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西米(之二)

Share on Google+

%e8%a5%bf%e7%b1%b323

那天下午,我从手机大市场出来,手里拿着刚买的E728。这款刚刚上市不到一个月的韩国手机,最令人满意的地方是百万像素的摄像头,在光线充足的情况下,能轻易拍出画质精良的照片,并且可以通过电脑打印出来。我选择的第一个拍摄目标便是西米。

西米当时倚靠在24路汽车站的广告牌前,她的身后是号称中国影视界“四小花旦”的徐静蕾。我当场就把她们俩做了一次非常细致的比较。首先是眼睛,徐静蕾的眼睛干净、透明,西米的眼睛性感、迷离。然后是鼻子,徐静蕾的鼻子圆润、秀巧,西米的鼻子微微上翘,显得更加挺拔。接着是双唇,徐静蕾的双唇娇嫩、单薄,西米的双唇水灿、丰盈。最后是脖子,尽管广告画只拍出徐静蕾的半个脖子,但我还是发现一条并不明显的横纹,36岁的徐静蕾,岁月毕竟还是要给她留下一点什么了。西米的脖子不仅光滑,肤质还相当细腻,我想,她应该不会超过20岁。

不仅如此,西米的身高也足以傲视她的同性。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她起码有1米72,这样的身高,在我们这座南方的小城,绝对罕见。我选好角度,装做查找电话记录的样子,摁响了相机快门。我没想到快门的声响如此之大,尽管是在喧闹的大街上,西米仍旧听得一清二楚。当然,在响第一声,第二声的时候,西米没有反应过来,她可能还在心底分析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声音。结果,响到第三声,西米终于明白过来,我是在偷拍她。

我万分不情愿地删掉了西米的照片。西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问:“你是不是经常在大街上这样拍女孩子?” 我摇了摇头,说:“不,这部手机是我十分钟前在那里买的。”说完,我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诚达”手机大市场。“你是我的第一个目标,结果很不幸,被你发现了。”西米微微一笑,说:“是吗?那我就再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请我吃麦当劳,我就让你拍一张,说好,只能拍一张。”我一愣,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这不是讹诈是什么?如果换成别的女孩,我肯定掉头走人,但这次没有,谁叫她是西米呢?不要说是请西米吃麦当劳了,就算日本料理、韩国烤肉我也都心甘情愿。

我带西米去了中心广场的麦当劳快餐店,因为离晚餐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我们很轻易地占据了临窗的 “黄金”位置。坐在那个位置,可以看到车水马龙的中心广场,以及远处的湘江大桥。我们这座城市的中心广场与别的城市中心广场不大一样,别的城市中心广场是由草坪、喷泉组成的,而我们这里则用钢化玻璃垒出一座类似于“金字塔”的透明建筑,美其名曰“玻璃塔”,乍一听,还以为是“洛丽塔”——纳博科夫笔下那个可爱而又性感的小姑娘。当然,这只能蒙外地人,本地人都知道,它还有另一个名字,叫“玻璃坟”,意思是玻璃砌出来的坟墓。这个名字官方当然是不认可的,太阴毒了,但老百姓偏喜欢这么叫。仔细想想也对,好端端一个大广场,忽然隆起一座“坟包”似的建筑,老百姓能为之叫好么?没有骂市长的娘就算不错了。

我问西米想吃什么,她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好吃,干脆你替我拿主意吧。”我大吃一惊,问:“你没有来过这儿?不可能吧,你会没来过!”西米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的姐妹们都没有来过呢……”说到这里,西米像意识到什么似的,不再做声,而是把目光投向了窗外。

我满怀困惑地走到柜台要了双份的可乐、鸡翅、汉堡及薯条。西米一脸欣喜,不等我坐稳,就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汉堡包,仿佛好几天没吃过东西似的。对于麦当劳、肯德基一类的快餐店,我向来是没什么兴趣的,因此,我吃得极缓慢。不等我一只鸡翅膀啃完,西米盘子里的东西就已经空了。我问:“吃饱了么?”西米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说:“可以再来杯这个吗?”她用手指了指薯条。显然,她不知道薯条的名字。我说:“哦,你说薯条是吧?没问题,我这份还没动呢。”西米说:“你为什么不吃呀?我觉得挺好吃的。”我说:“我不饿,面前坐了个美女,早就饱了,不是有句成语叫秀色可餐嘛。”西米一笑,说:“你这人怎么老这样,油嘴滑舌的,难怪女朋友不要你,活该!”

出了麦当劳,我掏出手机说:“OK,吃饱喝足了吧?现在该摆个POSE了。”西米懒懒地往门口的电线杆上一靠,摆出一个慵懒的姿势,说:“那你可得给我照漂亮点,不许马虎。”“放心,我会把你身上最亮点照出来。”尽管嘴里说的这么自信,但毕竟不是专业摄影师,当我按下快门的一刹那,右手不自觉地抖了一下,再看照片里的西米,五官全模糊了。我摆了摆手,说:“没照好,重来吧。”西米抢过我的手机一瞧,哈哈一笑,说:“不清楚最好,模糊产生距离美!”我一愕,说:“你这不是耍无赖嘛?”“这只能怪你自己,谁叫你不好好把握机会?机会只有一次,失去了,就再也没有了!”西米理直气壮地说。我求西米再来最后一张,西米摇摇头,很坚定地消失在了茫茫人海。望着西米远去的背影,我忽然产生一种曾经离去很久了的感觉,我知道,这种感觉就是爱。

4

那天下午,我就在“玻璃坟”旁边,麦当劳餐厅的玻璃门口爱上了西米。对于一个三十岁的处男来说,我不是没有爱过,但那已经是非常遥远的事情了,遥远得仿佛隔着一条汪洋大海。正因为如此,关于初恋,我至今能够回忆的只有她的白眼与厌恶。其实,那算什么初恋?不过一种单相思罢了。人家实际上连正眼都没瞧过你,偏生你把她看作心目中最最神圣的女神。不得不承认,我是一个对爱情非常执著的男人,当我决定爱某一个人的时候,常常会全身心地投入进去,绝对不会有丝毫地犹豫和后悔。因此,在男女关系上,我从来都是一个主动者,但奇怪的是,我越主动,就越得不到女人的欢心。在西米之前,初恋情人之后,我曾主动追求过很多女人,她们有的是护士,有的是高级白领,有的是人民教师,甚至还有一个是歌厅里跑场子的歌手。结果没有一个被我追到手。一般说来,追到手的标志是上床,但于我而言,能够牵牵手、搂搂腰就算捡了天大的便宜。那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女人对我如此的不感兴趣呢?我不知道,真的,因为每次被拒绝的时候,对方几乎都重复着相同的一句话,我不喜欢你这种男人!至于为什么不喜欢,她们都不肯回答,自然,我也就始终得不到答案。我真是想不通,我这种男人怎么啦?长相虽谈不上帅气,但绝对斯斯文文,银行存款虽谈不上是天文数字,但好歹也算这座城市的中产。至于全市最著名的广告公司策划总监的头衔,更是让多少同龄人羡慕不已。性格更是挑不出半点毛病,对情人以爱心、对同事以关心、对朋友以忠心、对父母以孝心没有一样不做得圆圆满满。然而,偏偏就是这么一个年轻有为的优秀青年,居然没一个女孩子看得上!老天难道真不肯给我一个完美的人生?

当然,我并未因此而感到气馁。鲁迅先生说过,真的猛士敢于面对惨淡人生。事实上,几乎每个男人,都或多或少碰过壁。碰得轻一些的,鼻青脸肿,碰得重一点的,则鲜血直流。我虽然碰得不轻,但也绝对不算重。至少,目前还没有流过血。这就是说,尽管我失败无数次,却没有一次能产生那种心痛的感觉。

西米的高挑身材和性感双眼是我喜欢的类型,还有那种略带狡黠的的俏皮,我也喜欢。很多人都说,高个子的女人,胸部必定小得可怜。西米绝对是个例外。西米告诉我,小时候,她就比同龄的小朋友发育得早,当她的那些小伙伴胸部刚刚变成核桃模样的时候,她的看上去就宛如水蜜桃一般了。等到那些核桃长成水蜜桃,她的已神话般地发育成菠萝。我喜欢吃菠萝,西米不喜欢,觉得酸味太重。但没多久,我便把吃菠萝的含义给改了,每次,当我附在西米的耳边,轻轻地告诉她,现在想吃菠萝了,西米便会羞红着脸慢慢褪下身上的衣裳。虽然,在认识我之前,西米就不是处女了,但她的做爱技巧,却并没有高过我这个处男。当然,我的技巧完全受益于日本最著名AV女优苍井空老师,与本身的悟性无关,所以,没过多久,西米便超过了我。坦白说,我并不是一个对性爱特别痴迷的人,但西米的身体,却是我心灵依靠最温暖的港湾。我能从西米的身体里,感受到她对我的爱,这种爱,是发自内心的,同时也是刺入骨髓的。我知道,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离开西米了,除非西米不再爱我,千方百计想把我抛弃。

阅读次数:3,91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