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干什么?“干那选秀下的蛋!”

一颗子弹飞出去了,有人倒下,有人惊呼,有人晕厥,有人号啕……这个场面极具戏剧效果。万众的掌声,此起彼伏,但你不能说,我爱子弹。

昨天,我朝布景的装置上扔了七、八个鸡蛋,合成现场有片刻的凝滞。

但是,人就是人,在阴沟,在厕所的外墙,在坛坛罐罐里,在苗圃,你都可以开花。她们和我一样,甚至比我更艰辛,也比我更操蛋,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都在走路。一条没有个性的金光大道,好比香烟纸盒上的图案,有人穿梭其中,按规定好的路线朝着自己心意的目的挣扎。老百姓有什么办法呢?好在心意不会死去,是顽强的,在今天是顽强的。所以,她们很美丽,每一个都很美丽。你们可以诋毁她们,舞台却还她们尊严。

人,是不可以为别人活的,而人为己所爱、为己所愿而付出,也是经过选择的。

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干那选秀下的蛋。我想说,我说那个蛋是什么,就是什么,我说它是先锋后先锋是当代艺术是时代潮流,有谁敢质疑?我是谁?我就是那戏剧。这话听起来让很多人不舒服,又想跟我较真。好嘛,又让我干成了。你们为什么对我一直都那么好?我真他妈想不明白!没有这么帮人、这么成就人的。活该!先干那蛋,再干那艺术,爱怎么干就怎么干!

我何以获得了自由?可以狂放不羁到这般地步?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搞阳谋不搞阴谋),因为,我的后面有她们。

是的,我知道,你们听不懂。

这样的基础,让我沉稳、平和、宽厚,始终立于不败之地,睡得好,吃得香,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放在碗里是圆的,放在盒子里是方的。

来吧,提点要求。

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