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中旬以来,中共当局甘冒天下之大不韪,把专政机器的打击目标对准了如火如荼的维权运动。8 月15 日,维权律师高智晟在山东省东营市被警察秘密抓捕;其妻子和儿女也受到警方严密监管,失去自由;19 日,沂南县法院判处盲人维权者陈光诚有期徒刑四年三个月,陈委托的律师竟被法庭拒之门外;25 日,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宣判《纽约时报》驻北京办事处研究员赵岩有期徒刑三年;31 日,同一家法院以“间谍罪”判处新加坡《海峡时报》中国首席特派员程翔有期徒刑5 年。

期间,在高层的统一部署下,各地警方在没有出示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肆无忌惮地将一大批关注百姓人权的敢言作家、学者、律师和民间活跃人士管制起来,软禁在家中。北京和全国各地,凡是与高、陈有过联系的人士几乎同时受到威胁、警告,严重的甚至失去自由,如像郭飞雄,刘荻、张祖桦等被软禁在家,或者像赵昕被押解出京。仅北京一地受到违法监控的就多达上百人。

中南海当权者以“街头化、组织化”给维权运动定性戴帽。今年2 月,高智晟为营救郭飞雄发动波及海内外的接力绝食运动,虽然他倡导非暴力,与盲人陈光诚一样只是为权利受害者提供法律服务,但是他们被当局视作“街头化、组织化”的代表和领导者。

以逮捕高智晟、判刑陈光成为标志,中南海发出了一个信号:中共对维权人士“收网了”!并将其列为了头号打击对象,这是一个镇压维权人士的全国性行动。与此同时,各地都发生了维权人士遭殴打事件,这意味着公检法过去还躲在幕后利用黑势力,现在已明火执仗赤膊上阵了。

一个社会屡屡出现维权事件本来就不是很正常的事,而维权行动一再受到打压而演变成维权运动的时候,社会公正和正义已荡然无存,这决不是一个所谓的“和谐社会”,而恰恰是一个病入膏肓的社会。对维权运动的公开镇压,表明本来缺少合法性的中共政权,继续讳疾忌医,其一意孤行就像在拼命封堵即将爆发的火山口,实在难以理喻。

胡锦涛在提出防止“颜色革命”的时候,一再要求防止中国出现叶利钦、瓦文萨、曼德拉式的精神领袖。但是中共拒绝通过政治改革完成转型的一党专政,却在不断制造新的英雄烈士和精神领袖。如今他抓了高智晟、判了陈光成,像重蹈当年邓小平覆辙,又催生出新一代的魏京生。

中共的镇压,从反面证明了蓬勃发展的维权运动,已经出现了烽火燎原的势头,客观上代表了中国历史的进步方向,并为中国社会转型准备了强大动力。在被中共列为重点打击对象以后,维权运动下一步如何应对?如何在逆境中继续坚持并有新的发展?相信民间知识分子和维权人士近期关于激进与理性、政治化与否、维权与法轮功关系等问题的辩论,将为维权运动的进一步发展做好思想精神上的准备。

中共的打压不可能得逞,日益觉醒的人民采用各种各样的形式维护和争取自己的权利,具有天然的合理性和势不可挡的强劲动力,人们期待并完全有理由相信,维权运动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新世纪新闻网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