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报导,朝鲜宣布进行核试后,中朝经贸关系蒙上浓重阴影,部分中国民间资本被迫退出朝鲜市场,一些投资项目亏本转手都没人要,对这些投资者来说,“走是一定要走的,己经投入的资金也不可能撤出了。”

现在我们还无法评估朝鲜核试验引发的政治震荡给投资朝鲜的中国企业带来的经济损失,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这些投资人在投资朝鲜的问题上过于轻率,而中国政府的有关部门也没有及时向他们提供投资上的政策指导。

孔子说:危邦不入,乱邦不居。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常识。而孔子所说的“不入”与“不居”,针对的是有两条腿能走路的人而言,而包括大量固定资产投资在内的跨国项目,由于投资大、建设周期长、资金回收环节复杂等特点,更需要避开政治动荡、军事冲突、恶性民族矛盾等潜在威胁之下的国家与地区。

显然,这些在朝鲜境内折戟沉沙的企业家们犯了商家之大忌,而一直主导六方会谈的中国政府,由于对朝鲜半岛形势缺乏具有长远眼光的判断,没有给出符合国家和民族利益的经济战略,任由中朝之间的贸易和投资近年来迅速上升。

看来,两次海湾战争中的教训并未被有关政府部门和投资者记取。如同目前的中朝贸易与合作中经常出现的情况一样,第一次海湾战争之前,中国企业在与伊拉克企业的商业合作中,存在大量“延期付款”的问题,投资产生的利润无法变现,海湾战争切断了伊拉克与外界的交通往来,也切断了伊拉克向中方的款项支付。第一次海湾战争结束后,中国投资伊拉克企业的欠款追讨基本停留在纸面上,巨额资金成为死帐。此后,中伊商贸交往一度中断,但在“石油换食品计划”的掩护之下,上百家国字号企业和民间企业再次涌入伊拉克淘金,却不料伊拉克混乱的经济管理使之基本无法开展正常工作,大量合同被迫毁约,更糟糕的是,导致伊拉克改朝换代的第二次海湾战争爆发后,无法继续的半拉子工程再次使中国企业陷入血本无归的境地。

除了政局的戏剧化变动之外,类似萨达姆和金正日控制下的政权,由于其本性使然,普遍存在权力过度干预经济,经济决策朝令夕改等问题,尤其是在朝鲜,由于几十年一贯制的计划经济控制,在朝鲜境内既无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存在,也无具有连贯性的国际贸易政策。全无章法的跨国贸易与投资,实际上难以受到足够的保护,就连国际贸易中最基本的结算体系,在中朝边境贸易中都是不存在的,与朝鲜企业打交道的中国商人,必须想尽办法对付朝鲜僵化到极点的政治制度限制,而这使他们随时处于极大的风险之下。于是,从事贸易与投资的中国商人,便采取贿赂的方式,与朝鲜企业管理层交往,因为那些与中国商人交往的企业经理,往往身兼军队或国家安全部门的职务,一些初与这些“经理”打交道的中国企业家,从他们呼风唤雨的能力中,会有一种如雨得水的感觉,但是他们忽略了一个问题:正如美国总统布什所说,金氏王朝是一个流氓政权、无赖政权。金正日和他的官员们不懂现代意义上的市场经济概念,白吃白喝了中国几十年,从来觉得是天经地义的事,早已习惯了欠帐不还,因此,中国企业与与朝鲜企业的交往中,时刻都须防范他们的无赖本性发作,据我所知,曾有辽宁地方的企业被具有中校军衔的朝鲜“经理”骗得倾家荡产,而那个“经理”把骗得的货物献给领袖金正日之后,换来的是一枚上校的肩章。朝鲜企业骗中国企业的现象,正如中国企业骗中国银行,无论使出什么手段,把巨款骗到手就是成功。

正是由于这些原因,尽管中朝之间人员往来密切,历史上,经贸活动却不活跃,金氏王朝从来不曾有与中国政府和中国企业做生意的打算,他们的习惯于要钱花,而不是赚钱花,可以说,对任何人来说,这个政权都不是一个值得交往的生意合作伙伴。俄罗斯企业也曾因为朝鲜企业拖欠货款等问题,向总统普京求援,于是,普京亲自向金正日讨债,金正日恬不知耻地耸耸肩膀,对普京说“让我们重新开始吧。”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一些拥有资金却缺少投资项目的民间企业家逐渐把目光转向朝鲜,幻想去一个尚未得到开发的国度淘金,据统计,自2001年到2005年四年间,中朝边境贸易增长了一倍以上,而且,对朝鲜的直接投资也呈迅速上升的势头。这些企业家被中朝友好的“传统友谊”蒙住了眼睛,却没有想到:对丧失理性的金氏王朝来说,它一旦与国际社会彻底翻脸,那么,投向朝鲜的资金几乎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事实上,除了萨达姆统治下的伊拉克和金正日统治下的朝鲜,出于抗衡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的需要,中共政权也在国际上拉拢和结交其它人权记录糟糕的国家,比如伊朗和苏丹等等,而伴随这种密切的政治关系而来的,往往就是商业交往的增加,与“改革开放”中的一般资金流向相反,在这些商业交往活动中,中国基本是一个资金输出国,越来越多的国有或民营企业资金不断地流向这些国家。对于资本逐利本性而言,这本无可厚非,可是,我们必须看到,这些人权记录糟糕的国家一般奉行对内镇压、对外敌视西方的政策,由于其政策本身是违背历史潮流的,因此,这些国家的统治者很容易陷入非理性疯狂状态,严重危及商业投资的稳定预期,使贸易与投资的回报充满不确定性,无论发生战争、政变还是剧烈的经济动荡,最终受损的是那些贸然涉足的企业。

中国政府和企业家应该懂得,政治需要是政治需要,商业交往是商业交往,在与人权记录恶劣的国家发展政治关系的时候,不可轻易扩大与这些国家的贸易交流,尤其应该约束中国企业对这些国家的直接投资。否则,最终可能又落个鸡飞蛋打。

至于国家间的对外援助,那就更是一笔糊涂帐,至少,到目前为止,对越南和对朝鲜的巨额援助,最后的结果都只是养出白眼狼,为了结交几个在联合国替咱们说话的“哥们”,我们还要花多少冤枉钱呢?中国人算是倒了大霉!不说也罢。

中国人社区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