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美国特朗普总统的横空出世,必将给美国内政、美国与其盟国的关系、美中俄三角关系、美国与世界的关系带来诸多变化。至于这是一些什么样的变化,在世界各地将带来什么样的连锁反应,特朗普先生并没有给出足够清晰的答案。

中美台关系有变

不过,变化的方向是大致清晰的。从特朗普的竞选主张和人事任命,人们已经知道,这些变化包括:在美国国内,奥巴马医保方案或将面目全非,美国的移民政策、能源政策、基建政策、环保政策、商务政策、税收政策、教育政策都将迎来大幅度的改变。特朗普已经任命了认为美国环保署没有资格存在,联邦教育部、能源部犯下了根本性错误的反体制人士出任这些机构的首长,可见他对美国现行政策和华盛顿官僚机构有多么不满。在国际贸易与外交事务方面,除了TPP将搁浅,欧洲一体化和北约东扩进程将失去美国动力,美国为盟国无偿或半有偿提供的安保义务、为全球提供的国际公共品(如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所定义的“国际警察”服务)将提高价格或减少数量等变化之外,最为显着的变化,将会是美俄关系的修补和好转,以及某种形式的联俄制中、扶台抑中战略的启动。对台海两岸中国人来说,最重要的变化就是:中美台关系告急。

美国政界有一句俗语:“人事即政策”。特朗普政府的国务卿、国家安全顾问这两个最重要的外交政策职位将由具有强烈亲俄色彩的蒂勒森、弗林二人出任,对俄亲善意向已经十分明显。

联俄制中、扶台抑中战略的启动

对华政策方面,特朗普的主要政策顾问叶望辉、白邦瑞都是对华强硬路线的代表人物。这两位能说一口流利普通话的知华学者,前者是著名的亲台人士,是将列根时代对台“六项保证”写入特朗普时代共和党党纲的推动者,后者是著名的军事战略家,《二○四九百年马拉松:中国称霸全球的秘密战略》的作者。白邦瑞年轻时协助基辛格打开美中关系之门,曾主张美中军事结盟,但九十年代苏联解体以后,白邦瑞幡然悔悟,认为“美国的亲华派都错了”,美国受了毛泽东的骗、上了邓小平的当,美国在战略上、经济上、技术上对中国的巨大帮助从来没有、将来也不可能得到预期的回报,一个强大的中国只会对美国深怀敌意、恩将仇报,由此他转而主张联俄制中、扶台抑中。新设立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将由主张对华实施强硬贸易政策的经济学家彼得?纳瓦罗担任,此人是《致命中国:美国是如何失去制造业基础的》(特朗普自述对这本书的观点倾心折服)、《卧虎:中国军事化对于世界意味着什么》的作者,他认为正是中国人抢走了美国白人蓝领的饭碗,中国靠钜额对美贸易顺差而变得富有和强大,而一个依仗雄厚经济实力而日益军事化的专制中国,将会像二战之前的大日本帝国那样成为全世界的威胁。特朗普对华政策顾问的任用,显示了他对中国的国际负面形象和美中关系的基本看法。

特朗普不理基辛格建议

至于因与习近平相识三十年、打过几次照面而被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看来这个以往对外国人士表达最高敬意的官方称谓现在已经变得十分廉价了)的艾奥瓦州州长布兰斯塔德被任命为驻华大使,则是特朗普给予美中关系的唯一利好消息。但这一任命只能解读为特朗普对习近平个人的安抚,于两国关系大局并无实质意义:一则驻华大使只是外交联络员兼侦察员,并不分享对华政策的决策权;二则布兰斯塔德作为美国中部农业小州任期最长的州长,对外交事务极其生疏,其所关注的对华关系首要事项是增加美国大豆、玉米和猪肉的出口,而对所谓“战略伙伴关系”或“新型大国关系”素无见地。毫无疑问,驻华大使岗位将是一个让做惯了州长的布兰斯塔德老先生如坐针毡、两面为难的岗位。特朗普在一次演讲中透露,候任新职的布兰斯塔德劝他说:我求求你了,你就少骂几句中国吧。可见布兰斯塔德尚未上任即已感受到使命艰难、前程坎坷,美中关系的寒意已向他扑面而来。当然,特朗普并没有听从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少骂中国的建议,正如他也没有听从另一位名头更响亮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九十三岁的老共和党人、被华盛顿外交精英尊为“美中关系教父”的基辛格理解中国、不招惹中国的建议。

“一个中国”政策受到挑战

当“春江水暖鸭先知”的俄罗斯主流媒体对特朗普充满各种溢美之词之时,在中国这边,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特朗普尚未就任,美中关系的变化就已经提前开场,而且是以紧锣密鼓、令人窒息的方式提前开场。竞选期间几乎天天批评中国但一次也没有提到台湾和南海的特朗普(这正是特朗普在中国民粹民族主义者和“爱国”网民中间收穫众多粉丝的主要原因)出人意料地拿台湾问题向中国出招。二○一六年十二月二日,特朗普接了蔡英文的祝贺电话,称呼后者为“台湾总统”,一举打破了中美台三方默守三十七年的外交惯例,也打破了美国候任总统接受现任政府外交谘询、不给在任总统惹麻烦的三百年交接惯例(特蔡通话并未知会美国国务院)。美国主流舆论一片譁然,奥巴马政府紧急灭火,但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称:“这只是台湾方面搞的一个小动作,根本不可能改变国际社会已经形成的‘一个中国’格局。我认为,也不会改变美国政府多年来坚持的‘一个中国’政策。”特蔡通话同一天在北京见过习近平的基辛格回美国之后夸奖习近平“反应冷静”。但王毅的判断未免过于乐观了,特朗普对中国的“克制”并不买账,除了继续在推特上以台湾的钜额军售贡献和中国在汇率、关税、南海、朝鲜问题上的不合作行为替特蔡通话辩护之外,十二月十一日,更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网的电视专访时直奔主题:“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受制于‘一中政策’,除非美国和中国在其他问题上达成协议,包括贸易。”他抱怨说,“我们被中国伤害得非常厉害”。《纽约时报》评论说:“特朗普不是第一个质疑这一政策的共和党总统,但他是第一个把‘一个中国’当作交易筹码的总统。”当“一个中国”受到公开挑战,中共当局的反应也失去了“冷静”:派遣军机绕台湾飞行、在南海公海上公然盗抢美军无人潜航器、唆使圣多美普林西比与台湾断交,除此之外,还有《环球时报》几乎每日一篇指名道姓批评特朗普的社评和“一百小时之内打下台湾”的战争叫嚣。

美台关系令中国陷入“两难”

四十四年前,尼克松、基辛格与毛泽东、周恩来做了一笔大交易,美国以承认“一个中国”换取中国搁置台湾问题、联手对付苏联,由此奠定了攸关中国国运的中美台、中美苏两个战略三角关系。从那时到现在,岁月流转,人世沧桑,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太多太大的变化。苏联已成历史名词,当年的第二超级大国变成了核武库仍在但国力已急剧衰落的油气出口大国;台湾经济起飞,政治体制也实现了民主化、本土化,“反共复国”早已放弃;中国大陆通过改革开放、经济全球化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最大最顽固的共产专制国家;中美联手抗苏的中美苏三角关系早已蜕变为三足鼎立的中美俄三角关系。但是,有一样东西一直没变,以“一中”换取中美合作和台海和平的中美台三角关系,在角色性质已变、力量对比已变、互动模式已变、未来愿景已变的全新背景之下,历经四十年风雨飘摇维持至今。

如今,特朗普公开质疑“一中政策”敲响了中美台关系的丧钟。这一看似猝不及防的新人新举,亦是中美台三方历史变化因素的持续发酵、长期累积所致,偶然之中自有必然。现在的问题,并不是美国新政府会不会改变“一中政策”──依情理分析,这种可能性并不太大,更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美国凭藉“一中政策”向中国索取战略回报和贸易利益,而中国将陷入两难:要么实行军事冒险,使特朗普手中的“一中”筹码报废;要么在美国的压力下疲于应付,从此陷入中美台互仇互害的新三角关系。无论如何,大陆和台湾藉由往日的美中台战略三角框架而将战略红利转化为和平红利、经济红利的“免费午餐”将从此断供了。

二○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争鸣2017.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