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的报纸都在报导新鲜出炉的《中国城市生活质量报告》,我居住的这个城市也发布了一份市民生活质量和幸福感的年度调查报告,“幸福感”、“幸福度”又成了关键词。从调查结果可知,36个大小城市居民最不满意的是房价、治安和就业,房价偏高尤其为人所诟病。如果我们仅仅把“幸福感”建立在知足常乐、吃亏是福这样的价值观上,诚然也不失为一种自我安慰的方式,不过,这只是廉价的、不可靠的、随时可能消失的“幸福感”。要说“幸福感”,不同的人、不同的群体确实有着各不相同的“幸福感”,“幸福感”完全来自个人体验,富人与穷人的“幸福感”虽然不同,官与民的“幸福感”虽然不可同日而语,但因为那只是一种主观感受,很难量化,也无法进行准确的对比。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可以提出这样的问号——买不起房子或按揭买房的“房奴”和浑身流金的房地产商人,他们的“幸福感”能相同吗?守着电视机傻傻地消耗光阴的人们,和八面风光、整个被狗仔队追着的明星大腕,他们的“幸福感”能一样吗?下岗工人、失地农民的“幸福感”,与轻而易举就可以聚敛起千万上亿家产的贪官污吏们能相提并论吗?李为民是广东省东莞市樟木头镇一个小小的镇长,按过去的看法,连“七品芝麻官”都算不上,不过千万不可小看此人,他在5年间到澳门赌博250多次,“借用”公款1.1亿元,一共输掉了9000多万元,终于东窗事发。他在法庭上表示一定要变卖家产,来还清挪用的公款,他的家产也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东莞当地住房等私有财产上千万、深圳一处房产200多万、10多家入股企业分红180多万……我们无法知道这个镇长的“幸福感”,在他挥霍公款、一掷亿金的豪气中,在他的家产清单上,我们能体会到他的“幸福感”吗?

农民工在酷暑严寒中流汗出力,拚命干活,到头来连工钱都要不到,还要扮演“跳楼秀”,还要国务院总理出面去要工钱,你说他们有什么样的“幸福感”?退休工人为青菜的不断涨价(我们这里已涨到3元一斤)而发愁,声称不吃青菜、光吃豆腐,你说他们的“幸福感”从哪里来?房价、教育、就业的压力,像一座座大山压在普通人的身上,有时候让人气都喘不过来,你说还能有“幸福感”吗?

“幸福感”是什么?那只是酒足饭饱、营养过剩之后的话题,是空虚、无聊、没事找事的闲散人群的语言,是没话找话、不断翻新找卖点的媒体折腾出来的,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无论如何,“幸福感”都不是幸福,幸福是与生命、自由连在一起的,幸福的追求中无疑包含了人类对自由、权利、尊严的追求,这一切都需要有制度性的保障,幸福是一种比较可靠的、相对稳定的生命状态,不是一种纯主观的感受,它有可以检测的客观的标准,它包括自主地选择生活的权利(选择政府的权利)、表达意见的权利(尤其是批评政府的权利)、以各种方式抗议社会不公的权利……如果这些权利缺乏有力的保障,那就不可能奢谈幸福。在“幸福感”通往幸福的路上,还有一段十分遥远的旅程。

新世纪新闻网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