局拆除“非法建筑物”的“执法行动”。至于拆除的究竟是什么建筑物,有无人员伤亡和被捕,却只字未提。

此次杭州当局使用暴力手段强行拆毁的,是萧山教会自行兴建的一座规模较大的教堂。当地的家庭教会事先已多次向有关部门申请兴建教堂,其申请却被长期束之高阁。面对政府的不作为,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教会决定自动实践宪法所赋予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当然也就包括兴建教堂的自由。当教堂即将完工时,当局出动大批人马强行拆毁。为了捍卫教堂,当地数千名教友与警方对峙良久。最后,警方使用暴力手段,数十人被打伤,数十人被羁押,据说有一人被打死。

昝爱宗是我的老朋友,是一位有良知的记者,在其十多年的记者生涯中,撰写了许多呼吁正义、谴责腐败的文章。五年前,他从北京回到杭州,在《中国海洋报》这份比较专业的报纸工作。在此期间,他仍积极支持底层民众的维权事业。比如,他撰文为浙江省玉环县被当局侵占滩涂土地的渔民们呼吁,而深受维权民众的尊重。今年七月九日,昝爱宗正式受洗成为基督徒。像他这样具有基督徒身份的记者,已开始出现在争取新闻自由的第一线。

萧山教会的遭遇,表明宪法所规定的新闻自由不过是一句谎言。两年前,我曾去过萧山教会,发现他们在神学观念上比较保守,属于倪柝声创办的“小群教会”系统。他们关心教友的属灵生活层面,而不太介入社会生活。比如,当我指出天安门的毛泽东头像和干尸是圣经中严厉谴责的偶像崇拜时,他们认为这样的观点容易触犯当局。即便对于天安门屠杀,他们也认为教会应保持中立,只需恳切为国家民族祷告即可。然而,这类对中共来说基本“无害”的教会,仅仅因为拒绝加入官方三自教会系统,便长期受到当局打压,此次终于酿成惊天教案。

萧山教案发生后,我鼓励“近水楼台”的昝爱宗前去调查,结果他在启程途中即遭传讯,电脑被查扣。他没有就此沉默,继续撰文批评杭州警方的所作所为,最终被宣布行政拘留七天。对于昝爱宗的家人,我深感内疚;对于中共的倒行逆施,我深感愤怒。我很喜欢昝爱宗那活泼可爱的女儿,如果她问妈妈:“爸爸到哪里去了?”妈妈该如何回答呢?我不禁黯然伤神。圣经中说过:“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阿摩司书》五章二十三至二十四节)让我们为爱宗弟兄和萧山教会祷告,愿爱宗兄弟和其它被捕的萧山教会教友们早日获得自由,也愿公平和公义早日降临到中国。

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