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社会以渐进式的演化,使人类逐步趋于文明,而帮助人类获得个人知识的方法,就是对未知领域的刻苦探索。个人知识的局限常常使其处于无知的境界,但是崇尚文明的人类个体在克服知识的局限时,所应用的唯一方法,就是对无知境界的征服。自由个体只有在克服对有

知顽固的拥有,在超越、突破对已知的否定后,充分认识自身知识的巨大局限,才能具有向无知的最高境界进行挑战和征服。

对邪恶的强制就是对自由的保障,而对自由的压迫就是对邪恶的放纵和纵容。人类为了将社会推向文明而付出了生命与自由的代价。文明的建成是自由个体的创造价值,在超越和突破社会理性的绝对服从和绝对奴役的墙垣后,使社会个体的创造价值呈现出解放的喜悦氛围。

但是辨证唯物决定论却总喜欢强调人类已掌握和知道了所有的科学知识──这只是用历史预测的妄断而推论出的知识──殊不知,人类社会学中的自由和自然的权利及其知识在唯物决定论的范围里,却是一无所有。由于没有激情,没有自由,生命在人类的生活中失去了生存的意义。自由生命对无知境界的探索和突破便不复存在。然而,唯物决定论却还继续强调,由历史唯物决定论所预测所推论和掌握着所拥有的所有的自然知识和社会知识。这就足以使人类社会进入了他们所设定的辨证唯物论的哲学误区。哲学,是指导人类社会向文明发展的一种形而上学智慧体系。它的最高境界就是无知的境界。在辨证唯物决定论的哲学误区里,许多自然学家和社会学家的构想和论著之所以一文不值,就是因为他们追随了辨证唯物决定论的无所不知的预测性理论的误导。

“承认无知乃是智慧之源。”(苏格拉底语)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突破辨证唯物决定论的有知,同时超越自身即将堕入有知决定论的泥潭,去求得思想智慧的开放和自由精神的走向。行动的自由和自由的实践,是自由个体的人格价值所具备的创造性的准则。只有通过无数代先辈的自由个体创造价值的传承,才能产生人类社会的文明。

人类社会的科学文明,是对原始的劳动工具和凶残专制的独裁制度,进行了无数次的挑战和突破而形成的。但是当人类社会的科学文明在饱和了已有的知识并陷入唯物论的泥潭里而不能自拔时,另外一种社会科学的文明将超越和挑战前者而取代之。如此而循环反复的超越、挑战以及突破,这样,社会科学的文明此起彼伏的在大轮回的因果律的意象回归中而重复形成。内容一样,只是形式不同而已。实际上,辨证唯物决定论的历史预测妄断,常常被无知的最高境界以及处在挑战、超越、突破和抗争的战争中而不能自圆其说。其实,人类社会的科学文明的建成就是无数的自由个体的创造价值在社会演化进程的实践中,在自由精神的超越和突破中,在思想的修炼和挑战中所积累的意象性的启示录。人类社会的科学文明的建成是自由个体创造价值观在其先辈实践成果的基础上,充分将其积累的经验与自身的创造价值结合,在经过无数次对无知境界的突破、超越和挑战,而其后来者又将这些先辈们的积累的经验与自身的创造价值相结合,又经过了无数次对无知境界的突破、超越和挑战,如此循环与回归而建立起人类社会的科学文明的景象。

无知的境界是个体价值自由创造的催化剂,是人类自由的无限创造力的启动器。如果要使人类社会达到真正的科学文明的自由境界,无知的最高境界就是建立科学文明的必须条件,也是铸造思想大师们的必然条件。个体价值的自由创造在处于无知境界的氛围中,就不得不经常同可能性和偶然性打交道,然而在与可能性及偶然性打交道的研究中,机遇的天使和智慧的女神总是偏爱那些有精神气度和思想深邃以及心胸宽宏的有创造力准备的个体价值的自由的大师。

滥用自由的人经常污蔑追求自由的人,而这些滥用自由的人就是专制集团中的独裁暴政者──实际上,这些独裁者在政治和思想上都是一盘散沙的无政府主义者──他们在掌握着极端的国家政权的情况下,经常为了自身的利益和本集团的政治存在,贪得无厌地大肆侵吞和掠夺公共领域的自然资源和民众那少的可怜的私有财产。同时美名其曰地宣称这就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以及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荒谬的辨证唯物决定论。

自由的思想是对自由创造力的个体价值的实体,进行理论和知识更新的加工和处理。每一种抽象的理论知识和思想的精神,只要经过有意识的加工和处理,以及运用和实践,在相当大的层次上,这些抽象的思想理论都将被注入辉煌的独立自由的生命。但是这种辉煌独立的自由生命是要受到无数的否定,无数的挑战,甚至受到无数毁灭性的打击,才能具有长久的坚韧不拔的生命的存在。自由的思想是在不断地受到挑战、突破、超越后才能得到更新。更新的思想是诞生在自由行动的准则之中,这种行动是反理性的个体的感性行为,是与物质性以及理性因素互相撞击时所产生的裂变。自由的思想在更新的裂变中其行动的准则永远是建立在怀疑一切、否定自身、证实现实以及批判的、挑剔的、感性欲望的饥渴和自由创造力得以发挥到极至的领域,否则,自由思想更新的源头就会逐渐干涸。

“承认无知乃是智慧之源。”(苏格拉底语)

(2002-06初稿;2006-07-15拟订)

首发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