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钞票面前人人平等”一解

Share on Google+

在《这也是“新观念”?》中(十月二日新民晚报》,林放同志认为“钞票面前人人平等”作为新观念是不合格的,他说,这条“新观念”的结果是以金钱为基础的人际关系,这和以权势为基础的人际关系,同样是歪曲人性的。

林文一开头说:“钞票面前人人平等,这里说的是[认钱不认人‘是作为[忍权不认人”的对比来说的,也就是[认钱不认权’的意思“,这个解释很正确,我顺着此话往下推论下去:今有[认权不认人”,又有[认钱不认权“,这两个你挑选哪一种呢?你也许会挑选后者,摒弃前者。举例言之,现在火车上买软席卧铺,光有钱不行。还得出一张身份证明书,如果手续不完备,宁愿让软席空在那里;再如:广州的高级宾馆,门口不设岗,有钱就可进去开高级房间,上海的大宾馆还做不到,门口警卫森严,还要有证明信,这就是金钱面前不平等的表现。究竟哪一种更先进,更开放,恐怕是上海守旧,广州比较开明。

进行这么一番比较,应该肯定钞票面前人人平等了,林文却认为“它跟《认权不认人》同样是趋炎附势、是势利眼,是一种歪曲了的人际关系。”为此我想提供另一种解释,就教于林放同志和读者。

钞票是作为价值抽象的化身,“钞票面前人人平等”中所指的钞票并不包含数量的多少,原来的意思,就是买卖双方,一方有钱。一方有商品,谁也不问对方的身份、地位、贫富,年龄差、阶级出身、民族差异,只要付得出卖方所定的价,就完成了交易。这是完全平等的人际关系,虽然这种关系忽略了人的感情色彩,但对于封建时代的等级森严,认权不认人及门第观念是一次毁灭性的冲击。现在,我国也需要藉金钱面前人人平等的观念来取代带有封建色彩的一系列旧观念。眼前就有一个故事,广州市委书记乘民航班机,服务员招待颇不礼貌,把他安排在蹩脚的地方。左右告以他是市委书记,所有服务员都变得前倨后恭,特地把他移座至前舱首席,市委书记笑而拒之日:我在这儿是个民航乘客,我只要求按机票的位置坐,不须特别照顾。这个故事便说明了,一旦违反了机票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就会闹出如此新闻来。假如全国所有第三产业的男女服务员都能恪守这个信条,只认钞票不认人,无分亲疏、官职、贫富、鼻子高低、长相、和生意利大利小……就能做到平等对待顾客,也不管提批评意见的人是袁雪芬和陈香梅,或是无名小字辈,凡有批评一律欢迎。一样重视,马上改进,岂不是一大功德!

在评工资和发奖金多寡、推选先进工作者和劳模,以及评价企事业领导者的功过得失,如果真能实行“金钱面前人人平等”!那将是一场除旧布新的大革命!此话怎讲?原来货币是反映各人所创造的劳动成果和成就(包括脑力劳动在内)的最公正最科学的数据,来不得一点虚假。这儿的平等并非平均主义,而是指谁创造的价值多,他所得的金钱也相应地多,而衡量劳动成果也是以货币来体现的。如果真能做到凭创造的金钱来进行分配,那么,群众开会评议啦,负责人凭印象确定红榜名次啦,都可以一概免了,这么做不仅省了许多精力和时间,而且真做到了一碗水端平“,人人心悦诚服。现在的厂矿机关首长所理解的[一水端平”,不过是两头扯扯的平均主义摆摆平,结果是一碗水越端越不平。其病就在于违反了金钱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孔子日:“不患寡而患不均”,许多人把孔夫子的“患不均”说成平均主义的观念,其实错了,他所说的“不均”是指分配上的不公平、不平等。

因此说,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从货币数字上看来是不平等,但从各人创造财富的差异进行分配,恰恰是真正的“平等”。这儿的金钱已包含数量的概念,但是它是与各人创造的价值多少同步的,金钱和劳动创造的价值是形影不离的,货币好比是价值的影子。所以“金钱面前人人平等”实际是“价值和价格面前人人平等”。它们是合二而一的命题。

封建制产生的[认权不认人]的观念所以是落后的,阻碍社会进步的,就因为封建的权力是用超经济的手段消耗民脂民膏,并不创造一个铜板的价值;不过,我国存在的[认权不认钱“已开始转化为”认权又认钱“,也就是凭手中的权力去弄钱,并非凭自己的劳动创造的财富,如果他们挣钱越多,那么人民越穷,商品经济也越发达不起来。中国目前是[认钱不认人”和[认权又认钱“并存的局面,如果中国真的要走上现代化的道路,只能通过一个劳动创造价值的金钱面前人人平等的渠道。这个新观念将来一定会成为现实,估计还得经过几十年的努力。

至于有些人见了富人,低头哈腰,趋炎附势,那是因为低头哈腰之辈指望从富人那里获得超经济的利益,如果富人动了心多加赏赐,那么这个富翁支出的金钱已游离了价值的指针,违反了金钱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在商品经济占优势的国家里,这样慷慨赐予的富翁是不多见的,故那里的职工很重视挣钱,但都是凭自己的真才实学和苦干加巧干去挣钱,连总统的儿女也不例外,那里的阿谀逢迎和吹牛拍马之徒吃不大开。

可见“金钱面前人人平等”这个观念不能与[认权不认人]等量齐观,它们是一对矛盾,因权力之大小是由不平等的等级制来体现的,故不平等乃权力存在之基础也。

补注:文中提及袁雪芬与陈香梅两位女士,她们先后批评了两店营业员在购物中颇不礼貌。我国报纸大张旗鼓报道了这两起新闻,产生的效果,人们只是认为该营业员有眼不识泰山耳。

一九八六年十月廿九日《新民晚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编者注:为纪念王若望先生,本站特转此文。文章的观点,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阅读次数:1,54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