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外国媒体记者问我,近年撰写不少国际问题评论,所凭借的思想资源和学理依据是什么。我每每回答,一个乡下孩子养成的纯朴的世界观而已,没有任何其他资源和依据。当今中国所谓的国际问题专家教授们彼此相拾的牙垢不超过主权不可侵犯这一条,而我认为未经民意授权的主权只不过是一群匪帮罢了。一个合法的政府怎样剿灭领土上的土匪,文明国家就可以怎样剿灭这样的国家。因而美国对阿富汗、伊拉克政权实施斩首行动,在我看来不算颠覆,而是剿匪。我建议日本能分担美国的全球负担,把北韩这样的所谓主权国家也当匪帮给剿了。八九六四邓小平下令枪杀学生,我不认为是什么鸟政治,我认为那是一个爷爷辈的老杂毛枪杀别的爷爷的孙子。

在毛泽东、周恩来眼里,达赖喇嘛只是一个毛孩子,因为他们比他大二、三十岁。可是对于当今北京政府里的大小人等而言,达赖喇嘛就是一个父辈或祖辈的长者。因而现今北京沿用毛泽东时代对达赖喇嘛的种种谴责和藐视之词,在我看来实在是“无五伦的禽兽”(林琴南骂陈独秀、胡适),是大逆不道。八月二日自由亚洲电台报道,日前加拿大政府授予达赖喇嘛加拿大荣誉公民称号,中方就此向加拿大外交部提出抗议。当我看到中国驻加拿大使馆政治参赞张卫东指控“达赖喇嘛是个分离分子”时,我脑海里跳出的一句话则是:“不。他不是分离分子,他是你达赖爷爷。”我不是骂人。我们对年迈者称张爷爷、李爷爷,怎么就不可说达赖爷爷?

张卫东评论加拿大政府此举时说:“我不认为他应该获此荣誉,这一做法将损害加拿大的形象,伤害两国的关系,我们希望这些事情未来不要再发生。”那么请问“保卫毛泽东张”先生,你认为达赖喇嘛该获什么荣誉?莫非他就活该流亡终身,一辈子不能回家?常言说:“要想公道,打个颠倒。”假如达赖喇嘛是你爷爷,你是否觉得他老人家也活该漂一辈子,有家不得回,要回家就得钻你们的狗洞?极权统治都是反人性的。人伦也是人性,反人性必然反人伦,不讲什么爷爷不爷爷的。江湖上一直传说,北京以拖待达赖喇嘛;达赖海外一死,西藏问题一了百了。且不说达赖死在海外西藏问题未必能一了百了,即便确能一了百了,北京也不该存这样的狼心狗肺,而应想方设法尽早使之落叶归根。

大赦国际的一位中国观察员就张卫东的抗议评价道:北京“总是用损害两国关系和贸易关系来威胁其他国家政府,这是非常可耻的。我认为中国政府不应该使用这种方式。加拿大政府是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好朋友,目前有超过一百万中国人在加拿大,其中大部分已经成为加拿大公民,我认为中国应该用友谊而不是用威胁来和加拿大交往”。北京的这种威胁,令人联想起驯化动物。可是它忘记了它打交道的对象不是动物,而是文明国家的政治家。据加拿大外交部的资料,中国目前是加拿大第二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已经超过三百亿加元。加拿大政府一直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西藏的合法政府,并不承认西藏流亡政府的法律地位。达赖喇嘛是一位重要的,并在国际上获得广泛尊敬与支持的精神领袖,加拿大政府难道应该像中国政府一样无视这一些,跟在中国政府之后一齐骂达赖喇嘛是分离分子吗?

记得不久前在北京《新京报》上看到一大篇关于诺贝尔奖的综合报道,文学奖的系列里没有高行健的名字,和平奖系列里没有达赖喇嘛的名字。我担心有一天中国的外交官在驻在国媒体上看到诺贝尔文学奖系列里出现高行健的名字、和平奖系列里出现达赖喇嘛的名字也会发神经搞抗议,并以经济合同相威胁。我劝这些外交官切记:你国的政治并不是别国的政治,何况你国的政治如此罔顾人伦。

2006年9月5日北京

首发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