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未来的历史书上,也许会记载:公元2006年10月9日,在东北亚朝鲜一角的地下,一声闷响,犹如1914年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在波斯尼亚首府萨拉热窝被刺,它宣告了一个脆弱平衡的后冷战时代的终结。一个走投无路政权的狗急跳墙,拉开了一个战乱时代的序幕。

这或许就是未来史家给北朝鲜金正日政权“悍然”核爆所贴的历史性标签。

这并非空穴来风的想象。揆诸人类自发明核弹以来的历史,凡是获得核武器的政权,无一例外,从未有自行销毁或交出核武器的纪录。更遑论金正日这种没有任何底线,以核武做最后的通灵宝玉为自己政权保驾的狂徒了。而日本中国南韩,就地缘政治利益而言,则绝不容许身边的一个不可预测不守信用恣意妄为的头目及其政权拥有核武。作为世界警察的美国,则不欲目睹全球《防核扩散条约》体系一朝毁在金二手中,倘如是,其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面对无法无天的流氓,众大国目前似乎并无灵丹妙药

“六方会谈”已成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过去的策略已然失败,中共目前面对棘手的的大难题。

如何应对?一个小流氓的叫阵,使国际体系陷入困境。

笔者过去曾为文指出,中共政权有两大利益需要捍卫,一是朝鲜半岛无核化,一是维持金正日政权不倒。北京一直都试图二者通吃。但是恶邻金二悍然核爆后,事情已经完全清楚了:二者不可兼得。或者是“金正日垮台崩溃,半岛无核;”或者是“金正日手握核弹,继续掌权。”金正日与无核化二者是绝不可能共存的。在这一态势下,北京必须有所取舍。

让我们剖析一下二者的利弊。

“金正日垮台,半岛无核化。”对北京而言,弊端在于:可能发生大批北韩难民蜂拥入境,边境一带秩序混乱,加重中国的社会经济负担。但是,这是一次性的困难,中国作为有一定经济力量的大国,不是没有力量消化它的。而付出这一代价可能换得的,则是在地缘政治意义上,一个核武流氓近邻的消失,并免去长期向它输血的无休止苦役,一劳永逸,终结梦魇。当然,中共还有一点更加顾忌:当最后的意识形态盟友崩盘后,中共政权心理上所受的冲击,对其统治合法性的打击。这一点恐怕是它更加不愿面对的较深远的政治后果。但是,对此,中共只要在抛弃早已成笑柄的“皇帝的新衣”方面迈出一小步,当可自然消解。

“金正日手握核弹,继续掌权。”则中国、日本、南韩,乃至整个东亚,永无宁日。一个国穷民怨、穷兵黩武、穷凶极恶的暴君,随时以核弹向邻国和国际社会要挟,施展核讹诈,予取予夺。结果是,北韩老百姓成了金氏的人质,南韩成了他的人质,日本成了他的人质,在某种意义上,甚至中国乃至东亚都成了他的人质。这不啻是中国的梦魇,将严重损害中国长远的国家利益。

“两害相权取其轻”。对中国根本的国家利益而言,答案是清楚的:“庆父不死,国无宁日。”金正日不垮台,核阴云将持续笼罩在东亚上空,永无消散之日。

这次朝核危机发生后,北京曾在正确方向跨出了两步:“坚决反对”了北韩的“悍然”试爆,与国际主流社会一起,同意了安理会的制裁方案(不过自身对一些制裁措施有所保留)。

然而,近几天来,似乎绥靖的声音又有死灰复燃之势。金正日又如过去十几年的猫鼠游戏一样,故技重施,改变了前些日子对北京恶狠狠的脸色和言词,施施然会见了唐家璇特使。在北京方面,北韩似乎不再“悍然”,金正日似乎改邪归正了。诸种迹象显示,中共政党的私利似乎又在逐步抬头,而中国长远的国家利益似乎正在逐步退隐,有人以为又可以玩“北韩牌”了来制衡美帝了………。

然而,回顾历史,究竟是谁玩了谁呢?

热衷于此类“玩牌术”是危险而愚蠢的,那不过是损人而不利己的幻想。十几年来国际社会对北韩政策的失败表明,绥靖政策只能害人害己,并使流氓政权赢得时间,发展出核武等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祸害人类,也祸害玩牌者自己。同时,从近年来金氏的言行分析,很明显感受得到,他对中国的仇视,在内心深处其实较其仇美情绪更甚。

应当坦率地说,目前安理会的制裁措施是绝不可能让金正日放弃核武的。然而,却也并非无计可施无路可走。事实上,虽然北京并没有国际社会过去所想象的对平壤有那样大的影响力,但北京仍然比联合国安理会其他成员有更多的方式影响北韩。它仍握有比目前的制裁方案有效得多的方法。关键是要有政治意愿,要能政治决断。如果中共高层决心一了百了,回应国际社会的要求,忍痛割瘤,不再在乎北韩政权的倒塌。那么,他们并不需要诉诸武力,甚至也无需实施真正严厉的制裁或封锁,只需要对平壤断然切除能源供应、或食品发送、或与平壤断绝所有的贸易往来,则金家政权指日可瘫也。

但恐怕北京将不此之图。于是,全球重蹈覆辙,陷入与金氏政权猫捉老鼠的又一轮恶性循环之中……。

前景模糊而暗淡。让我简略勾画几幅不同的未来场景,请读者诸君自行想象并判断,何者可能性较大。

场景1:安理会开始实施对北韩的制裁措施,但完全无法影响金氏的生活与行为方式,因此不可能改变北韩政权的行为;之后,北韩民众的生活会日趋恶化,东北亚的紧张局势会持续下去。长此以往,国际社会在无可奈何无计可施之后,默许了北韩作为核国家的存在。但是日、韩国内要求核武以资平衡的压力日益增强,民族自尊心最后终至无法忍受处于外国(美国)的核保护伞下,于是,东北亚国家核军备竞赛兴起,核扩散以不可抗拒的逻辑推进,梦魇化为现实:中国周遭都是核武器库,该地区居民生活在核恐怖乌云之下。而在全球,短期内,将有30多个国家获得核技术。人类核战危险大大增加。几轮此类的恶性循环之后,某日,在一个小危机触发下,一个晴朗的早晨,战争轰然而起……。

场景2:国际社会加强了对北韩的海、陆、空封锁措施,强化了对它的金融封锁,而中国政府在国际社会的人道主义谴责和压力下,也悄悄放松了对中朝边境的严厉管制,不再去大力逮捕北韩难民并不再送他们回去遭受酷刑和监禁,这就导致更多的北韩难民过境。倘若所估计的50万北韩难民大部出逃,就像东德人1989年的大逃亡、人才大出血一样,恐怕一月之内将会导致金正日政权的崩溃。但这一过程将比东德当年复杂,且可能时断时续,很可能极其血腥。伴随局部战争,终至金政权最后崩溃。韩国所受到的战争压力和难民压力比中国更大,但它若接管北方,则滋生出强烈的保留核武的政治动机………

场景3:外科手术式摘除核设施的突袭行动…………

场景4:在金政权铤而走险前夕,实施“首脑斩首”的远距离精确突袭行动……。

……………………………………

当然,读者诸君还可想象出更多的可能场景。但无论如何,坦率说,于其它进展相较,笔者对解决北韩核危机是相当悲观的,并怀有某种不祥的预感。那预感,溯源于1950年6月25日像蝗虫一样的金家军队,突然越过三八线,黑压压一片扑向南韩那幕阴森森的历史场景……。

──《观察》首发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