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有较长的一段时间了,中国的中央电视台一直在播放着《红色的记忆》这一节目,似乎是在没完没了地播着,人们也就在那里没完没了地看着,然后,一些人在发着感慨:红色的记忆、火红的年代,多么伟大、多么光荣、多么正确呵!谁伟大?谁光荣?谁正确?自然是共产党伟大,共产党光荣,共产党正确。结论是不容质疑的,一切都是绝对的,早就确定了的。

我也在那些看节目的人之中,古怪的我,有时总是有一些与他人不一样的看法,至少我与那些制作这些节目的人看法不一致。他们是用了赞许的态度来尽力讴歌那些为所谓的共产主义革命奋斗并牺牲的人们,他们持着共产主义是人类伟大理想因而那些为此理想而战的人们是伟大光荣的这样的理念在编导着他们的节目,而我,一个经常写些杂七杂八的文章的可怜的文人,却没有他们那样的态度与那样的理念,我也不会受他们那洗脑般的强制灌输。我思故我在,我在故我思。我也学着人类历史上那些很有名气的哲人一样思考问题,他们思考问题的方法尽管多种多样,但都不离一个词儿,那就是“独立”,独立思考意味着不随波逐 流,不人云亦云,意味着无论如何都要保持自已思想的自由。而我也正是这样做的。

在我看来,那些红色的记忆呵,有着太多的血、太多的泪、太多的不幸与悲哀,有什么值得讴歌、惊叹的呢?起义、战斗、坐牢、杀别人的头或被别人杀头,战争,同胞之间血腥残酷的搏战,共产党、国民党,毛泽东、蒋介石,周恩来、李宗仁,谁对?谁错?千秋功罪,谁来评说?谁能评说?

共产党执政的国家,共产党控制的电视台,自然为共产党说话,自然要将那些溢美的赞词给予共产党,只是党的意志是一回事,民众的意志又是一回事,共产党“教育”中国人民数十年,用棍棒、皮鞭、枪弹“教育”,结果呢?却终于无法真正左右人民内心的意愿意志。这电视台无论怎样言说着、夸耀着党的伟大,人民却自有自已的认知与评价。

我是人民的一分子,我也有着我自已仅属于我个人的认知,在如何看待这些所谓的红色的记忆时,我忽然想起一个词儿,那就是“恶梦”。人们在生活中,在他的睡眠中,有时会作恶梦,人们也将他们生活之中令他们产生恐慌心理的事件称为恶梦。我怎么总是觉得那些红色的记忆之中所讲叙的事件、所展示的场景像是一个个的恶梦呢?或许是我个人太过胆怯的原因吧,没有那些伟大的革命家勇敢果断,气魄雄伟,毛泽东之流不是常抱横扫千军如巻席气势去作战吗?共产党不是常讲消灭了八百万蒋匪军是天大的历史功绩吗?那些战争、暴动,杀人如麻的故事只能为我看作是中国的恶梦与中国人的恶梦。

红色的记忆,红色的恶梦,没什么可赞美的,即令人们不将那些制造出重大的社会悲剧的人们视作罪犯,人们至少不应将他们视作伟人、英雄,可惜,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事实却不是这样。一将功成万骨枯,十大元帅杀如何?领袖挥手血泪滚,百万生灵唱冤歌。

红色的记忆是我们国家与民族触之极痛的伤痕,如今,这伤痕却被官方包装起来,为现实的政治服务。中国人呵,何时能够变得明智人道一些呢?

红色的记忆,红色的伤痕,红色的恶梦是我们国家与民族极深刻的教训,我们怎样才能永远不再让这些记忆、伤痕、恶梦重现呢?为了我们国家真正光明的未来,为了我们的人民永远告别那野蛮、残暴的内斗走向自由、和平、幸福的生活,让那些记忆、恶梦永远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吧,而不用像眼前中国中央电视台所做的这样喋喋不休地向人们进行语音“灌水”。

首发《议报》第268期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