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10日,我从一张新闻图片上看到,成群的俄罗斯民众自发悼念遇害的著名调查记者安娜。波里科夫斯卡娅女士。10月7日,她遇刺后,其所服务的报社《俄罗斯新报》办公室宣布准备悬赏奖金2,500万卢布(约93万美元)缉凶,这笔资金由该报赞助者与股东筹集,苏联前总统、苏共前总书记戈尔巴乔夫也是鼓动之一,戈氏已经公开发表了措辞严厉的谴责声明。

10日下午2时,波里科夫斯卡娅女士丧礼举行,不但俄罗斯人民与全世界媒体都关切此事──包括中国很多报社的很多普通记者都在关注,表示哀悼。据外电报道,中午莫斯科下着雨,天气有些寒意,丧礼殡仪馆与位于莫斯科西北郊孔采洼地铁站墓园的位置都相当偏僻,但城市地铁入口聚集大批民众,他们扶老携幼手上都带着鲜花。有将近300名外国记者与俄罗斯记者同行到现场采访,二楼采访厅挤满人,有迟到的记者几乎无立足之地。

10月7日,俄罗斯《新报》最具知名度的调查记者安娜。波里科夫斯卡娅女士在寓所被枪杀,很快就被人发现。在被谋杀前两天,她正在准备发表一个批评俄特工在车臣进行酷刑折磨活动的报道,如今报道无法完成了,我感到非常地震惊:

说真话是说真话的墓志铭,说假话是说假话者的通行证。

不但在当今俄罗斯,当今中国,还在当今世界。

48岁的安娜。波里科夫斯卡娅是在从商场返回她的公寓时被杀手近距离开枪杀害的。人们在电梯里发现了她的尸体,她的身边有一把九毫米马卡洛夫手枪。监控录像拍摄到一名戴着棒球帽的黑衣男子匆忙离开公寓的图像。

安娜。波里科夫斯卡娅曾收到过许多威胁,她于2004年乘飞机时被人在茶中下毒,但她在那次事件中幸免与难。她的儿子经常对她的汽车进行检查以防汽车被人安装了炸弹,她知道她有可能遇害。她今年夏天曾告诉《每日电讯报》:“如果这种事情发生了,那么就让它发生好了。”她2005年12月在一个会议上称:“人们有时为了大声表达自己的观点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波里科夫斯卡娅是俄罗斯近两年来遇害的最著名的新闻工作者。此前的一例是2004年,《福布斯》杂志俄罗斯版总编辑、美籍俄罗斯人保罗。克列布尼科夫在莫斯科办公室外被枪手杀害。有舆论指出,克列布尼科夫之死可能与其曾经出版的一部书有关,他在书中揭露了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金融寡头如何聚敛财富的内幕。

据总部设在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统计,俄罗斯已经成为世界上记者丧生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从1996年到2005年间,有23名记者在俄罗斯遇害,大部分人是在车臣丧生。

就在俄罗斯著名女记者波里科夫斯卡娅遇害的前一天,两名德国之声电台记者10月6日在阿富汗北部巴格兰省遭遇身分不明的武装人员袭击丧生,此时正值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5周年纪念日。

一前一后,三名记者遇难,前者是在帐篷中被杀的,后者是在自家寓所被杀的,都是枪杀,凶手是武装暴徒,都是野蛮犯罪行为。

当今之世界,还是暴力和恐怖横行的世界,说真话是说真话的墓志铭,说假话是说假话者的通行证,所以安娜。波里科夫斯卡娅女士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我们都应该睁大眼睛,决不低头,等待真理和自由的最终出现,战胜邪恶。

民主论坛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