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1日星期五

709被煽颠律师谢燕益妻子原姗姗状告官派律师陈文海上诉案在天津二中院开庭审理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6年10月21日,本网获悉:709被煽颠律师谢燕益妻子原姗姗状告官派律师陈文海上诉案2016年10月21日14:00在天津二中院开庭审理。数十名公民前往旁听,但未能获准入内。只有原姗姗和律师进入。后法院出来一名女性工作人员,说今天不开庭,只是询问。具体情况随后原珊珊将通报。

谢燕益律师自2015年7月12日秘密抓捕后,2016年1月11日家属才收到逮捕通知书,谢燕益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400多天家属聘请的律师无法会见。起诉不受理。

有文章对709官派律师的现象予以了精彩剖析和评论:

709案一个奇葩之处在于,当局普遍让官派律师上位、出场,以达到将家属委托的真正独立、依法辩护的律师屏蔽在程序之外,帮助官方封锁消息、表演“合法性”,比如709谢燕益案的官派律师、北京鑫兴(天津)律师事务所的陈文海。

几乎所有的官派律师都一定会按照秘密警察的吩咐恐吓自己要为之“辩护”的人,恐吓、劝认罪、把无罪解释为有罪、打探家属和救援者信息报告给秘密警察;它们这些官派律师在法庭上坐在辩护人的位置上以为被告人辩护的名义认可控、审对被告人指控的罪名和证据,官派律师面对公诉人和法官对有罪证据的询问只会说三个字:无异议。它们最后都会说“请求宽大处理”、“从轻处罚”,这其实就是说:“被告人有罪,你们判刑吧,求你们开恩判轻点”。

这些官派律师被指定辩护的案子往往家属都请有辩护律师,而且家属坚决不解聘自己请的律师,这些律师官方当然很不喜欢很害怕。家属们都坚决反对官派律师介入案件,这些官派律师很多都从权力哪儿得到了比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会长”、“副会长”、“理事”等赏赐的头衔儿,平时行贿、吃请家常便饭,因此权力特别喜欢这些官派律师,对它们放心,让它们干啥它们没有不干的;但家属对这些官派律师几乎一边倒的反对,坚决反对它们介入自己亲人的案件,但这些官派律师不知羞耻死皮赖脸坚决钻进去辩护,它们恃权无恐,一门心思坚决做奴才做搞定被告人的帮凶。

是不是这些官派律师就喜欢这类“敏感案件”?就喜欢为谢燕益、谢阳、李和平等辩护?才不是呢!倘若没有官方指派而是谢燕益谢阳李和平等的家人找上门请这些奴才律师为人权律师们辩护,情况会怎样?绝不是我把这些奴才律师看扁了,而是我太了解这些奴才律师了,找它们这些律师为人权律师辩护,会吓破这些官派奴才律师的苦胆!会吓死它们!

权力指派的这些奴才,它们怎么就不怕被骂呢?恃权无恐呀!积极点来说,正好讨好权力,自己做的其它脏事才安全呢;违背权力意志,拒绝指派,也不敢呀。至于说公众骂它们甚至将来会被作为迫害帮凶清算,脸皮是顾不了的,其实也根本没脸皮;将来吗,先顾眼前!

因此,对这些官派律师,我们最好是做一个官派律师展览表,大家收集清楚这些官派律师的姓名、照片、律师名、手机号、办公电话号、参与案件及受害者姓名。制作这表,便于人们“瞻仰”、“传送”,同时留下其“事迹”,以资将来“奖赏”。比如官派律师陈文海,大家一定要找齐信息,展览、记住。

%e5%8e%9f%e5%a7%97%e5%a7%97%e7%8a%b6%e5%91%8a%e5%ae%98%e6%b4%be%e5%be%8b%e5%b8%88%e9%99%88%e6%96%87%e6%b5%b7%e4%b8%8a%e8%af%89%e6%a1%88%e5%9c%a8%e5%a4%a9%e6%b4%a5%e4%ba%8c%e4%b8%ad%e9%99%a2%e5%bc%80

%e5%8e%9f%e5%a7%97%e5%a7%97%e7%8a%b6%e5%91%8a%e5%ae%98%e6%b4%be%e5%be%8b%e5%b8%88%e9%99%88%e6%96%87%e6%b5%b7%e4%b8%8a%e8%af%89%e6%a1%88%e5%9c%a8%e5%a4%a9%e6%b4%a5%e4%ba%8c%e4%b8%ad%e9%99%a2%e5%bc%80

%e5%8e%9f%e5%a7%97%e5%a7%97%e7%8a%b6%e5%91%8a%e5%ae%98%e6%b4%be%e5%be%8b%e5%b8%88%e9%99%88%e6%96%87%e6%b5%b7%e4%b8%8a%e8%af%89%e6%a1%88%e5%9c%a8%e5%a4%a9%e6%b4%a5%e4%ba%8c%e4%b8%ad%e9%99%a2%e5%bc%8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