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a5%bf%e7%b1%b311

有段时间,我一直在做一个同样的梦,那就是和西米一起做爱。在梦里,我们反复交换各种不同的姿势,不断向对方发动前俯后仰的进攻,最后一起达到爱的最高潮。只是,每次醒来,她都不在。这个时候,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掏出手机,翻看里面有关她的照片。我的手机牌子中文名叫苹果,英文名叫IPHONE ,型号为6S。它是认识西米的那一天买的,在此之前,我用的是一款国产手机,2013年的老机型。本来我并不打算换掉它,谁知,那天我在一个朋友家上厕所,一不小心便从裤口袋里滑了出来,顺着下水道溜进了化粪池。我带着它上了两年的厕所都平安无事,没想到,就这么一瞬间永远的离我而去了。起初,我挺沮丧,觉得这么好的一个朋友失去了,实在可惜,但想着那句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的老话也就坦然了。然后下午独自一人去了手机大市场,一狠心,决定买6S。一问价,行货要四千八,而水货只要三千八。我毫不犹豫买下了那只水货——外观、功能与行货一模一样,不就是没交关税嘛。

6S的内存大约32G,可以保存大量照片,它们几乎全部属于西米。西米不同姿态、神态、角度、时间、背景的照片全部都有。就拿与她的背影相关的照片来说吧,近景、远景加起来差不多有三四百张。西米的背影跟别的女孩子比有点不一样,别的女孩子从后边看,总给人一种柔弱无力的感觉,而西米的背影却在挑战你的情欲,能让你生出一种立刻占有她的欲望。如果说,一个男人看一个女人的脸蛋或者胸脯会产生占有欲望的话,那不奇怪,但要说看背影便有这样的感觉,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这个男人极度性压抑,另一种便是这个女人太过特别,极可能是上帝派下来的天使。西米显然属于后者。事实上,西米的眼睛更能勾你的魂。西米的眼睛并不大,但看着你的时候,眼神会在那一瞬间变得无比性感,这种感觉,以前也曾经有过,但那个人离我很远,在香港,名字叫李丽珍。相信热爱香港电影的人都认识她,因为她曾经拍过数部轰动全港乃至全东南亚的三级片。

西米是我给她取的名字,她的真名叫粟秀芹,一个普通得近乎土气的名字。我第一次叫她西米的时候,她愣没有反应过来,望着我,呆了老半天。我说,就叫你西米吧。你不是姓粟吗?拆开念就是西米了。比起粟秀芹这个名字是不是更洋气些?她想了想,说,行啊,西米听起来真有点像外国人的名字呢。我说,那好,西米,你以后就是我的西米了,我一个人的西米。说最后一句时,我特别提高了音调。

跟着,西米也给我取了一个名字,她叫我“卡拉”,或者“拉拉”。她说葛优演过一部电影,叫《卡拉是条狗》,以后我就是她身边的小狗了。我说那可不行,我是人,不是狗,就算要做狗,也要等到下辈子。她说,怎么不行啊?好多人想做我的狗都不让哩,你不想做?那算了,我找别人做去。她这么一说,我就只好答应了,不答应不行呀,因为的确有很多人想做她身边的狗。

过去,我与西米的距离按照王家卫的说法,只有0.01厘米——当然,这种情况只可能发生在床上。她喜欢头枕着我右手臂,或者蜷曲在我的右腋下边,然后一条腿伸进我的两腿之间,另一条腿搭在我的髋关节处。起初我并不习惯这种睡法,觉得被一条腿搭着,太累,但时间长了,习惯了,哪天西米没有搭上来,反而觉得少了点什么,那样也就很难安然入睡。

现在,我与西米的距离隔着一块屏幕,一块永远都不能穿越过去的手机屏幕。我只能透过这块屏幕来感受她的气息,她的存在。

现在,我仍旧是一个人住在“幻园小区”。白天,在公司里上班,晚上则缩在被窝里看书。我看的书很杂,小说、散文、哲学著作、甚至科普读物。我喜欢看《飞碟探索》杂志,里面经常提到某某地方被外星人光顾,方脑袋,高个子,长得很是吓人。每次看到这样的报道,我便想,外星人怎么老喜欢来地球玩,估计他们把地球看作是一个大的动物园,而我们人类因为长得比较像他们,所以就时不时下来探望探望,顺带做一番科学研究。这与人类把猩猩、猴子关进动物园欣赏或拉进实验室搞科研是一个道理。每次想到这里,我都会在心底哀求他们,千万别把西米带走。如果把西米带走,我与她的距离可能得以数十万光年乃至百万光年计了。那她也就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天使。

2

“对不起,先生,请你删掉手机里的照片好吗?”

“啊,删掉照片?我的手机没有照片呀!”

“可是刚才我看见你举着手机拍了好几张照片,我知道你在拍谁。”

“没有吧?我在拍你身后的广告画呢,看,是徐静蕾,我的偶像哩。”

“不可能,我明明看见你在拍我,你把手机给我看一下就知道了。”

“那怎么行,这是私人物品,里面有个人隐私,我不认识你,怎么可以随便给你看呢?”

“既然你不认识我,那就把照片删掉吧,留着一个陌生女人,多没意思?你可以留你女朋友的照片嘛”

“我没有女朋友,我女朋友早就跟我分手了……”

“那你也不能拍我呀,街上那么多女人你不拍,干吗偏要拍我?”

“因为你漂亮嘛……”

“好,现在你承认拍了我吧?你如果还不肯删除,我就打110。”

“你……好吧,我删,我删!”

——我就这么认识了西米。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